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huo yao厂。

    自从得了“带天出征”的圣命之后,朱慈烺就马不停蹄的连轴转,安排京营军务,调派人马和粮草,准备各种各样的出征事宜,幸亏有吴甡帮忙,不然他一个人绝对忙不过来。

    即便如此,他也必须来一趟huo yao厂。

    火器是决胜根本,而huo yao是火器之根本,没有huo yao,鸟铳和火炮就是一堆废铜烂铁。此次出征,huo yao消耗一定会是一个天文数字,大军出征时会带一批,再然后huo yao厂要将生产出来的huo yao,源源不断的送往开封,以支援大军作战,为免出什么漏子,朱慈烺非要到huo yao厂看看不可。

    田守信、佟定方、兵杖局褚宪章等人随行。

    huo yao厂掌厂太监齐宁早早就在门口迎接。

    比起上次见面,感觉齐宁不但是瘦了,而且也精干了许多。

    虽然一直没有来huo yao厂视察,但朱慈烺却听到了不少关于齐宁的传言。说齐宁齐公公将“认真”两字发挥到了极致,甚至是已经有点不正常,每日里亲自坐在秤房里,监督匠人们幺料,产出来粗料检查一遍,细料检查两遍,最后做出来的huo yao更是要检查三遍,但有不合格或者滥竽充数者,一律销毁,匠人重罚。

    靠这股认真劲,在没有增加人手的情况下,齐宁硬生生地将huo yao质量提了上来。

    齐宁是一个可用之才,但还是有点笨,朱慈烺告诉过他,不必事必躬亲,只要订出制度,严格执行就好。可他倒好,事事亲力亲为,huo yao质量倒是保证了,可时间长了,他身体怎么受得了?

    “奴婢叩见殿下。”见到太子,齐宁又露出了他招牌似的傻笑。

    朱慈烺微笑点头,忍不住说一句:“看你又瘦了啊,要注意身体,不然你要是病了,本宫的huo yao厂可怎么办?”

    得太子关心,齐宁眼眶一下就红了:“殿下放心,奴婢的身子硬着呢,绝不会生病!”

    朱慈烺摇头:“生病这事可不由人。”转对褚宪章:“这事还是交给你吧,在huo yao厂定一套制度出来,从选药配药到最后的成药,各个环节都要详细规范,标准和责任都要写的清清楚楚,不许稀里马虎,掌厂太监也不必事必躬亲,下面各有分摊,以后不管谁做掌厂太监,都遵照执行。”

    “是。”褚宪章躬身。

    进到huo yao厂,见秩序井然,各级工匠认真细致,精神状态非常好,绝无敷衍混日子的那种怠慢。而大军所需的huo yao,huo yao厂也已经准备齐整,第一批一百辆大车正在装车中。

    问起产量和各种细节,齐宁对答如流。

    朱慈烺暗暗点头。

    和火器厂盔甲厂不同,火器厂不能二十四小时生产,天亮开始,天黑之前就得收厂,因此除非是扩大生产,否则产量提高不易,而现在huo yao厂每日的产量比过去提高了三分之一,且都是质量过硬的好huo yao。

    这都是齐宁的功劳啊。

    最后来到纸包弹的装填车间,见实际操作的都是男工匠,从二十岁到五十岁都有,虽也还算熟练,但总觉得有点别扭。朱慈烺转头看褚宪章:“褚公公,装药填弹可是一个细致活,男人马虎大意容易出错,为什么不使用女子?”

    听到此言,众人都是惊异,不说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只会男女授受不清的礼法,就不可能让女子抛头露面到huo yao厂来工作,如果是其他人这么说,不但会遭到众人嘲笑,也会遭到褚宪章的训斥,但对太子,他却不敢训斥,尴尬的笑:“殿下,我朝女子没有工作的先例啊……”

    “不对吧,本宫听说在江南地区,女子纺织做工有很多。”

    褚宪章更尴尬:“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江南可以,京师更可以!更何况纸包弹的重要性,岂是纺织丝绸能比的?立刻想办法招募年轻女子,从今以后,这等细致之活,都要女子来做。”朱慈烺板起脸。

    “是。”褚宪章不能违抗,只能苦笑听令,心说我该怎么向王公公和陛下解释呢?

