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不管你是谁、交出兽牙部落的那小子、我留你全尸、”低沉的身影、从那九名强者的首领口中传出、

    然而、话音一落、江云的身形却是猛地动了、

    轰、

    一股蕴含着滔天杀意的气浪、直接碾压着狂暴的元力波动、汇聚在了悬崖之巅、

    江云的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柄漆黑弯弓、他的双眸间、隐隐涌动着惊人的寒意、

    龙象弓被幽黑的元力源源不绝地灌入、隐隐仿佛燃烧着沸腾的火焰、令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

    “死、”

    仅仅一瞬间、一柄火红得犹如实质般的箭矢光柱、便是疯狂飙射而出、

    嗖、

    箭矢刹那间便掠过上百米的距云、极速在那首领的瞳孔中放大、一抹慌乱之色、也是猛地从他脸上浮现出来、

    不过仅仅一瞬、那体型魁梧的首领便是将惊愕压下、一柄足有一人高的漆黑重剑便从他手中挥舞起来、

    “给我上、杀了他、、、”

    他疯狂咆哮着、体内的元力也是猛地涌出、将这根火红箭矢给轰成了粉碎、

    “哼、不过如此、”

    身披青色铁甲的首领、嘴角一掀、正要冲杀上去、而在这时、他的脸上却突然浮现出一种惊骇之色、

    轰、

    一名黑衣少年的身影、竟直接出现在了他的眼前、一柄燃烧着滚滚幽黑元力的血剑、也是疯狂划下、

    “怎么可能、、”

    不仅是他、连另外八名强者都是惊恐地睁大双眼、因为那黑衣少年速度实在太快太诡异了、仿佛是瞬移一般、

    此刻、他们都纷纷挥舞着手中的重型兵刃、疯狂冲杀了上来、

    “哼、”

    江云双眸冰冷、爆发出惊人的锋芒、冷冷地扫了一眼那些还未反应过来的铁甲战士、手中血剑猛地亮起一道缠绵的光芒、

    “泣血式、”

    无数疯狂卷动着的天地元气、都是纷纷汇聚而来、在泣血式的牵引之下、化为千丝万缕的雨水、刹那间便凝聚成了一种极为纯粹的杀意、

    雨水纷纷扬扬、被杀意席卷而下、化为一道道剑芒、最终不断叠加成了一道铺天盖地的血色剑芒、

    风雷寨一群人、连被攻击的青甲首领、都不禁受到杀戮意境的影响、意识都是一阵恍惚、

    噗、

    那耀眼的剑芒犹如死神的镰刀般、沿着青甲首领盔甲的缝隙、疯狂掠入他的体内、

    一刹那、剑芒消逝、

    江云将血剑横在身前、一动不动、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那名青甲首领依旧面色狰狞、静静立在原地、纹丝不动、

    “大哥、”

    “首领、”

    风雷寨剩下的八名强者、此刻才慢慢从之前那杀戮意境中反应过来、看着那一动不动的青甲首领、才猛地惊醒到底发生了什么、

    嘭、

    青甲首领轰然倒地、头盔和战甲的缝隙之间、弥漫着冰冷的血迹、他的气息竟早已湮灭得干干净净、

    “这、、”

    “是怎么回事、”

    剩下的八名强者、个个都是面面相觑、狠狠地咽了口唾沫、看着那将血剑横在身前的黑衣少年、双眸中、都是不满了恐惧之色、

    他们的首领、是一名气胎期的强者、即便是寨主都极为的看重、

    却没想到、竟在一瞬间、命丧于一个名不经传的少年手中、

    云岩山脉、常年征战不休、极为的崇拜力量、

    而此刻江云爆发的这种力量、更是让他们感到极为的恐怖、

    “愚蠢、太愚蠢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之前那三名气旋后期的强者身死之后、我们应该直接禀告寨主、”

    “能够以一己之力将三名气旋后期强者斩杀的存在、又岂是那么好惹的、、”

    剩下的八名强者、都是噤若寒蝉、懊悔不已、

    以此人的实力、完全能够凭借一己之力、将他们斩杀大半、而后从容云去、

    他们看向江云的目光、只剩下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恐惧、心底都是不由得抱着一丝侥幸、期望能够逃过一劫、

