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叶赫城外的森林中……

    这里全是森林,基本上出了叶赫城就是森林,整个叶赫东城就是在水边一处山洪切削出来的台地上,只有东面才是可以驻扎的,所以进攻东城的建奴主力,都驻扎在沿着河谷向南的河岸边。

    杨信想潜越太容易了。

    他只需要从西边下去,从河水中游到上游,然后钻进山林就行,在漆黑的雨夜就更容易了。

    野猪皮也没在意过这个问题,因为出去没什么用,向东是他们控制的崇山峻岭,向西是代善等人率领围攻叶赫西城的大军,向北是野人女真出没的蛮荒之地,向南从这里直到铁岭全在他控制下。除非有能力在不走道路的情况下硬穿山林,否则终究是跑不出去的,可惜他不知道出城的是一个非人类级别的。杨信的身体素质几乎就是人类的极限,他敢向金台吉做这种承诺,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像一百公里马拉松运动员一样,六个多小时跑到铁岭也毫无难度。实际上就是让他去跑十三小时一百英里,甚至二十四小时一百六十英里都可以说轻松的很。

    唯一问题就是费鞋。

    所以他腰间挂了六双鞋子。

    人类的耐力远远超过马匹,女子二十四小时极限跑,世界纪录是一百六十二点九英里,相当于二百六十二公里。

    如果是马的话……

    什么马也累死了。

    但杨信并不满足于简单送信,他还得给熊廷弼带些礼物,以此激发一下明军士气,这一点很重要,以明军目前状态,没有点刺激肯定不行,所以他要……

    猎头。

    建奴的军营中他悄然前行。

    黑夜和秋雨是他最好的掩护,绝大多数篝火都被雨水浇灭,只有少数几堆有遮蔽的,正在漆黑中摇曳不定地提供一点点亮光,不过仍旧不断有巡逻的,打着松脂的火把在雨中巡视整个军营。这时候的建奴在治军方面绝对森严,烧杀抢掠归烧杀抢掠,但内部军纪极严,尤其这是野猪皮亲自指挥,更不敢有任何懈怠。寒冷的秋雨中,那些全身棉甲的蛮族士兵带着武器不断走动,却没有任何人看到凭借夜间视力和超强听觉,提前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

    杨信在黑暗中悄然向前,他的目标是前方一座大帐篷,反正他也不认识野猪皮手下那些大将,就照着帐篷最大的下手就行。

    他恍如鬼魅般很快到达。

    不过这座帐篷外有站岗的,两名应该是包衣的士兵,站在雨中默默守卫着他们的主子,而在他们不远处一队巡逻兵走过,一堆篝火在雨棚下熊熊燃烧,照的帐篷四周一片明亮。

    杨信捡起一块石头,在黑暗中扬手拋了出去……

    两个包衣一起转头。

    就在这瞬间杨信闪电般蹿出,当他们听到声音转回头时候,杨信已经到了帐篷后的阴影中,一名包衣拔出刀,警惕地向他之前藏身处走去。绕行一圈的杨信却到了留在原地的那包衣身后,后者忠勇地守在门前,拎着刀看着自己同伴。杨信蓦然起身,他心有灵犀般一转头,杨信的拳头带着风声落在他太阳穴上,足以打死一匹马的力量,让这名包衣连骨头都凹陷进去。他的同伴转过头,杨信举着死尸转身,那包衣看到的只是一个熟悉的背影,没有发现异常的他拎着刀重新走了过来。

    杨信小心地举着那死尸,始终只是让他看到背影。

    后者毫无防备地走过来。

    他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手想拍那死尸的肩膀,蓦然间一道寒光划破雨幕,下一刻他的头颅坠落,但杨信却一把拽住他的死尸,将两具死尸缓缓倚在后面的帐篷上,而他则站在无头尸背后。远处巡逻的士兵向这边望过来,但昏暗中看到的只是两个靠在一起的身影,没有觉察出异常的他们,紧接着就走远了。

    杨信以最快速度钻进帐篷。

    里面是一个老将,六十左右,正在酣睡中。

    杨信径直走过去。

    他将手中刀压在后者脖子上,双手同时按住刀身……

    然后他咳嗽了一声。

    那老将极其警觉,一下子睁开眼伸手就去摸刀,但就在同时杨信双手用力按下,后者瞪大眼睛看着他那遮蔽视野的面孔,一颗头颅无声地滚落一旁。杨信随手扯过一块布子,将这颗人头包起来,重新钻出帐篷,以最快速度融入黑暗,就在他钻进山林的时候,建奴军营一片混乱。

    杨信站在雨中回头满意地看了一眼转身钻进密林。

    天亮时候他就出了山林。

    他还是走山外的草原,而且原路返回,但实际上他在附近一处荒废的古城就遇上了之前被阻隔在山外的蒙古骑兵。后者在囊努克去叶赫城后就分开,一部分回去报信,另一部分游弋这一带,还有几个前往最近的扎鲁特等部报信。扎鲁特部的钟嫩,昂安等人都是炒花侄孙,他们同样和叶赫部关系密切。

