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章 北宋第一猛将是我弟弟(3/3)

作者: 七世狂人  分类: 58388金沙网投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宫里。

    王琛手里捧着羊脂白玉棋盘,另一只手里拎着装棋子的锦袋,心中火热异常。

    尼玛,这块羊脂玉棋盘简直极品。

    包括棋子在内,每一颗都是最顶级的羊脂白玉制作而成。

    最关键,双方棋子上的字并非用朱砂什么后添加上去,而是分别利用秋梨皮、枣红皮雕刻而成,纯天然的羊脂白玉棋子啊。

    要知道秋梨皮、枣红皮都是和田玉的名贵品种。

    而且那块羊脂玉棋盘,按照王琛的见识,认为是特级羊脂白玉,不仅柔和均匀,质地致密细腻,油纸也如同蜡状光泽,棋盘长度约莫四十三厘米,宽度在四十一厘米样子,无绺,半点裂痕、杂质都没有,绝对是羊脂白玉极品中的极品。

    根据老太监所说,这块羊脂白玉棋盘重宋制13斤,换算成克的话足足7800克啊!

    还有棋子,每一颗都在50克样子,因为这幅象棋属于北宋的小象戏,没有炮,只有三十枚棋子,光棋子重量就1500克了。

    这是什么概念?

    市面上最普通的羊脂白玉克价都要在上万,这还是小件,稍微大点的羊脂白玉饰品,克价轻轻松松两三万,像王琛手里这么大的羊脂白玉棋盘,配套三十枚棋子,拿出去拍卖克价五万都不为过,如果碰到识货的,拍出十万一克都有可能!

    这不是瞎说的。

    像2011年的时候,有一块重两百克的羊脂玉春醉蔷薇牌成交价便达到了655.2万元,折算下来克价几乎能达到3.3万。

    要知道那可是2011年的价格,而且那块羊脂玉牌只有两百克,如今过去七八年,顶级羊脂玉价格窜了又窜,王琛手头又是一整套羊脂玉象棋,拍卖克价达到10万是非常有可能的,那么,光一个棋盘就有可能价值七八亿,再算上棋子什么,价值十亿轻松得很!

    不过王琛是不可能卖出去的。

    这种旷世珍宝,百年都难得一见,他自己珍藏都来不及呢。

    皇城外城门口。

    老太监亲自把王琛送了出来,叮嘱道:“王龙图,陛下让我吩咐您,明天来参加大庆殿早朝,切勿忘记了。”

    王琛很识趣,把刚刚从三衙禁军那边拿回来的花露水递了上去,“有劳公公了。”

    老太监一看如此高透明的玻璃瓶,顿时堆满笑容道:“使不得使不得,如此珍贵的琉璃瓶,咱家如何能拿。”

    “公公日夜辛苦照顾陛下,如何使不得?”王琛笑眯眯把花露水塞进对方手里。

    老太监非常满意,喜笑颜开道:“那咱家多谢王龙图了。”

    王琛解释道:“这瓶叫做花露水,珍贵的不是琉璃瓶,而是其中的水。”他大概把花露水的作用介绍了一番。

    老太监听完后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连连叫好。

    正是因为如此。王琛看见老太监嘴里少了几颗牙齿,眨眼道:“公公,您的牙?”

    说起此事,老太监苦笑一声,侧头看看两面,确定没人,才小声道:“咱家自己不好,前些日子惹怒了陛下,被他用玉柱斧打了。”

    王琛呃了一嗓子没说话。

    关于赵匡胤随身携带的玉柱斧他大致有些了解。

    据说这把玉柱斧不知道什么材质制作而成,一般用来当镇纸,不过赵匡胤脾气有点暴躁,有时候会用玉柱斧打大臣或者内侍,有人说是玉或者水晶做的,但是按照几次打大臣和内侍的经历来看,有可能是软玉,不可能是水晶,水晶易碎,不可能几次打人后完好无损。

