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两个月的时间,对于这个时代的一座城池来说,即便是有什么变化也不会是很显眼的,叶青坐着马车,掀开车帘打量着夕阳金色余晖下的扬州城。

    回家之前,特意前往洗马、太平两坊地转了一圈,如今那里的城墙,并未如原计划那般破开一道长达百丈有余的大口子,而是按照卢彦伦的意思,也是当初叶青的意思,直接在如今的扬州城外,再建一座外城。

    洗马、太平两坊的百姓比起两个月前显然要多了很多,从四面八方再次汇聚过来的百姓,如今使得洗马、太平两坊成为了扬州城众多坊地之中,人口最为密集的地方。

    相比于两个月前有些死气沉沉的样子,如今这一片坊地倒是热闹了很多,马车缓慢的行驶在有些坑洼不平的街道上,嬉笑打闹的孩童们,则会停下来,站的远远的注视着马车以及车帘处露出来的那张带着威严的脸颊。

    并没有看到卢彦伦、也没有见到萧贞,叶青也没有打算今日就去看望他们,随意的转了转后,便示意车夫往府里的方向驶去。

    因为白纯先一步回府,使得门房陶潜已经在府门外张望了有小半个时辰,每每看到马车经过,都要紧忙扮上笑脸,热切的望着那一辆辆马车,而后无情的从他眼前经过。

    一来二去失望之下,陶潜便开始挨着门口一人高的石狮子坐了下来,即便是打从门前经过的马车,车夫嘹亮的喊着驾驾驾,闭目养神的门房就是连抬下眼皮子都懒得抬。

    车轱辘声终于在面前停下,陶潜这才缓缓睁开眼睛,而后就看到叶青鄙视的看着他:“早知道你是这么好吃懒做的门房,当初就不该把你带到扬州来……。”

    “叶大人,你以为老夫愿意来扬州?在建康我不管大小,也是有着员外身份、有着府邸、有门房的贵人,跟着你有什么好处了?给你看家护院,你还这么多话?对,还有,不光为你看家护院,这不,还得昧着良心教你手下人一些下三滥的招数来……。”陶潜扶着石狮子站起来,话比叶青还密集的抱怨道。

    “那是因为你本身就是如此,治国安邦找你有用吗?”叶青懒懒的反驳道,而后便向府里走去。

    门房自然是紧紧跟在后面,尽着他该有的职责:“叶大人,这一趟好险啊,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啊,你说你要是回不来了,你这府里还有这么几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两个可爱聪明的小家伙,你这……你这可不知道是会便宜谁啊,所以说啊,以后凡事都要小心为上,能够不招惹的,尽量别再去招惹,你也老大不小了,官至一路安抚使了,人生如此夫复何求啊。”门房再次超越他职责范围,语重心长的说道。

    “婆婆妈妈的。”叶青上下打量着陶潜,这才注意到,这家后的衣扣,竟然是闪闪发亮的珍珠!

    “我去,陶潜,你这是发财了还是故意在我跟前炫富呢。布扣竟然要用珍珠来做,你是不是也太……。”叶青一边说,一边就要伸手去拽陶潜斜襟长袍上,那布扣里裹着的珍珠。

    “我这算什么,你去后院看看去,你那两个宝贝儿子,天天把珍珠……。”陶潜连忙躲闪着,而后比划着道:“还是这么大的珍珠拿着玩儿,你要眼红,眼红你儿子去,我这几粒,可是好不容易从孤城手里骗……他给我的。”

    陶潜最后差些说漏了嘴,但老脸一点儿也不见尴尬。

    “这是樊梁湖出的珍珠?”叶青伸出去的一时僵在了空中,有些呆呆的问道。

    “也就是这几天的事儿,你还别说,你这几个小娘子,一个比一个漂亮也就罢了,竟然还一个比一个能干。我真不知道你小子哪里修来的福气,竟然能够让这几个小娘子天天为你牵肠挂肚、死心塌地的。”陶潜身为一个太监,都有些觉得圣上身边的女子,论起出身地位来,都还不如叶青府里的这几个娘子,特别是那钟晴!