    这一带原本的形势,就是明军在开原的突出部和叶赫部形成直达松花江的屏障,分隔西边蒙古各部和东边女真各部。

    三方以这道界线维持着局势的平衡,虽然互相之间也经常发生大大小小的摩擦或战争,但无论谁都没试图改变平衡。明军对边墙以外没有任何兴趣,游牧的蒙古牧民对山林同样缺乏兴趣,渔猎的女真对草原也没兴趣,他们是定居者又不是游牧民族。

    但野猪皮的扩张正在迅速毁掉这种平衡。

    蒙古各部同样非常警惕。

    就像炒花说的,敌人还是熟悉的好,他们熟悉明军,知道明军要什么,知道明军的底线在哪里。但他们不熟悉野猪皮,不知道他的野心到哪里,不知道他成为辽东主宰者后会怎么做,连叶赫部都不愿意接受他的统治,更何况是蒙古各部?钟嫩和昂安此前就多次截杀野猪皮派往科尔沁部的使者,尽管钟嫩是代善老丈人,但在斩断野猪皮伸向草原的手这一点上还是很坚决。

    现在他们必须做出选择了。

    想要维持过去的平衡,他们就必须确保叶赫部到开原铁岭的这道屏障继续存在,否则他们就得直面他们并不熟悉的野猪皮。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杨信从一个懂汉语的蒙古骑兵口中大致了解一下情况后,紧接着就继续向前返回炒花那里。

    他干脆不骑马了。

    实际上骑马还没他跑步快,单马一天不可能跑两百里,但他却可以轻松做到,甚至只需要半天多点,这样第二天他就跑到炒花那里,后者已经在集结军队,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估计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他把儿子派去算给叶赫部报信,野猪皮包围叶赫部他就联军过去,打着旗号肯定是野猪皮包围他儿子,他必须得去救自己的儿子。

    同样这也可以忽悠他手下那些牧民们。

    然后他就可以对熊廷弼说他出兵帮忙了,这样熊廷弼就得给他承诺的银子,不给他就威胁加入野猪皮一伙。

    而野猪皮也得对他让步。

    也就是说最少他能两头敲诈,还让金台吉对他感恩戴德。

    这是老狐狸。

    不过在这里杨信得到一个坏消息,宰赛已经被野猪皮击败,野猪皮攻陷铁岭后紧接着突袭宰赛,杨信低估了他的智慧,野猪皮没有傻到看着宰赛在自己旁边窥伺而不做什么。毫无防备的宰赛兵败被俘,之后野猪皮才北上攻叶赫部,但宰赛的联军损失并不大,野猪皮的突袭只是抓了他和两个儿子,真正蒙古骑兵的伤亡不过几百。然后这支由十几个诺颜组成的联军迅速逃离铁岭一带,奥巴代青到达后,正好以炒花的名义将这些人收拢,目前这支联军依然游弋在战场wai wei,炒花的联军就是赶去会和。

    他们得研究如何营救宰赛。

    这些就不是杨信能管的,他直奔下一站。

    下一站,辽阳。

    他用两天跑到辽阳,直接出示熊廷弼的令牌然后进城,并且一路畅通地直闯熊廷弼的经略官衙。

    “你居然活着回来了?”

    陈于阶惊悚地看着杨信。

    杨信什么也没说,把金台吉的信拍在他怀里,然后径直闯进了熊廷弼的客厅,这里正在喝酒,一帮文武官员齐聚酒桌旁,一个个对着美酒佳肴正推杯换盏。杨信毫不客气地走过去,在一片愕然的目光中,伸手从桌上直接抓起只烤乳猪……

    “哪里来的狂徒!”

    一名文官怒喝道。

    杨信旁若无人地一口下去了半个猪头,然后把那个包着人头的包裹往盘子里一放。

    “熊经略,有没有认识这个老家伙的?”

    他说道。

    后面的曹文诏立刻给他搬来一张椅子,他也毫不客气地坐下,老曹紧接着向熊廷弼使了个眼色,示意这家伙状态不对。

    熊廷弼打开包袱。

    这是深秋季节,尤其是东北的深秋季节,哪怕白天也就二十度以下,这样的气温下腐烂并不严重,这颗人头还勉强能够辨认出来。熊廷弼身旁一名武将捧起这东西端详着,紧接着就惊叫一声,难以置信地看着杨信……

    “何人?”

    熊廷弼问道。

    “额亦都,老奴五大臣之首,视之为肱股之臣。”

    那武将转头一脸凝重地说。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转向杨信,他们这才发现杨信居然睡着了,而且嘴里还叼着半截烤乳猪

    {感谢书友茵塔希缇,我本吴名,黑夫1,晋安明月,书友160606175727802,尤文图斯的球迷,锕铈钍,灯火见人家,书友20181114202159380,书友151126105545282,ktyy,hmht等人的打赏,今天还是一章}……百度一下“大明之五好青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