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随着叶青前往前院,一直还呆在书房里的白纯,再次把那封写着铁衣二字的信找了出来。

    书房门再次敲响,同样是带着一脸疲惫的燕倾城走了进来,随手关门便说道“应该差不多了,就连孤城跟无缺手里的那些珍珠,都被我骗过来了,应该够了。”

    白纯看着神se疲惫之间,撇着嘴有些不满的燕倾城,无声的笑了笑,亲自给燕倾城倒了一杯茶,而后在旁边坐下。

    牙兵早已有之,起始于中唐时期节度使的私兵,也是那个时期一个节度使权利大小、身份尊贵高低的象征。

    之所以会被称之为牙兵,自然是从牙旗二字延伸而来。

    官署衙门称之为牙,所居之城称之为牙城,所居之屋称之为牙宅,朝见主帅为牙参、所亲之将为牙将、而亲兵则称之为牙兵,率兵出征所扎之营帐为牙帐,所树之旗自然便视为牙旗。

    也就是所谓的别都王气半空紫,大将牙旗三丈黄。

    而由中唐到大宋朝立国以来,牙兵在战事之中发挥的作用可谓是举足轻重、尤为关键。

    厅子都、落雁都、银qang孝节都、后楼兵、定霸军、静江兵等等俱是令敌闻风丧胆的悍勇之军。

    “这些人骁勇善战、悍不畏死、嗜杀成性,在战事之中向来以凶残、冷酷而闻名。随主帅称帝后而被改称为禁军,后随着太祖皇帝的稍夺其权、制其钱谷、收其精兵之策,从而使得牙兵成为了历史。”白纯淡淡的对燕倾城说道。

    燕倾城皱眉,心头渐渐有些明了白纯的用意,但还是开口问道“所以你要跟随你的夫君,还有你夫君在万里之外养的女人一同zao fan?”

    “这是保命!”白纯没好气的伸手掐了下燕倾城脸蛋儿,继续说道“临安一事儿你也知道了,你的夫君如今被朝臣逼的有多狼狈,在临安甚至都不敢多呆片刻,一心想着回扬州,除了为他自己的性命,不还是希望他的妻子、儿子能够一辈子性命无忧?”

    “整整快要一年的时间了,也不知道小宝他们在那边如何,这锦瑟都要给他生下孩子了,夫君也是,也不让小宝回来一趟。”燕倾城像是认命了一样,也不去反驳白纯,总之,她要做的就是把钱准备好,至于这些钱最终到底从白纯的手里会流向哪里,她并不是很关心。

    “你生孤城的时候,你的夫君可在你身边?”白纯眨动着明亮的眼睛,俏皮的问道。

    “不一样好不好?”燕倾城反驳道,而后转念一想,有些奇怪的道“不对啊,锦瑟是你的丫鬟,你都不着急,我凭什么替你的丫鬟操这份心,真是的。”

    后院里两个娘子在互相打趣,在白纯渐渐明白了种花家军到底是什么时,前院的叶青刚刚看着刘克师离去,身为转运使副使的杨怀之,便就匆匆的跑了过来。

    夜se已深,急促的脚步声听起来极为的清楚,探头看着杨怀之,陶潜招招手,示意走进来后,便看到叶青正好也望向了他。

    “大人,军器监连夜送来了盔甲等物,如今就在码头。”杨怀之神se之间有些兴奋的说道。

    叶青先是一愣,而后看着杨怀之脸上的欣喜,突然笑了起来,缓缓起身说道“还真是打一巴掌便立刻给一颗甜枣啊,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巧妙之极啊。”

    随着叶青的话语,这一次变成了陶潜跟杨怀之发愣,两人有些茫然的看着叶青,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等两人问,叶青便说道“你们就不觉得,这盔甲兵器来的正是时候吗?”

    “有蹊跷不成?”杨怀之茫然问道。

    叶青摇头笑了下,而后道“若是今日李知孝、洪遵没有遇到被提刑司盘查一事儿,那么必然会见到我,而……现在看来,这批兵器铠甲,恐怕就是朝廷让他们二人带给我的见面礼。御前都统制,战时的差遣,而后由同统制、副统制二人联手送上这些兵器铠甲,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那么……李知孝、洪遵二人,岂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就能够很快被淮南东路还有我接受,从而使他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这些就是敲门砖啊,敲开淮南东路官场给他们一席之地的钥匙啊。”

    “还真是啊,若是他们没有被提刑司带走,只要见了大人您,再奉上这些连夜送来的盔甲兵器……大人您即便是想要向初来乍到的他们发难,恐怕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借口,更别提把他们拒之门外了,毕竟他们可是带来了淮南东路五路大军,最为缺乏也难以拒绝的盔甲等物。”杨怀之神se一惊,瞬间恍然道。

