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凌牧一边听着魏慕恒和何焕忠之间的对话,一边心里暗暗想着各种事情。事实上,他自己也掌握着体外化身的方法,即从徐风身上学到的道与魔两种思想的划分方法。然而,他手中的方法似乎比何焕忠使用的方法强得多。毕竟,它把另一个人的记忆变成了他自己的记忆。这种方法只能说是局部的门,而不是身体外部的真实化身。

    然而,当他思考的时候,他的全身仍然充满了雷电,他的精神仍然处于高度戒备状态。谁知道这些元婴和约翰逊正以这种方式进行着愉快的交谈,但他们会在下一刻战斗吗?

    就在魏长老这么说的时候,当魏长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凌牧突然意识到他体外的枷锁已经松开,他的耳边响起一个声音:“我们走!”

    不假思索,他突然催促雷敦,身形化作一道闪电,破空而出。他这雷盾的速度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突然发动,任是几元宝贝约翰逊在场,一时间也无法回应,只有魏慕恒因为意识到自己的法力束缚被打破,立刻施展出一个大掌轻抓,但最终还是抓了个空!

    他的心很愤怒,他立刻把目光转向了何焕忠。他大叫一声,想尽一切办法困住对方,再一次追上林牧。

    这时,蔡周瑜的身体突然一动,他已经追上来了,只留下一句话:“魏兄,等一下,蔡某会抓人的!”

    魏慕恒看到请帮终于动了,心中一定很感动,看着贺焕忠阴沉的眼神,手中闪烁着光芒,仿佛蓄势待发。

    长老刚刚看到了什么情况,神色之间也有惊讶之色,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紧紧盯住对手,也不敢动,只是冷哼一声,握手招法宝,随时战斗。

    魏慕恒见他如此,更确定的是对方玩的是游戏,怒吼,两个法术,战争迫在眉睫!

    说着凌牧施展遁法逃跑,时尚之初并不觉得如何,但渐渐地,他心中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说到这里,在刚才的情况下,虽然我不知道是谁救了我,但这毕竟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时间不允许他多想。自然,他选择立即逃跑。

    但是如果你仔细想想,“去吧!”这句话,听声音似乎不是什么长辈,而是有些像蔡大哥!是因为魏长老故意教他的同伴放开自己吗?还是只是蔡兄弟自己的主意?

    但是很快,他抛开了这些想法,因为在他身后是一个人影紧紧追赶,它的速度非常快,而且身体像裹在一团重的轻雾中,看起来像一团虚无,让人看不到真实。

    凌牧自然忍不住不断地想要逃跑。

    此刻,从地面望去,我看见天空中一道明亮的闪电划破天空,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像一把利剑划破蓝天。

    无数普通人看到了这样的景象,他们都以为那是天空的景象,灾难就要来了。他们大声哭泣,跪倒在地,祈求上帝的祝福。

    至于闪电后的雾,因为距离太远,没人能看得清楚。即使偶尔视力很强的人也能隐约看到波动。他们只会认为这是闪电造成的空气波动,不会做任何其他事情。

    蔡周瑜一路跟在灵木后面说道,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既好奇,又惊异,仿佛对雷敦的方法非常欣赏。

    也是雷顿太特别了。最初,建造基础期的僧侣只能借助于法器和法宝在空中飞行。然而,单一的身体是不够的。只有在危险时期,他们才能这样做。灵木练习了两次来建造基础期,每次都有一种特殊的逃生方法,可以让他在空中飞翔。

    而且这雷墩太特别了,它的速度远远快于一般和尚丹,也只有元婴期以上的和尚可以追。

    蔡周瑜当然可以追上他,但是元婴散修似乎有观察的意思,居然总是和凌木保持同样的速度,只落后跟不上。

    两人一眨眼就飞了数百英里。灵木突然停下来,转身面对飞来的蔡周瑜,问道,“前辈这样做有什么阴谋?”

    然而,他知道他无法逃脱对方的追踪,显然元英·约翰逊有一些诡计。他不妨先停下来和对方谈谈,试着从话语中寻找出路。

    蔡周瑜反应很快。看到他停下来,他立即停止逃避方法。他周围的雾消散了。他慢条斯理地看着玲木,慢慢地说:“为什么那个男孩没有逃走?”

    凌牧看到对方已经摆好了自己的苦阳。他冷哼一声,沉声道:“前辈刚刚出手营救年轻一代,但现在他紧跟在后面,但他不知道是什么阴谋。是魏长老估计他会先放我走,然后教魏长老来抓我吗?还是长者背叛了他的信任,假装成长者拯救了我,然后悄悄地跟着我去抓我,做其他的事情?”