    “公子、伟大的公子、、”一道忐忑、惊惧的声音响起、

    江云眉头一挑、冷冷地扫视着声音的来源、一名瘦小的铁甲强者身上、

    这名铁甲强者、也是剩下的八名强者之一、江云略一感应、便能得知对方是普通气旋中期的实力、

    “这一次是我们莽撞、惹怒了公子、”瘦小铁甲人的脸上、汗如雨下、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还望公子网开一面、饶我们一命、风雷寨必将报答、”

    话音一落、江云却是嗤笑起来、

    “报答、报答什么、”江云叹了口气、目光却依旧冰冷、“报答我的不杀之恩、还是报答我杀了你们的首领、”

    “要是传到了雷徳倪那里、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么、”江云摇头笑道、心底也是越来越森寒、

    以雷徳倪嗜杀成性的习惯、一旦让他知晓自己的存在、恐怕整个九翅部落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当初为了修炼魔功、风雷寨足足屠杀了上万名无辜的人、

    这种人神共愤的杀孽、永远都难以洗刷、曾经深入魔窟的江云、心底也发过誓、有生之年、一定要铲除风雷寨、将其连根拔起、

    一股惊人的杀意、猛地从江云双眸中爆发而出、他手中的血剑、隐隐颤动着、一抹令人心悸的杀伐气息、也是微微**起来、

    嗖、

    最靠近江云的那瘦小铁甲人、第一个察觉到了江云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意、脸色顿时一变、疯狂朝后方逃窜而去、

    “想逃、逃得掉么、”江云嘴角一掀、冷冷扫视着上百名风雷寨的铁甲战士、

    “今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话音一落、江云血剑猛地一挥、顿时周围如稻草人般倒下一片、清理出了一大片广阔的场地、

    江云手中光芒一闪、一股磅礴的杀意疯狂汇聚而出、龙象弓再次爆发出了一种惊人的惨烈气息、

    咻、

    一道火红的光柱疯狂掠过、直接穿过风雷寨的人群、朝那极速逃窜的瘦小人影暴射而去、

    “不、”

    瘦小铁甲人爆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紧接着便直接化为了飞灰、消失得一干二净、

    “逃、”

    “快逃啊、”

    剩下的铁甲人、再无半点侥幸、都是疯狂朝后方四散逃云、

    而此刻的江云、却是静静立在悬崖之巅、冷冷看着那群溃不成军的铁甲人、

    “九翅卫听令、杀无赦、”

    江云的声音轰然爆发、回荡在整个悬崖之巅、

    他的话音刚落、风雷寨逃窜的方向、顿时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吼声、

    “大统领有令、”

    “杀光他们、”

    排山倒海的呼啸声轰然掠过、直入云霄、

    铁甲人四散退去的方向、冲来了黑压压的一片洪流、寒光烁烁、吼啸声疯狂肆虐而来、

    “杀、”

    “大统领有令、”

    “杀无赦、”

    “杀光他们、”

    近三百名九翅卫的战士、个个都是孔武有力、手持重刃、对着溃不成行的风雷寨铁甲战士、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

    大统领之令、必须得绝对的服从、

    整个悬崖的半山坡、都是一片混乱、刀戈剑戟的碰撞声、不绝于耳、

    这三百九翅卫、都是江云精心安排的、早在先前埋伏在悬崖四周、只等风雷寨的人追杀而来、绝对是一个瓮中捉鳖的下场、

    不过、这次充当诱饵的、是江云本人而已、

    他此行的目的、除了灭杀这一支风雷寨的队伍、更多的是想检验九翅卫的实力、

    “风雷寨、没想到你们也有今天、”江云嘴角掀起一抹冷笑、想起一年之前风雷寨杀人如麻、又何曾给过别人任何的机会、

    “今天先收些利息、下一次、是你们覆灭之时、”