    从huo yao厂离开时,朱慈烺严令褚宪章和齐宁必须保证huo yao厂的生产,开封前线的huo yao绝不允许出现任何短缺,至于所需银两,内廷会全额拨付,两人都是听令。

    翻身上马,朱慈烺急急向皇宫而去。照礼部择选的日子,明天上午京营大军就会誓师出征,今晚将是他留在京师的最后一夜,崇祯帝为他准备了家宴,周后甚至亲自下厨做了几个小菜,此时全家人正在宫中等着他呢。

    太子“代天出征”足以鼓舞前线的将士,但对于父母,担心忧虑总是难免的。即使周后这样贤德识大体的皇后,听闻儿子要领军出征之后,第一反应也是担心流泪,惹得崇祯帝也烦恼了起来。

    周后、袁妃、定王、永王、坤兴、昭仁,加上太子和崇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家宴,宴中谁也不提太子即将出征之事,连坤兴都是乖乖的。显然崇祯和周后提前交代过。只是等到家宴即将结束之时,望着谈笑自若、好似胸有成竹,但脸上稚气未脱,还只是少年的太子,周后的鼻腔像是被堵住了一般,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的就流了下来……

    周后这么一哭,崇祯帝也低下了头。

    压抑了一个晚上的坤兴再也忍不住,冲过去扯住太子的袖子,娇嗲的声音里带着哭意:“太子哥哥,你要早点回来啊……”

    朱慈烺淡淡笑,但眼眶忍不住也红了。

    小昭仁也跑了过来,学着坤兴,奶声奶气:“太子哥哥早点回来。”

    定王脸色涨红,什么也没有说,原来,知道太子领军出征的消息后,定王居然向周后提出想要随太子哥哥一起到前线杀敌,结果被周后责骂,罚跪了一上午。到现在,定王心中的那口气都还没有缓过来呢。

    这一点,还真有点出乎朱慈烺的意料,没想到羞涩的定王竟然有这般的胆气。

    但真正让朱慈烺惊奇的是永王。

    永王冷静地祝太子哥哥旗开得胜。虽然三个皇子中数他年纪最小,但那份镇定却已经不亚于太子。

    关门的钟声响起之前,朱慈烺离开皇宫,离开前,他在崇祯帝和周后面前深深跪拜:“父皇母后勿忧,儿臣一定会击溃中原流贼,大胜归来。”

    崇祯帝点头。

    周后的丝帕却已经湿透了。

    等太子身影消失在殿门口,周后呆呆了半晌,忽然对徐高道:“徐高,吩咐下去,太子得胜回京之前,坤宁宫要一直素斋。一干女官,随我早晚诵经,祈求神佛保佑……”

    夜晚。

    精武营军营,千总魏闯巡营完毕,正要回房,却看见前方的岗哨前,有人在招手。

    原来是他姐夫徐文朴。注:魏闯和徐文朴的关系,在六十一章有增添。

    魏闯走过去,抱拳行礼。

    徐文朴端着姐夫的架子,瞪着眼:“明天就要出征了,今天你怎么没去看你姐姐啊?”

    魏闯道:“军中事务多,我实在忙不开,再说了,只是出征,又不是死别,未来能看我姐姐的时候多的是。”

    “少给我说屁话!”徐文朴恶狠狠地道:“你姐姐等了你一天却不见你身影,你知道她哭的多伤心吗,老子的心肝都快让她哭出来了!派人给你传话,你居然不听,你心里还有我这个姐夫吗?”

    魏闯不说话,只是笑。

    徐文朴气的咬牙,真想一脚踹过去,终究还是轻轻一叹:“老子知道你的心思,你想立个大功,不负太子殿下的器重,但看你姐姐一眼,也耽搁不了多少时间啊,你怎么就……你真气死老子了。”

    见姐夫为难的样子,魏闯心头涌上歉意,抱拳道:“等得胜归来,我一定去向姐姐赔罪!”

    “这还差不多。”

    徐文朴翻一个白眼,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当姐夫的劝你一句,你别跟彰武伯府的杨轩置气,虽然没有袭爵的权力,但怎么着人家也是勋贵后代啊,跟咱们这样的泥腿子不同,能让的,你就让他一下。”

    魏闯笑:“姐夫你有所误会,我和杨轩可不是置气,我们比的是练兵,这一次出京比的更是谁能打胜仗!杨轩虽然是勋贵出身,不过我瞧他也没有什么勋贵之气,每日里和士卒们摸爬滚打,一旦都不娇贵,尤其是那一把鸟铳玩的好,我对他还是很佩服的。”

    徐文朴摇头:“那也要当心,我听说你们还有彩头?”

