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顾闻瑜站在公寓偌大的停车场,看着叶晓芙的车子消失在视线当中,嘴角扬着淡淡地笑意。

    云城,李氏

    “哥,这次的宴会,我听说你邀请了顾闻瑜,还有叶晓芙过来,是真的吗?”

    李木坐在李然的对面,看着他,试探性的问道。

    “是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倒时候她他们应该会来参加的,不过,你可一定不能说错话,我当初是以你的名义邀请他们的。”

    “可是,为什么?”李木嘟着嘴巴,“我真的不想叶晓芙才参加,这一年的时间,就是因为她,我的婚礼没有办法举行,他也一直和顾闻瑜一起搜寻叶晓芙,一想到现在叶晓芙又要出现在修贤的面前,我这心里就非常不舒服。”

    听到妹妹的话,李然轻叹了一口气,微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绕到了李木的身后,说道,“木木,我觉得你应该对权修贤多一些信任,对你的婚姻也多一些信任。”

    “我不是不信任修贤,只是一想到当初修贤那么喜欢她,在她出事之后,更是一直在担心着她,我这心里难免就有些怨气。”

    李木转过身去,望着哥哥,继续解释道。

    李然听到妹妹这么说,轻轻地将自己的手搭在了李木的肩膀上,微微低下头去,说道,“木木,哥哥在这里给你保证,权修贤和叶晓芙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出了任何的事情,你找我撒气好不好?”

    “不好。”李木皱着眉头,望着哥哥继续说道,“哥,我真的不想冒险的,而且,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想要邀请他们两个过来,那明明就是私人宴会。”

    “哥哥呢,有自己的考量,你就当是为了哥哥,牺牲这一次好不好?”

    李然望着妹妹,继续劝慰道。

    “是不是为了最近和顾闻瑜合作的事情?”

    “是啊,你也知道,和他合作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家里出了事情之后,我现在急需通过这次的合作,来稳固地位。”

    听到李然的话,李木的目光有些犹豫了,最后缓缓地说道,“好吧,哥,我会帮你打好掩护的,倒时候也会在他们两个人面前好好表现的。”

    “谢谢你,木木。”李然欣慰的笑了笑,看着李木说道。

    “大哥,你不要这么说,自从爷爷去世,家里出事之后,家里的重担全都压在了你的身上,爸爸那边……”

    “木木,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人了,他现在和我们,已经没有了关系,知道吗?”

    李木的话还未等说完,便直接被李然给冷冷的打断了。

    “哥,其实我觉得,我们和父亲……”李木微蹙眉梢,望着哥哥,有些犹豫的说道。

    “木木!”李然的情绪似乎有些太过于激动了,大声地制止李然继续把话给说下去,“木木,从一年前开始,那个人就已经不是我们的父亲了,他欺瞒了我们这么长时间,还准备带着那两个人回家,早以不是我们的家人了。”

    “哥,对不起。”第一次见到哥哥如此激动地情绪,李木抿着唇角,轻声说着抱歉。

    李然看到李木此时低垂着脑袋的可怜模样,心头一软,伸出手,将李木轻轻地揽入了怀中。

    “木木,对不起,是哥哥不好,这一切都是那个人的错,我不应该对你冒火的。”

    一声沉闷的叹息声,在李木的耳边响了起来。

    李木抬眸望着眼前的哥哥,不知道为何,总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已经变了一副模样。

    李木还依稀记得,一年之前,家里幸福的模样,可是,在父亲带着那个女人以及那个孩子出现在家里之后,一切都变了。

    李木开始意识到,原来曾经自以为是的幸福,全都是父亲和母亲刻意为之的假象。

    母亲在很早之前,其实就已经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存在,可是为了家庭,还是选择了隐忍,只是没想到,父亲竟然会在李木结婚之后不久,选择将这件事公开。

    而这件事的发生,甚至一度威胁了哥哥李然在公司的地位,最后,李木不知道哥哥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才让爷爷改变了主意,直接将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过渡到了他的名下,但是有了这些股权,李然在公司的地位,明显的稳固多了。

    只是,这一年的时间里,李木却总觉得,李然改变良多,与自己之前印象中的那个人有些不太一样了,只是,究竟是哪里不一样,李木的心里又着实想不明白。

    “哥那我就先回去了,放心吧,宴会的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好的。”李木最后慢慢的从哥哥的怀中抽离了出来,抬眸望着他轻声说到。

    李然轻轻的点了点头,目送着李木的离开。

    看着妹妹离开时候的背影,李然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叹息声。

    其实,李木对于自己与父亲之间的事情,一向是不知情的。

    李然其实也是一年之前,才偶然间得知,原来自己与李木,竟然并不是李家的人。

    当时父母结婚之后,迟迟没有孩子,后来经过检查之后,才发现原来李然的母亲竟然从出生开始,就被剥夺了成为母亲的权利。

    但是一开始,父母的感情也还好,两个人经过商议决定,收养两个孩子,而这两个人,就是李然和李木。

    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夫妻间的感情逐渐地被时间冲淡,没过多久,父亲就在外面结交了新欢,不过出于对母亲家的畏惧,父亲都一直低调行事,但是最终,纸还是包不住火的,母亲还是发现了父亲出轨的事情,大概是母亲的心里也有些愧疚,便直接和父亲约法三章,规定不能带着那个女人出席公众场合,不能让两个孩子知道这件事,最重要的是外面的那个私生子,不能享有公司的继承权。