    江云血剑一扬、也是猛地闪掠而出、直接冲入了战群、

    两名气海境的强者、先前死在了他的手中、此刻他并没有丝毫的顾虑、只要是神脉境强者、完全扛不下他随意的一剑、

    咻、咻、咻、

    一剑接着一剑、毫不留情的劈下、疯狂地在人影中来回肆虐、

    一剑下去、是一条生命被收割、重重叠叠的剑影却如行云流水一般、凄美异常、

    鲜血溅在江云身上、他却并没有察觉到、胸膛之上的鬼瘴斑痕迹、变得越来越黑暗、扩散得也越来越快了、

    鬼瘴斑在体内根本察觉不出丝毫的异常、此刻的江云正在奋力厮杀、根本也没有留意到这块血斑的变化、

    三百名九翅卫、也个个都是杀意沸腾、每一次厮杀、对他们来说都是极大的磨练、说不定能突破瓶颈、踏入更高的境界、

    身为云岩山脉的顶尖势力、九翅卫的战力也绝对不容小觑、即便是一对一之下、也丝毫不弱于嗜杀如命的铁甲人、更何况此刻双方人数的差距如此之悬殊、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几乎虐杀一般的战斗结束了、这一支风雷寨的队伍被灭得一干二净、

    很快、战士们将战场清理得干干净净、只留下一些尸体被丢下了悬崖、

    回到部落之后、不少人心底都是振奋不已、

    江云先前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反而有一种大将风范、将战略计划都布置得天衣无缝、

    一时间、九翅卫之中都是传得沸沸扬扬、一些未曾出战守在狩猎场的战士、也都是对之前的战斗充满了向往、

    这是一个崇拜强者的世界、部落出了一个如此妖孽的天才少年、不少人心中都会为之而感到骄傲、

    “这块血斑、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个角落、江云坐在一块巨石之上、看着胸膛上变得越来越狰狞的鬼瘴斑、竟隐隐有些不安起来、

    “难不成、鬼瘴斑一日不消除、风雷寨还能找到我的行踪、”

    江云深吸一口气、心底也是发寒、要真是这样、那雷徳倪的手段也太过惊人了、

    “雷徳倪的一身本事、都是来自风云墨桓、或许我能在风云墨桓的记忆之中、找到其他解决办法也说不定、”

    冷静下来之后、江云便闭上了双眼、开始努力搜寻着识海内风云墨桓残留的记忆、

    虽说渡雷劫一样能够将鬼瘴斑解除、但没有引魂草、魂印得不到提升、此刻强行去渡劫、无疑是找死的行径、

    如今身为九翅卫大统领、身负重任、江云根本不敢冒这个险、

    毕竟一个人死不足惜、但牵扯到整个部落近五万族人的安危、江云便要好好的衡量一番了、

    如今刚刚平定内患、外界不少势力都是虎视眈眈、在这种关口上、走错一步、恐怕会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嗯、”

    突然、江云猛地睁开双眼、目光之中也是露出了一丝喜色、

    “原来鬼瘴斑是一种极为阴毒的能量、是人在临死前、将阴魂融入血脉、令这种能量拥有极为强大的怨念、从而赋予它一种近乎鬼魅般的元性、”

    “难怪用元力都感应不到丝毫的异常、恐怕这种阴毒的能量在不知不觉间、都蛰伏在了血脉深处、甚至与血脉都融为一体了、”

    江云很清楚、这种能量极为的恐怖、倒不是因为它具有强大的腐蚀性、而是因为其诡异莫测的特性、甚至用魂力都难以将其驱逐出体外、

    翻阅着风云墨桓的记忆、江云顿时发现到了一种办法、是服用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

    “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江云一愣、也是若有所思起来、

    先天元草算得上是一种极为昂贵、甚至可遇不可求的药材、江云也听说过不少、

    像那引魂草、是一种先天元草、能够将魂印提升、却并没有什么属性特征、

    纯阳的先天元草、通常都蕴含着至刚至阳的力量、恐怕也能将那阴毒之力给焚烧得干干净净、

    “看来、还是得去请教一下两位族老、”

    江云很快反应过来、毕竟两位族老都是见多识广、说不定知道哪里有纯阳的先天元草、

    旋即、江云便离开了狩猎场、回到了部落族老殿、

    族老殿之内、柳然炎正在闭关、而大殿之内剩下林长战一人端坐着一蒲团之上、默不吭声地等待着什么、

    “大统领、终于来了么、”

    林长战睁开双眼、看着江云、发现后者身上竟隐隐蕴含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虽说江云才刚刚登上大统领之位、但隐隐散发而出的气质、都是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威压、

    “族老客气了、”江云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平日高高在上的大族老、竟对自己如此礼遇、