    “有。”魏闯道:“谁输了谁送一头猪到对方的营中。”

    “你小子别让人当猪送了就好。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处理。”徐文朴也不再多说,他这个妻弟虽然脾气有点倔,但心智和本事却也超过一般人,他不担心妻弟输,只担心万一赢了,杨轩背地里使绊,但转念一想,我这个小舅子是太子看上的人,谁又敢在背后使绊?

    这么一想就放心多了。

    和妻弟谈话结束,徐文朴快步返回自己营中,脸上的轻松也变成了凝重,他清楚知道,此次出京非同小可,不止是因为面对五十万流贼大军,更因为这是太子殿下的首战。

    只能胜。不能败!

    而若没有相当的作为,不要说千总,就是现在几个营头的主官怕也是逃不过太子殿下的严厉军法。

    精武营现在的六个千总,论出身和地位,当然是杨轩最高,但若论练军和麾下士兵的战力,徐文朴却是第一的,从太子开始整饬京营之时,徐文朴就遵照太子定下的各项规章,严格操练部下,有一段时间,徐文朴部下逃兵严重,就是因为他操练太过严苛,以至于军士们都有点受不了。

    而第一个在军中宿营的千总也是徐文朴,军中现在操练的戚家拳更是出自他的传授,昨天太子召见他,虽没有听说,但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很明显---开封之战,你徐文朴要承担重任,并且必须给我顶住!

    因此徐文朴一点都不敢怠慢,回营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思想教导课结束之后,一人加练一百俯卧撑,做不完者不许睡觉!

    ……

    襄城伯府。

    后堂。

    京营提督李国祯一边饮酒一边哀叹:“连七老八十的吴襄都能去开封,为什么却要将我留下?”

    城东的娘娘庙。

    一个人正在座前虔诚祈祷:“求菩萨娘娘保佑,保我李顺战场平安,百发百中,流贼的大炮一发也打不到我。但能立功,我一定永远吃斋,为菩萨娘娘再塑金身,再保佑我家小青永远年轻漂亮,为我早生贵子……”

    却是神机营副将李顺。小青,其小妾也。

    ……

    崇祯十五年五月十四日清晨,初升的阳光穿透厚厚地云雾,照在紫禁城午门前的广场上。

    广场中心,一座祭坛高高矗立,祭坛之前竖立了七面杏huang se的大旗,分别上书“旗头大将”、“六纛大将”、“五方旗神”、“主宰战船正神”、“金鼓角铳炮之神”、“gong nu飞枪飞石之神”、“阵前阵后神”。另有錞﹑镯﹑铙﹑铎四金和雷鼓﹑灵鼓﹑路鼓﹑鼖鼓﹑鼛鼓﹑晋鼓六鼓。

    文官百官,在京所有勋贵静悄悄地站立。

    “吉时到!”随着内监秦方悠扬的声音,祭天大典开始。

    先号炮,再礼乐。礼乐奏罢,崇祯帝亲自登坛祭天,百官勋贵跪拜,随后代天出征的皇太子朱慈烺也登上祭坛,向天跪拜。

    “砰砰砰……”祭天结束之后,号炮再次响起,震动天地。

    祭坛之下,京师三大营的几十名盔明甲亮的将官静静肃立。在他们身后,随太子出征的精武营、左柳营、三千营和神机营的两万多名将士正肃然而立,从午门一直排到承天门外。尽管场面宏大,人员众多,但受阅队伍却都是鸦雀无声,只有风卷过大旗,和祭台之上远远传来的诵读声……

    仪式举行完毕之后,皇太子一声令下,大军立刻出京。

    顷刻之间,旌旗招展,震天动地的鼓声和号角声响成一片,诸将分领所部,开始出城。步伐整齐,刀枪如林,场面极为壮观。

    “父皇,儿臣去了。”朱慈烺再一次向崇祯跪拜,他全身披挂,腰悬长剑,跪拜时,锵然作声。

    崇祯帝肃然点头:“去吧,一切小心。”

    朱慈烺下了祭台,东宫典玺田守信早已经为他牵过了一匹纯黑的骏马。朱慈烺翻身上马,再一次向祭台之上的父皇抱拳行礼,然后毅然回头,大喝一声:“走!”

    ————感谢阳光的阿土妹、铁血名工的打赏,谢谢你们百度一下“崇祯十五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