    “我这福气可是……花了近千年的时间修来的。”叶青冷冷的说道。

    当然,若是此时突然让他放下拥有的这一切,而后回到原有的世界,他是绝对不会干的。

    跟陶潜继续废话几句后,这才独自一人往后院走去,穿过前面庭院的月亮门,而后便是那小桥流水、假山楼阁、花草树木成片的后院。

    在临安住惯了自己的小院,如今再次回到这扬州府的府邸,叶青一时不由得感慨万千,当初赵师雄是花了多少银子啊,才建成了今日这布局雅致的府邸,而钟晴又花了多少银子,又重新让其变得更为的雅致与悠然。

    芳菲望穿秋水,终于看到那月亮门方向走进来了一个熟悉的人影,一时之间芳心如同小鹿乱撞之余,立刻转身往前厅内跑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只见温婉大方的钟晴、高挑靓丽的燕倾城,以及淡漠出尘的白纯三女,俱是迎了出来。

    “恭迎老爷回府。”戏虐的语气之中,却是藏不住那日思夜想的相思之情,以及那浓浓的欣喜跟担忧。

    看着眼前的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再看看地上那一个向他开心叫喊着跑过来的小人影,以及被芳菲抱在怀里的叶无缺,叶青的心中突然之间涌上来一股满满的幸福跟恐惧,深怕有一天一夜醒来后,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

    抱起已经会自己玩耍的叶孤城,自然是不可能大庭广众之下再去以热情的拥抱,回应燕倾城、钟晴对他的相思之情。

    珍珠如今在叶府仿佛是不要钱的存在一样,无论是叶孤城还是叶无缺,他们的玩具、服饰之上都是挂满了珍珠,使得两个小家伙如同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即便是一个个长的眉清目秀的,但在叶青眼里,在那珍珠的衬托下,好像总感觉这两小家伙一直冒着傻气一样。

    被不满的燕倾城嗔怒的捶了下肩膀,叶青这才不再把自己的亲生儿子,当成地主家的傻儿子,但脑海里依然在琢磨,这两小子若是再年纪大一些,有了自己的儿时玩伴后,他们的玩伴会不会把他们二人,当成叶知府家的傻儿子一样看待呢?

    自然,这样的问题叶青不敢再说出口,毕竟两个小家伙的娘,都不是省油的灯。

    难得的一家人团聚,也难得的看到了叶青完好无损的回来,无论是燕倾城还是钟晴,一直紧紧揪了两个月的担忧,终于是可以放下来了。

    柳轻烟依旧还在斜风细雨楼,这位最晚进叶家门的小娘子,并没有因为成为了叶知府的女人,而改变她原有的生活方式,随着李清照的云游,斜风细雨楼如今也越发的被柳轻烟看重,而燕倾城、钟晴,也会抽时间去看望柳轻烟。

    不过如同上班一样,柳轻烟则是每日会早早的出府前往斜风细雨楼,而后晚些时候才会坐着许庆亲自驾的马车回府。

    看到活生生的叶青站在跟前,正在与其他几个姐姐时,柳轻烟实在是有些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担忧,羞红着脸也不顾及燕倾城等人的调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下子扑进了叶青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不松手。

    夜风渐渐变得越来越大,随着原本敞开的门窗被吹的吱呀作响,空气中也开始弥漫着一股股湿凉,显然,这个夜晚会有一场雨要滋润着整个大地。

    随着燕倾城在书房跟叶青说完关于珍珠、水粉之事儿,而后叶青拿出那关于镜子的制法时,燕倾城的眸子瞬间又变得明亮了一些。

    看着眼前美丽的人儿,叶青如同那弥漫在夜色之中的雨势一样,恨不得立刻在大雨滋润大地的同时,也滋润着怀里的佳人。

    但没想到自己的这个愿望竟然落空,燕倾城羞红着脸,带着一丝的不舍,忍痛割爱的说了一句人家不方便,而后便留下目瞪口呆的叶知府在书房,自己则是往自己的楼阁内走去。

    外面渐渐响起细雨敲打万物的声音,顺手拿起一把油纸伞的叶知府,并不打算一个人度过漫漫长夜,何况,如今他回来扬州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儿女情长之余,自然也需要跟钟晴谈论谈论,眼下临安城的朝堂局势。

    悄无声息的走上钟晴阁楼的二楼,看着芳菲正要跟他打招呼,叶青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把手里的油纸伞交给了芳菲,而后顺着芳菲所指的书房方向走去。

    几根喜庆的红色蜡烛照亮着整个不大的书房,只能够窥到钟晴的侧脸,但即便是如此,看着那半张恬静的脸颊,长长的睫毛时不时的眨巴着,还是能够让叶青看到一阵的心神摇曳。

    悄悄推开门走进去,缓缓关上门的同时,就听到钟晴的声音响起:“芳菲你去睡吧,我忙完了便会去睡。”

    转过身的叶青,看着依然低着头的钟晴,显然,自己弄出来的声响,让人家以为是芳菲。

    看着自己写画在纸张之上关于朝堂局势的分析,一会儿蹙眉,一会儿轻轻咬着嘴唇的芳菲,终于一边抬头一边说道:“外面下雨了,记得把窗户都……怎么是你?”