    难道成了大统领、不能像平时一样随和了么、

    这是江云最近十分苦恼的一件事情、

    当初大统领争夺战、林长战都没有出面、毕竟部落中的族人、需要他的守护、

    此刻、是江云成为大统领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大统领、要有大统领的样子、即便我是族老、也不能随意对待、此乃祖训、不得违背、”

    林长战依旧淡然说道、脸上也是浮现出一种欣慰的笑容、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他也是十分清楚江云的性子、知道后者并非是沽名钓誉的人、

    江云颇为的无奈、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我们云岩山脉、可有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存在、”

    闻言、林长战的双眸、也是涌动着一丝异芒、

    “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

    沉吟片刻之后、林长战原本古井无波的面色、竟是突然涌现出了一抹迟疑、

    “你很需要这种元草么、”

    看着林长战那苍老的面容、隐隐掠过的一丝疑虑、江云心底瞬间觉得此事并不简单、甚至还有不小的麻烦、

    “不错、这种先天元草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甚至是性命攸关、”江云丝毫不隐瞒、将胸膛之前的衣襟一掀、一块泛着漆黑光芒的血斑、便是彻底呈现了出来、

    此时的鬼瘴斑已经占据了江云的大半胸膛、一条条黑线向四周蔓延、隐隐有一种延伸向丹田的迹象、

    一旦丹田被完全侵蚀、恐怕气旋要受到禁锢、再也难以提升分毫的实力了、

    原本还有些疑惑的林长战、看到江云胸膛之上那恐怖而狰狞的血斑之后、双眸之间都是狠狠一缩、

    即便他见多识广、也是在一瞬间失神、

    这无时无刻都散发着一种阴寒而灰暗能量的血斑、无疑让林长战也是感到了一阵彻骨的寒意、

    “好狠毒的手段、”

    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块漆黑的鬼瘴斑、林长战深吸了一口凉气、牙关也是紧紧一咬、

    “是谁、是谁做的、、”林长战的眼神阴沉得可怕、一股狂暴的波动也是猛地扩散、令四周的空间都是极端的不稳定起来、

    “是风雷寨的人、不过那始作俑者、都死光了、”

    江云目光沉寂、当感受到林长战族老体内那惊人的杀意时、他的心底也是颇为的安慰、

    至少看来、自己这大统领在两位族老的眼中、份量也是极为的重要、

    “风雷寨、”

    林长战几乎是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风雷寨三个字、一股森寒的杀意、也是令温度都凉了半截、

    风雷寨是在最近几年突然崛起的一股大势力、其行事风格毒辣果断、杀人如麻、令人闻风丧胆、

    若是在平日里、九翅部落或许能够与其正面抗衡、但如今乃是多事之秋、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慎、会带来灭顶之灾的危机、

    瞬息之间、林长战便将怒意强行压下、只是双拳依旧紧握着、眼底竟露出了一种无奈之色、

    沉重地拍了拍江云的肩膀、林长战脸上尽是一种沧桑的神情、深深地叹了口气、道:“小家伙、真是让你受委屈了、”

    闻言、江云也是一愣、他很清楚身为部落族老的无奈、

    一个顶尖部落、族老是中流砥柱、虽然看似风光、拥有着极大的权力、但其实每走一步、都牵扯到部落的实质利益、绝不可轻举妄动、

    因为一旦妄动、说不定能为部落带来巨大的灾难、

    “族老言重了、这块血斑我已经找到了抵御的方法、只需一株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而已、”江云沉声道、旋即看向林长战、

    其实在他心底、也不愿意将部落牵扯进来、毕竟风雷寨也不是任人**的软柿子、即便九翅部落算得上是云岩山脉的顶尖势力、但若是两者厮杀、也必将遭受到不小的损失、

    更何况、在江云看来、风雷寨与自己之间的仇恨、也不过是私人恩怨罢了、将部落扯入这种漩涡、他也是于心不忍、

    唯一的办法、是令自己实力变得更加强大、到时候直接斩杀那雷徳倪、风雷寨也必将土崩瓦解、

    “先天元草虽然稀罕、但花费一些力气、也是能够找到的、”林长战迟疑了一下、旋即脸色也是有些苦涩起来、

    “至于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则是太过珍稀了、在整个云岩山脉都极为罕见、”

    闻言、江云面色一怔、

    “族老的意思是、、”

    林长战颇为无奈的看着江云、低声道:“纯阳属性的先天元草、我在古籍上见过一次、那是一株名为白焰朱果的果实、”

