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夜色深沉,星光流散。

    皇宫西墙外的朱府,一座偏院内,烛影摇动间,有不少人聚集在房间里,压低声音在激烈地交流着什么。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斜侧面高高的宫墙,在院子的阴影和角落地,还守着一些劲装打扮的武士。

    “外面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道身影从朱宅那边匆匆而来,进了这偏院的东屋。房间里点着蜡烛,王钰在手里抱着把宝剑,正斜靠在土炕的被卷闭目养神,来人进屋后,他依然半闭着眼睛问道。他是太谷王家的子弟,王家曾是横行河东两道的豪族,家主带着族人在金人占领河东后投靠了金国,其后就遭致了西军的清算,由于激烈反抗,从而导致了全族被屠。

    tu sha的命令是李岘亲自口下的,因为那时他正好去太原,路过介休。

    王钰由于武艺高强,身手不凡,才得以逃脱了西军的围杀,保住了条性命。

    王氏一族十二岁以上的数百男丁,一夜之间,几乎全被西军屠戮殆尽。

    理由很简单,就是杀鸡儆猴。

    既然之前投靠过金人,当了汉奸,就乖乖接受家产被抄没的命运,否则,王家全家被屠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太谷王家很不幸地就西军选作了那只“鸡”。

    其实主要是因为王家有一些江湖黑道的背景,李岘似乎很反感这些涉及江湖黑道的地方“豪雄”。

    这血海深仇,简直不共戴天!

    “那边尚无消息传来,你一共联系了多少人过来?”贺武说道。

    “我手下只有一百一十多号人,再加上你们,五百多人差不多已经够了!”王钰把眼睁开,透着凶光说道。他和贺家兄弟不一样,这些关中的大盗是被李岘攻破了山寨,被西军追剿的没地方容身想投靠进高门里面做鹰犬,而他却是存了必死之志,一心想着要报仇,哪怕同归于尽也毫不在乎。

    “这点人手,似乎不怎么保险啊。”贺武低声说道,“那李岘的护卫我今天在街边上亲眼看过了,个个如狼似虎,身手似乎都不错。”

    “哼,那又怎么?他还带着那些人一起进那高墙不成?!”王钰冷冷说道,“到时候别听那些家伙的馊主意,只要动手,必须做的干净利落。”

    贺武隔着窗户往外开了看:“可我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王钰笑了:“你们都是些想做大事的,俗话说富贵险中求,这冒的风险越大,将来得的好处就越多。说不得以后你们兄弟就是护驾有功的从龙功臣,封王封侯都有可能。”

    “你说的也是,我们兄弟这回也算是把脑袋拴到裤腰袋上,搏上一场人生富贵。”那贺武在听了他这话后,面带向往之色说道。

    王钰却不再说话。西军是什么样他是知道不少底细的,这回的事情完了,只怕这五百多号黑道上的兄弟最后没几个能活下来的,甚至连这皇宫里……

    那就让大家一起都完蛋吧!

    想到这里,他赤红的双眼里露出些许疯狂之色。

    夜已深,整座长安城慢慢都寂静了下来。

    ……

    这一天是七月十二。

    下午时分,李岘和杨可世两人去种府里吊唁回来,车驾直接驶入了署衙。

    回到后堂,发现永兴军路转运使席贡正在里面等着,不由有些奇怪地问道:“您怎么也跑过来啦?”

    只听那席贡说道:“我那转运使署衙让张浚那不学无术的家伙给占着,老夫不愿看他那副小人得志嘴脸,所以就躲了出来。”

    李岘笑了笑:“他不就是因为弹劾李纲才幸进的么,其实那也只是迎合了康王的意思而已,你就不用替李相打抱不平啦。我发现你们这些文人小肚鸡肠起来,反而更加记仇……前两天家兄从蜀地给捎了些大理国的花茶回来,你来的正好,一起尝尝味道怎么样。”

    三人一起来到了庭院里,在池塘边的凉亭里边纳凉边烹茶聊天。

    李岘在手里摆弄着一套红泥茶具,亲自动手沏着茶,他把一只茶盅递给杨可世突然问道:“老种订的是哪天出殡?”

    “停一七,应该是五天后。”杨可世说道。

    李岘歪着头想了一下:“正好是中元节,可不是什么好日子。”

    席贡把茶盅里的茶水一口干了,这才说道:“死了人都是数七的,哪里还有挑日子的。也没有说因为日子不好,不行我晚死两天!”

    杨可世道:“拖两天可能不成,早几天倒是很容易就能办到。”

    席贡道:“呸呸,咱别说这些丧气话,这茶叶可真不错,临走时你可要分我一些带回家去慢慢品尝。”

    “某家也要一半。”杨可世也连忙说道。

    “你一个粗人,哪里懂得什么品茶。我看今年蜀地送来的红砖茶就很不错,过两天老夫差人给你府上送两块过去烧奶茶喝……”

    席贡正说到这,却看梁起走了过来,俯下身在李岘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只见李岘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你派人给盯紧点。”

    “怎么啦?”杨可世问道。

    “没什么,”李岘摇了摇头,“也许是过几天就要离开,害怕路上不安全,那几位从外面招了些江湖上的刀客到家里充作护卫。”

    杨可世道:“我特么老觉得这些日子长安城里有些不在对劲,这几天左眼皮老是在跳。”

    李岘听了后笑道:“这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老杨你这是要发财了,看看这两天是不是有人会给你送礼。”

    杨可世摸了摸后脑壳也跟着笑道:“你别说,这两天还真有两家送礼过来找我帮忙办事的,你不说某家差点还给忘了。”

    李岘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些事别做的过分就好。”

    席贡在一旁听了简直有些无语,这两粗货居然在公开讨论如何收礼索贿,哪里还成个体统,这在大宋国的官场上,都是私下里悄悄去做,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哪有像他们这样,还拿出来公开讨论怎么收礼的?!

    正当他要开口阻止这两人再败坏官场风气时,却见一位李岘的亲兵队长走了过来,对李岘说道:“禀报大帅,皇宫里有人过来,说是有事通知大帅!”百度一下“明月出祁连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