    比如有一回,赵匡胤在后花园拿弹弓打鸟玩,有个官员冒失闯进宫,见状,数落赵匡胤打鸟玩,赵匡胤来火了,操起玉柱斧就砸过去,把对方门牙都砸掉两颗,偏偏玉柱斧完好无损。

    更何况烛影斧声里面的斧头就是这把玉柱斧。

    老太监不以为耻,相反为荣道:“能比陛下打是臣的荣幸,有些人想被打还没资格呢。”

    王琛默默地看了他一眼,心说你真贱。

    “行了,王龙图,别王记明日早朝即可,咱家回去伺候陛下了。”老太监拿着花露水非常满意地走了。

    ……

    离开皇宫。

    王琛乘坐着鸿胪寺给他配备的车辆返回王继恩的府中。

    离皇宫并不远。

    大概十五分钟车程。

    刚到门口,王琛便发现徐江正在翘首以盼。

    下车,他道:“徐江,在看什么呢?”

    徐江忙堆满笑容道:“王大官让我候着您回来。”

    大官一词在宋朝初期是被用来称宦官的,一般在前面加个性,后来才变成了有地位男子的通称。

    王琛讶然道:“义父已经回府?”

    “不止王大官,李将军也来了。”徐江禀报道。

    李将军?

    哦,应该说的是李继隆了。

    哥们儿和这位说好要结拜的呢。

    王琛没再说什么,往里走,整个王家宅子下人似乎都被交代好了,凡是见到他都问候了起来。

    “公子回府了?”

    “公子有礼了。”

    不多时,来到内堂。

    院子边上,王琛见到了王继恩和李继隆,两人似乎在谈事情。

    忽地,两人看见王琛走来,停止了交流。

    王继恩笑眯眯道:“大哥,回来了?”

    大哥是大郎的意思,王琛清楚,他上前行礼道:“义父。”随即又看向李继隆,“李兄。”

    这么严寒的天气,李继隆还穿着一身单薄的衣服,他也不怕冷,大大咧咧道:“王兄。”

    这时,王继恩询问道:“听闻陛下传你进宫,有何要事?”

    王琛把在宫里的事情仔细说了一遍,关于电能方面选择性忽略了,因为赵匡胤不让说,其实和王继恩私底下说没事,只是李继隆在旁边,还是不要自找麻烦来得好。

    听到王琛被封为龙图阁直学士、太中大夫和静海知州的时候,王继恩、李继隆和一旁的徐江都大吃一惊。

    尤其是王继恩,先是怔了下,随即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家麟儿,好,好,明日我要宴请众宾客,告诉大家,我家麟儿何其了不起。”

    其实在他人面前,一般得谦称“犬子”,只不过王继恩是太监,又“老来得子”,自然句句离不开夸赞王琛。

    而且王琛也拎得清,虽然自己被封了龙图阁直学士,从品阶上来讲,远远超过王继恩,但是以后想要真正飞黄腾达,还真得依靠眼前这位大太监。

    王继恩是赵匡胤身边红人,只要他想,基本上天天能够和皇帝说上几句话,要是他想捧一个人,在赵匡胤面前多提几次,保准此人日后会被重用。

    另外,王琛知道王继恩未来会是宋太宗赵光义头号马仔,再加上对方对自己百般照顾,他倒也没有狂妄自大,因为身份地位提高就不鸟对方,相反,还很尊重道:“多亏义父。”

    王继恩很满意他的态度,夸奖了一句,“你能有今日成就和咱家关系不大,全靠自己努力,本来吧,咱家想靠着恩荫让你先弄个小官当当,既然陛下特地封赏了,那就没必要了。”言罢,他看向李继隆,“对了,李将军有事找你。”

    王琛看过去道:“李兄,何事?”