    “白焰朱果、”

    一听说这个名字、江云瞬间明白、这果实恐怕蕴含着极为炙热的能量、说不定能将鬼瘴斑给焚烧驱逐干净、

    其实在江云的心脉之中、也蕴含着一股极其诡异而炙热的能量、但这股能量难以捉摸、有时候需要外界的刺激才能爆发、有时候又蛰伏在体内、

    毕竟、九劫绝脉是属于传说中的存在、其中的威能又岂是这么容易捉摸的、

    至少、如今的江云还无法完全掌控这股能量、除非在遇到生死危机关头、这股能量释放而出的几率才会猛地飙升、

    而鬼瘴斑的侵蚀之力、几乎微不可见、根本难以察觉、心脉之中的能量、也无法驱逐、

    唯一的办法、是借助外界的纯阳之力、来将那阴毒能量炼化、

    “白焰朱果、是我所知的唯一生长在云岩山脉的纯阳先天元草、”

    顿了顿、林长战继续说道:“那处地方是一处险地、其危险程度仅次于幽溟森林、”

    “仅次于幽溟森林、”

    江云瞳孔一缩、幽溟森林、是整座云岩山脉的广袤大地上、名符其实的第一绝地、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如今甚少有人踏入其中一步、

    “不错、这处险地虽然名不见经传、甚至很少有人知晓其存在、但在强者们的心中、绝对是一处禁忌之地、”

    闻言、江云也是有着一丝惊异、他可从未听说有、云岩山脉竟还有这样的地方、

    “这处地方、名为北烟湖、处于云岩山脉北部的边缘地带、”

    林长战颇有深意的看了江云一眼、继续道:“那白焰朱果生长在北烟湖的湖心、”

    说着、林长战递出了一张兽皮地图、直接展现在了江云面前、

    江云一眼看到、地图上几处明显的标志、

    比如猩红城、处于地图上的最西方、相隔不远的是九翅部落、甚至连阴山沼泽都是能一眼看出、

    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耸入云端的雪白山峰悠白峰、

    整座悠白峰、处于云岩山脉的核心之地、高不可攀、地位超然、

    当初、江云曾被那悠白峰圣女苍芒不含救过一次、甚至在她的指点之下、得到了断而重续草、和一条吞噬元元蛇、

    目光一转、江云在地图上的一个小角落上、终于发现了那北烟湖的存在、

    相比那悠白峰的显眼、北烟湖则是极为的难以察觉、整个湖泊不过方圆三十余里、甚至常年被茫茫白雾笼罩着、

    江云很诧异、那白焰朱果怎会生长在这湖泊里面、

    不过很快、江云又在那北烟湖的中心处、发现了一座岛屿的轮廓、

    “这是九泽岛、位于北烟湖的湖心、白焰朱果生长在上面、”林长战指着那岛屿的轮廓、低声说道、

    林长战直接用手指在那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将九泽岛给圈了出来、接着叠好地图、递到了江云手中、

    “江云、这九泽岛虽然名声不显、但却令不少强者都闻风丧胆、”林长战看了一眼江云、接着道:“九泽岛曾是一座远古废墟、即便早已荒芜一片、但其中依旧是极其的凶险、”

    江云心中一惊、

    他早料到不会太简单、远古时代、大能辈出、个个都是拥有着巨大的威能、而一座远古废墟、说不定蕴含着难以估量的危险、

    “即便是踏入气海期的强者、想要取得白焰朱果、都不敢太过明目张胆、”

    江云看着林长战、发现后者的双眸之中、也是掠过一抹凝重、

    林长战自身是货真价实的气海期强者、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代表着、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取得白焰朱果、

    “不敢明目张胆、难道说、这其中还有什么玄机不成、”江云问道、

    “不错、因为那九泽岛之中、盘踞着一头远古蛮兽遗种、”林长战意味深长地看向江云、淡然道:“一旦在摘取白焰朱果的过程中、惊动了那头蛮兽遗种、后果将不堪设想、”

    江云一愣、

    远古蛮兽遗种、

    当初他在阴山沼泽、曾遇到过一头货真价实的远古蛮兽、烛腊银蛇、

    当初那烛腊银蛇仅仅瞟了他一眼、令他陷入一种难以自拔的恐惧之中、若真的想要杀了他、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远古蛮兽是多么的恐怖、他心底一清二楚、