    “而且即便是我对他们抱有警惕之心,但他们同样还可以以同统制、副统制之名,把这些盔甲、兵器等等直接送给淮南东路的五路大军,这样一来,他们同样是能够达到拉拢五路大军统领的目的,还能把我撇在一边。这样的手段……啧啧,可谓是缜密周到啊。”叶青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立刻前往码头,看看那些盔甲等物再说。

    陶潜备车,而后跟着杨怀之、叶青两人,一同在寂静的深夜向扬州码头的方向驶去。

    大宋朝的步人甲可谓是闻名于世,特别是重步兵装备的步人甲,其重量也已经完全超过了这个时期的任何盔甲。

    但也因为大宋朝装备重装步人甲,由此也能够看出,朝廷的战略倾向一直都是以防守为主,从而也使得无论是岳飞等中兴四将,还是当年的虞允文与韩诚等人阻击金人南下时的战役,在机动性的弱势,使得大宋朝廷的军队,即便是在打赢了金人的重装铁骑铁浮屠、轻骑兵拐子马时,但都难以全歼敌人,很难对金人的大军造成大规模的伤亡。

    看着眼前“别都王气半空紫,大将牙旗三丈黄”的主人陆游,叶青多少倒是有些心虚。

    虽然唐婉与赵士程历史上同样也会结为夫妻,但当初若不是叶青插手,想必唐婉想要跟赵士程结为夫妻,恐怕还需要多等待上几年的时间。

    面对满脸疲惫的陆游,叶青并没有跟他过多的交谈,也不曾给蒙在鼓里的陆游机会,问出关于李知孝、洪遵的机会。

    命杨怀之陪同着陆游入住驿馆,贾涉看守码头的盔甲物资后,叶青便于第二日一早,前往泗州,对最后一个还未能“归顺”的

    涟水军,进行最后一次的整备。

    来到南宋这么久的时间,叶青还从未真正的进入过各军大营内,即便是当初刚刚在神劲军被李横挖出来后,但还没来得及看清当时的神劲军大营,叶青跟李横就被贬到了禁军之内,所以当初的神劲军,还是后来的临安城外的皇城司禁卒营,都并没有给叶青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

    何况皇城司的禁卒营,与同淮南东路的五路大军来比,五路大军更像是身在战事前线的边军,所以比起皇城司的禁卒营来,在叶青的印象当中,这里的气氛应该是颇为紧张才对。

    与半路迎接他的武判汇合,而后一同再次前往涟水军大营,一路上武判则向他叙述着如今涟水军的情况,以及周端朝这个人的一些事迹。

    周端朝为人圆滑、狡诈、世故,在涟水军任统领期间,不曾得罪过任何一任安抚使,即便是叶青的前任杨简,虽然与周端朝并无私交,但在杨简任上,周端朝照样能够跟杨简相处的极为融洽。

    吃涟水军的空饷同样也是让两人拿的颇为和谐,两千人的空响,周端朝能够做到跟杨简平分,也就足以能够看出周端朝在人情世故、官场交道上有多圆滑了。

    所以即便是叶青到任扬州后,除了去年元日前,周端朝曾经来府上以下官的名义拜访过他一回后,两人便再无任何的交集,至于涟水军的情况,叶青同样是一团模糊。

    这其中自然是因为周端朝对于涟水军绝对掌控的之力,甚至是包括了他对于下属的拉拢跟平日里的厚待,才能使得涟水军这一年多来,硬是没有让武判找到任何的不利于周端朝的不是来。

    相比较于其他路的大营来,涟水军或者是淮南东路的五路大营,更显得有些战时的味道,这也与他们与金接壤的原因有着极大的关系。

    不同于其他路的兵营那般,有着真正的稳固的营房,这里的营房等设施,显得更为简易一些,有种时刻准备离营作战,或者是弃营南逃的感觉。

    周端朝年岁约莫五十出头,挺着一个大肚子,身上并未着甲,一件经常被南宋武将着于铠甲外面的貉袖,被他穿在了长袍的外面。

    这种貉袖如同后世的马褂相似,长度不过腰,两只袖子也不过到胳膊肘那里,胸前的两根绳头打成一个颇为好看的结,从而使得周端朝的大肚子显得尤为的突出。

    “末将周端朝见过安抚使大人。”挺着大肚子的周端朝,在叶青跳下马背后,率领着身后的众将领一同行礼道。

    “免了。”叶青轻松的走到周端朝跟前,看着眼前留着胡须的涟水军,而后又瞧了瞧身后的其他将领“周统领不必张望了,同统制、副统制并未来此,想必是路上有什么事儿耽搁了吧。”

    周端朝一愣,而后立刻笑着道“大人多虑了,末将只是……。”周端朝看了一眼武判继续道“末将只是觉得这位大人有些眼熟而已。”

    {s说实话,我以前当了好久的兵,但一写这些关于战争、军营的东西,还真是发怵的很。今天周六,出去了一天,就一章,跟限免没有关系。}5百度一下“宋疆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