    李继隆苦笑一声,原本他是想找王琛结拜的,说起来还是他看得起王琛,为何这么说?因为王琛只是正五品开国子,他李继隆是名门之后,再则自身刚刚得到消息,灭南唐有功,将被奉为同七品的宅庄副使,从家世背景和实际权力来说,他和王琛结拜,还真是看得起王琛。

    只是没想到王琛去宫中转了一圈回来,竟然变成了从三品大员,如此一来,轮到他李继隆高攀了。

    自然,结拜的话李继隆说不出口了,他犹豫了一番,胡乱应了一句,“特地来找王龙图喝酒。”

    王琛刚想说什么,忽然看见王继恩递给自己一个眼色,想到了结拜的事,于是便主动道:“正好趁此良辰美景,咱俩一起喝个结拜酒?”

    李继隆愣了下,心中感慨万千,他没想到王琛贵为从三品大员,还愿意和自己结拜,不由豪气万丈道:“好,李某高攀了。”

    王琛正色道:“李兄,若是你再说高攀这种话,那咱俩就不必结拜了,我和你意气相投才想作义结金兰,何来高攀?若说高攀,应当我高攀才对,你李家乃是大宋朝开国功勋,我王琛侥幸获得陛下赏识,哪能和你相提并论?”

    李继隆对王琛更加有好感了,二话不说道:“我失言了,咱们义结金兰,没有谁高攀不高攀。”

    王继恩在旁笑呵呵道:“既然大哥和继隆小哥意气相投,正巧今日乃是黄道吉日,再过片刻是良辰,那咱家让人给你们准备祠堂祭品,挂上武成王像,交换金兰谱,同饮血酒,就当做结义完成了。”

    后来结拜都是拜关公。

    如今不是,是拜武成王姜子牙。

    至于关公,前些年刚刚被赵匡胤从武成王庙里除名,王琛知道这件事,有一次赵匡胤去武成王庙参观,看到走廊里关羽画像,顿时很不爽,他对身边大臣说:关羽这个人,投过降、又骄傲,还兵败被杀,这样的人不配受飨!

    于是后来的武圣人关羽被搬了出来,丢了在武成王庙的饭碗。

    不过赵匡胤可能怎么都不会想到,后来关羽被自己的子孙“平反”了,不仅如此,还神位三连跳,一直到清朝顺治年间,更是被封为武圣人,最终与孔子并列,一文一武两大圣人。

    祠堂。

    王琛和李继隆祭天结拜。

    不过遇到了点小小的难题,嗯,王琛拿着寒光闪闪的针看着自己手指有点欲哭无泪,你妹啊,谁想出来的结拜要刺破手指滴血喝血酒的?

    李继隆见他犹豫,蹙眉道:“王兄,你是不是反悔?”

    “不是。”王琛摇摇头,“我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李继隆好奇道:“何事?”

    王琛唏嘘道:“我只是想到了我的故土,想到了我远在他乡的孩子,想到……”

    李继隆满头黑线,险些晕倒。

    好吧。

    王琛只是怕针扎自己。

    只不过要结拜,这种事避免不了。

    最终他还是闭着眼睛一针扎了下去,尼玛,真疼!

    结拜仪式走了一趟,双方交换金兰谱。

    等到这一切做完,李继隆站起身哈哈大笑道:“兄长,以后咱俩就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

    同生可以。

    共死就免了。

    你这货才活了五十六岁,总不可能到时让哥们儿真的陪你一起死吧?

    不过总体而言,王琛还是十分满意的,嗯,收了北宋第一猛将当自己义弟弟,以后谁要和自己干架,自己大呼一声,义弟何在,然后北宋第一猛将就大刀砍了过去,多威风。

    最重要一点,李继隆未来可是宋太宗的大舅子,哥们儿间接也算是皇亲国戚了,反正好处多多是肯定的。

    王琛很满意多了这么一位有家世背景战斗力爆表的弟弟。百度一下“我在古代有工厂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