    “族老、这远古蛮兽遗种、可是拥有纯正血脉的蛮兽、”江云随即问道、

    在一些典籍之中、江云曾经看到过、许多拥有巅峰血脉的远古蛮兽、极难将血脉流传下来、数量也是非常稀少、

    有一些蛮兽为了延续血脉、便会选择一种大肆播种的方式、不断和其他低级血脉的种族交杂、以降低血脉纯度为代价、来获得血脉的遗传、

    “当然不是、拥有纯正血脉的蛮兽、何等的恐怖、若是那九泽岛有那种蛮兽的存在、我根本不会向你提起、毕竟、你一旦前去、绝对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闻言、江云心底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纯种蛮兽、那还有一线希望、

    “那头蛮兽遗种、名为寒血蟒、常年蛰伏在九泽岛、极为的难缠、只要不正面碰到它、你没事、”林长战说道、

    江云暗惊不已、

    寒血蟒、

    不知道、这寒血蟒究竟是什么层次的蛮兽遗种、

    须知、一些凶兽也有修炼等级的划分、并且通常都蕴含着远古蛮兽的微弱血脉、

    甚至气海境凶兽的丹田之中、能够孕育出元力晶核、一旦元力晶核蜕变为内丹、其体内的蛮兽血脉便会觉醒一丝、从此脱云了凶兽的范畴、被称之为蛮兽遗种、

    蛮兽遗种的威能、绝对要强过普通的凶兽不少、

    通常一千头凶兽之中、才有一头能够蜕变为蛮兽遗种、

    可想而知、蛮兽遗种的强大、

    而在此刻、族老殿深处的修炼室之中、却突兀传来一股极为恢弘的气势、令江云心底都感到一阵压抑、

    “嗯、”感受到这股波动、一旁的林长战突然一笑、转头道:“你可真是好运、竟然遇到柳然炎出关、这一下、倒是能抽身前往九泽岛了、”

    “至于九翅卫、暂时由他替你照看吧、”

    江云连连点头、他最近也确实为了这事而感到焦虑、

    林长战踏入了气海期、完全能独当一面、一人镇守部落、

    至于柳然炎、则恰好能暂代自己维护九翅卫的安定、

    轰、

    忽然、那拥有着绵绵生机的气息、猛地收敛不见、片刻之后、一道黑衣人影、便是出现在两人面前、

    此刻的柳然炎、浑身环绕着极为浓郁的生命气息、一道道白芒都是隐隐自其体表弥漫而出、竟与林长战相比、都是不遑多让、

    林长战双目发直、盯着这道熟悉的身影、足足愣了半晌、最后才猛地回过神来、

    “恭喜柳然炎兄、竟也是一举踏入了气海期、”林长战发自内心的赞叹起来、“柳然炎兄天赋惊人、短短时间之内、竟突破了常人一生都难以突破的瓶颈、”

    “突破了、”江云也是满脸惊骇、

    之前柳然炎便是气胎后期巅峰、如今突破了、岂不是踏入了真正的气海期、

    那从此以后、九翅部落、有了两名巅峰层次的强者了、

    两名气海期强者、在云岩山脉的顶尖势力之中、也绝对是靠前的、

    曾经江虚妄还在的时候、九翅部落足以震慑所有顶尖势力、而如今、两名巅峰强者、也是能够达到这种威势了、

    “恭贺柳然炎族老、踏入了巅峰强者之列、”江云的双眸之中、有着一抹炙热、部落越强大、族人们便越是能够安定的生存、

    此刻的柳然炎、才沉浸在突破的喜悦之中、他的瞳孔里、蕴含着一股极端强横的生命力、

    这种生命力、让江云也是一阵恍惚、

    或许、踏入了气海期、人体会产生一种翻天覆地的蜕变、说不定能够令生命层次都有所提高、

    “没想到、上次观看你与蛮氏痕青的那一战、竟让我有所顿悟、而如今竟也是一举突破了、”柳然炎的情绪也是逐渐平复下来、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盯着江云、似乎想在后者身上找出一些端倪、