    可是,人总是会改变的,一年前,爷爷的身体状况开始恶化,父亲便开始动其他的心思,最后那是将那两个人领回了家中。

    不管怎么说,李然都只是领养的孩子,李老爷子即使再喜欢他,但是见到自己的亲孙子,还是有些偏颇了,心中原本坚定的想法也开始动摇。

    “然然啊,爷爷没有想到,你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不过呢,你知道也好,希望你能够理解爷爷的做法,不要怨恨爷爷。”

    李然永远都不会忘记,爷爷在病房里将遗嘱交给她的时候所说的话。

    其实李然知道,自己能够偷听到父亲与爷爷的对话,也都是他们俩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让他这个收养的孩子能够在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主动的放弃公司的继承权。

    而现在李然所做的一切,其实就是为了稳固自己在集团的位置。

    当初,若不是因为自己控制了叶晓芙,李然心里清楚,爷爷根本就不会把那些股份转移到自己的名下。

    可是,即使是成为了集团最大的股东和真正的管理者,李然却是依旧是不敢掉以轻心,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被一直对集团虎视眈眈的父亲和那个私生子抓住自己的把柄,从而将自己踢出公司。

    “李总,”助理轻轻地敲响了房门,看着站在房间里的李然,带着些犹豫的语气,说道,“那个人来了。”

    “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让这个人出现在公司,我是不会见他的。”

    李然听到助理的话,情绪似乎有些烦躁,看着站在门口的助理,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可是,这件事若是被李副总知道,恐怕……”

    “徐毅,我强调过多少次了,我留在公司一天,就绝对不会允许那个人来公司,联系安保处,让他离开吧。”

    听到李然的话,助理徐毅只能点头,缓缓地退出了房间,按照李然的安排,将李旭劝离了公司。

    李然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窗外的天空,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打着。

    可是,徐毅离开之后不久,办公室的大门却再被人推开。

    “李然,你现在究竟想做什么?不要忘了,公司可是我们李家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父亲李海波愤怒的站在了李然的面前,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李然质问道。

    “李副总,现在是工作时间。”看到怒气冲冲的父亲,李然脸上的笑意却是有些明显,缓缓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望着他,“只要是工作时间内,我就还是你的上级。”

    “逆子!”

    一记清脆的耳光,直接打在了李然的脸颊上,他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我真是没有想到,我当初收养的,竟然是一个白眼狼。”

    对上李然愤恨的目光,李海波冷笑一声,看着他继续说道。

    “你现在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

    李然抬手,轻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火辣辣的脸,对着李海波,露出了不屑的笑意,“难道你现在都还不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你引起来的吗?如果不是你辜负了母亲,我们之间,也不至于如此。”

    “那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李然,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野心,即使是没有李旭的事情,你也会这样做的。”

    “我想,我们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可以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李副总,如果没有工作上的事的话,请你现在立刻离开我的办公室。”

    李然一边说着话,一边重新退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李然的表现让李海波的脸上充满了怒气,垂下去的手微微的颤抖着,看着李然偏向一边的脸,咬紧了牙关,继续说道,“李然,我命令你,现在立刻让李旭来公司工作。”

    “抱歉,不让李旭进入公司的事情是爷爷的命令,我不想违背他老人家的意愿。”

    李然微微勾了勾唇,抬起头来,看着李海波说道。

    看到李然此时脸上那一副得胜者姿态的笑意,李旭垂下去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状,牙关紧紧地咬着,一字一顿的说道,“李然,你当初究竟是做了些什么?你威胁爷爷了对不对?”

    “过程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结果不是吗?我记得,这句话好像还是你当初告诉我的,那时候,我还天真的以为,我们一家,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一家人,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伪装的这样的完美。”

    李然微扬着唇角,用略带讥讽的语气说道。

    听到李然的话,李海波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眼前的人说道,“然然,我扪心自问,觉得自己对你已经够可以了,今天,也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可惜啊,我想,以后我们真的要站在对立面了,到时候,可不要抱怨我没有顾念二十几年的父子情分。”

    “好啊,我现在倒是十分的期待有一天我们正面对决的这一天。”

    李然望向李海波的眸中充满了不屑的情绪。

    “好,李然,我们以后就走着瞧。”

    李海波说完,便直接摔门离开了。

    看着那扇紧掩上的房门,李然微微阖上了眼睛,最后伸出手,直接将桌子上的杯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海城

    “林西,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顾闻瑜站在房门外,一边敲响了房门,一边听着房间里的声音。

    伴随着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的哒哒的脚步声,叶晓芙的公寓门被轻轻地从里面推开。

    看着站在门口还有些慌乱的叶晓芙,顾闻瑜的目光,一时之间,竟凝固住了。

    “我准备好了,现在就出发吗?”

    叶晓芙对上顾闻瑜的目光,有些拘谨的揉了揉自己的脖颈,低着头小声的问道。

    “嗯。”

    顾闻瑜稍稍的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对着叶晓芙点了点头,说道。

    “今天的礼服,很适合你。”

    打开车门,顾闻瑜看着叶晓芙窈窕的身姿,低声说道。

    听到顾闻瑜的夸赞,叶晓芙的动作一怔,但是最后也没有回应什么,只是静静地上了车。

    垂眸看着自己身上的这件仙气十足的星空裙,叶晓芙便忍不住在心里叹息着。

    今天下午礼服和造型师来的时候,叶晓芙便小小的惊讶了一番。

    虽然鲜少时尚圈,但是大名鼎鼎的造型师叶安她还是多少有些认识的,而身上穿的这件星空裙,更是今年大热的高奢高定款。

    看着身上穿着的衣服,叶晓芙只觉得自己现在是把一堆人民币给穿在了身上。

    “今天晚上的宴会定在了游轮上,我们现在要去码头。”21百度一下“独家蜜恋:诱拐小甜妻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