    钟晴下意识的起身,宽大舒服的袖口掠过桌面,瞬间把桌面上的纸张扫落下落,如同雪花缓缓落向地面。

    “这么晚还没睡?”叶青看着眸子里面带着巨大惊喜的钟晴,眼前的美人,显然并没有想到自己今夜会过来。

    “啊,这就准备睡了。”钟晴看着叶青那随和的笑容,芳心突突的跳个不停,即便是蹲下身来,借着拣取那些纸张来逃避,都无法阻止那越来越欣喜的心跳声。

    “这些都是什么?”叶青跟着蹲下身,帮着钟晴一边捡着那些纸张翻看着问道。

    “关于朝堂局势的。”钟晴明亮的眸子,看着叶青羞涩又温柔的笑了下道。

    芳菲低着头放下茶水,转身带上门离去,叶青也已经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坐下,旁边顺手拉来椅子的钟晴,便主动的搂着叶青的胳膊,心情从未如此踏实的,看着叶青翻阅着自己写写画画的,关于王淮、韩诚、史浩的分析。

    时不时的在叶青扭头望向她时,便会甜甜的一笑,而后倚着叶青的胳膊低声解释着。

    “王淮终究不会是真心想要帮你,但若是不出所料的话,御前都统制之职自然还是非你莫属,但至于同统制、副统制,王淮绝对不会派遣,跟你要好的官员,比如:萧振等人。所以回到扬州后,不等于是脱离了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甚至……如今在扬州,比在临安还要危险很多。”钟晴皱着眉头淡淡的说道。

    叶青伸手抚摸着钟晴的白皙细嫩的脸颊,钟晴同样是享受的不由自主的闭上双眼,感受着那略显粗糙的手掌带给她内心的安全感跟充实。

    “不错,今日王淮的命令几乎是跟我一同到达扬州的,我任御前都统制,监察御史李知孝任同统制,洪遵任副统制,这两人对于史家而言如同家臣,与我自然是极不对付。”叶青淡淡的说道。

    “那你……。”钟晴松开叶青的胳膊,开始自顾自在桌面上的纸张中翻着道:“你不会就此打算向韩诚示好吧?”

    “你的意思呢?”叶青看着那纤细的手指在眼前翻飞,而后拽住放在掌心问道。

    钟晴任由叶青攥着她的手,有些泄气的叹口气,惆怅道:“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时候,韩诚对你同样是有很深的成见,如今太上皇,还有信王……已死,你在韩诚的眼里,就如同王淮眼里的份量是一样的,只不过……王淮为人更加圆滑奸诈一些,更懂得如何拉拢人心。而这个时候你若是示好韩诚,恐怕只会起到反作用,反而会让韩诚察觉到,你跟王淮之间的不睦,而这……甚至有可能会促使他们二人联手来对付你。”

    “我在他们眼里有那么重要?”叶青笑着问道。

    钟晴却是一点儿也觉得不好笑,静静的看着叶青说道:“很重要,因为圣上还信任、欣赏你,而圣上的信任跟欣赏……并非是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太子,圣上希望太子将来继位时,身边能够有你这样的臣子,而非是王淮、韩诚这样城府极深的臣子,所以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过些时日或许你便会收到密旨一类的,或者是有人会亲自前往扬州寻你。”

    “你怎么这么聪明呢?”叶青再次伸手轻抚着钟晴的脸颊,在钟晴那有些茫然跟羞涩的神色下,说道:“不错,在我回扬州前,圣上单独召见了我近两个时辰。”

    “真的?”钟晴欣喜的确定道。

    “这还能有假?”叶青笑着说道,而后便把放在钟晴脸上的手,移向了钟晴的纤腰,双臂微微用力,随着钟晴被他抱在腿上,嘴唇也同时向着钟晴那紧张的轻咬的红唇吻了下去。

    “唔……这里是书房……小心……呃,会被芳菲看到的……啊……。”钟晴突然感到自己一轻,而后便被叶青抱在怀里,一脚踢开了房门向卧室的方向走去。

    “然后这里省略掉……。”百度一下“宋疆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