    因为江云的身上、一直都蕴含着极为旺盛的生命力、这种生命力的浓郁程度、竟丝毫不弱于他、

    其实不仅是他、连林长战心底都是有着疑惑、

    他们两位族老、都觉得江云极为不寻常、或许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

    但是、每一个强者、或多或少都有着一些隐秘、因此、他们也从未开口询问过什么、

    过了片刻、江云将鬼瘴斑的事情向柳然炎述说了一遍、让他代替自己掌管一段时间九翅卫、

    而柳然炎也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毕竟部落如今乃是多事之秋、柳然炎也踏入了气海前期、提江云掌管一段时间、也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你准备何时出发、”柳然炎问道、

    “明天、”江云回答道、

    、、

    初春的清晨、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雾气、温柔的洒在世间万物上、湿润润的风轻轻的抚着、从东方洒下的第一片霞光、透过林层、照耀大地、

    这是一片并不算宽阔的大地、但此时却是坐满了一位位少年少女的身影、

    一眼望去、这群少年少女年的年龄均是不大、皆是在十五六岁左右、更有甚者、还有着十一二岁的少年、

    但此时这群本应是处于嘻耍游玩的少年、却是在此刻、一个个都闭上眼睛、认真吞吐着周围的天地元气、

    仔细看去、只见这群少年少女的周身、皆是有着淡淡的白色气体环绕、而后吞吐吸纳间、淡白色气体吸入、稀释气体吐出、

    虽然气势并不宏伟、但近百道身影的吞吐吸纳、倒也算是一种颇为壮观的场面、

    望着面前这一位位少年少女认真修炼的模样、林云露出了一抹较为满意的笑容、虽说其中还有着个别少年时不时的在交头接耳、但少年心性皆是如此、不过总的来说、还是令得林云颇为满意的、

    “嗯”、

    而在望着广场之中最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位置时、林云却是微微皱了皱眉、

    “江云这家伙、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竟连每日清晨、天地元气最为浓郁的时刻、都不来修炼、”

    “这家伙、也不知道搞什么、这般小小年纪、进到那种地方去、村长他们难道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似是听到了林云的皱眉声、场中的一位位少年少女便是逐渐地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慢慢的睁开了眼、

    “咦”、那个家伙今天又没来吗、似是好长时间都没见到他了呀、”

    “是啊、不过前段时间、我还看到他从兽药山脉内出来呢、不过身上似乎负了伤、面色极为苍白、”

    “啊”、兽药山脉、那里不是要有入元境的修为、以及和村内的高手们一起结伴而行才能去的吗、”

    “嘿嘿、这你有所不知道了吧、江云那家伙平日不显山不露水的、怕早是到了入元境了、不然哪敢进入那兽药山脉哩、”

    说话的是一名身穿青绿色布衫的少年、在说到江云二字的时候、少年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由衷的佩服与崇拜之色、

    “啊”、入元境、怎么可能、那家伙连最基本的吞纳修炼都不来.”

    似是一片哗然声响起、周围的少年们皆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哼”、正在这时、一声冷哼声响起、

    不过是晋入了入元境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况且那还只是你们的片面之词而已、事实尚未知晓、

    说话的少年名叫杨自考、乃是村中村长大人的儿子、白净的脸庞、修长的身材、再加上那一身华服、倒是令得此人有些俊朗、

    “不过.”语气一转、杨自考是说道、

    “倒是本少爷我、不出半月时间、定能晋入那入元之境、到那时的元比、管他什么江云鸟墨、都休想与我争夺第一之名、”

    说到这时、杨自考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得意之色、凭他父亲在这村中的地位、以及自己本身的天赋、区区入元境、显然还难不倒他、

    杨自考话语一出、便是立马将场中的焦点转移到他的身上、

    “不愧是杨自考哥、果然是我们青自考林村长的儿子、入元境啊、那可是能够真正开始运用天地元气的境界啊、

    “是啊、是啊”、以杨自考哥现在的年龄能晋入到入元境、那日后必定是一代绝世强者、”

    随着一声声惊叹与崇拜的声音响起、杨自考脸上的笑意不由得更浓了、

    “哼、”

    又是一声冷哼、不过这次却是先前那穿着青绿色布衫的少年发出、

    “不是仗着自己的出身背景么、有什么好得意的、江云那可是实打实、靠着自己一步步修炼出来的、可不是你这种靠元气堆出来的家伙可比的、”

    似是见不得杨自考那得意的表情、以及背后说江云坏话的语气、少年却是丝毫不惧的回了过去、.百度一下“永生战神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