    蔡周瑜笑着问:“你认为是哪个?”

    凌牧沉默了很久,回答道:“我想这可能是第二种类型。”

    蔡周瑜的眼睛惊呆了:“哦?告诉我,你怎么判断,是我偷偷救了你?但情节是什么?”

    这些话似乎是故意考验凌牧,让他心里更加警觉。他小心翼翼地回答:“虽然我认识魏长老,但我对他不太熟悉。我想我们是偶然相遇的。然而,当他抓住我并想和何长老交换时,他担心自己很难完成任务。因此,他要求长者在某些情况下来帮助他。”

    说到这里,他看到蔡周瑜的眼睛微微发亮,似乎表示赞同。他知道自己可能是对的,不禁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然而,很明显,他答应给长者的好处远胜于他体外化身的技能。因此,老人提出了抢夺的想法。直到那时,他才试图解开年轻一代的绳子,一路跟进,但他想再次抓住我,与老一代做另一笔交易。”

    说到这里,他停了又停,但他犹豫了,好像心里有猜测,但他不太确定,所以他不知道是否要说出来。

    蔡周瑜看了他很久。然后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这个男孩的确很有资格。他说的基本上是真的,但他没有赢。”

    此时,他突然在脚下移动,开始像仙女一样在空中走来走去,悠闲自在。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他每跌倒一步,脚底就会产生一团雾气来支撑它。

    只有当他看到自己绕着凌牧转了一圈,身材很好,又转了一个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他才称赞他:“不错,不错,前景不错。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也能保持头脑冷静,并具有优秀的资历!如果栽培得当,这将是蔡某的得力臂膀。”

    原来他刚刚一轮接一轮地打了两轮。站在中间的灵木没有移动半个点,只是催促雷顿的漂浮方法,保持身体悬空。事实上,凌牧已经看出他的举动并没有恶意。毕竟,他必须为自己建立一个基础。只有依靠雷盾的特殊性质,他才能留在空中。这时,为了尽可能地保持体力,他没有和他一起旋转。然而,他被误认为头脑冷静,并称赞他的优秀素质。

    林牧一听,有些苦恼和苦恼,但表面上没有变化。他只是低声说:“长者对年轻一代这样说。有必要知道年轻一代感觉不到天地的气息。这就是他练雷刀的原因,他评论道:“资质很好“。年轻一代确实有罪。”

    说到这里,他又改变了语气,小心翼翼地说:“另外,我不知道老人的“得力助手”是什么意思

    蔡周瑜静静地听着他,仔细看了他很长时间。然后他说,“孩子,你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猜测。为什么问我?蔡某这样告诉你,我来救你,其实有三个目的,第一是你已经说过了,蔡某是想要体外化身的方法。第二,事实上你已经在你的话里提到了,是魏慕衡的珍宝之一。至于第三么……”

    说到这里,他故意摆摆手,缓缓说道,“蔡某正在看你的心思,想收你为弟子。然而,对于如何确保这些事情能够同时进行,我没有明确的计划。我仍然需要仔细考虑它们。”

    凌牧心中不由大为惊讶,想不到这蔡兄弟胃口这么大,不但想要化身在身体之外,就连魏长老原本需要他的好处也不想放过,而且似乎也不想真正交出自己,而是接受他们的介绍!

    像这样令人惊异的事情太多了,他心里不禁生出一种荒谬感,只觉得这个元婴约翰逊并不糊涂,对自己的实力过于自信,有些自大。

    魏和何的长辈毕竟是天宝商会的长辈。他们之间还有一些熏香。否则,魏的长老们就不会互相利用,也不会慢慢地互相分裂。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团结助手蔡周瑜,强迫他们彼此握手。

    然而,如果他知道他雇佣的助手在暗中破坏他的计划,他会立即与何长老联手对付这个局外人。

    这时,蔡周瑜观察了他的表情,已经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他平静地说:“你也不用猜那么多。只要你现在同意加入我并成为我的弟子,我就有自己的方式来协调交易。不管他们对我的行为有多生气,他们都会在利益面前妥协。”

    凌牧微微皱起眉头,沉声说道:“如果年轻一代不同意呢?”

    蔡周瑜听到这话笑了,好像他说的是个笑话。过了很久,他才听到他笑,但他的脸仍然在笑。他像新月一样眯起眼睛,慢慢地说,“你不同意吗?那就杀了你!”17百度一下“武道神途路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