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七十七章 淮南东路官场

作者: 青叶7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王淮极为守信,不过并没有出乎叶青的意料,刚刚带着白纯等人回到扬州,还未来得及回家,就被迎接他的辛弃疾等人迎回了淮南东路衙署内。

    辛弃疾、陈次山、杨怀之、刘克师等人俱是一脸的凝重,就连整个衙署内的气氛,也比往日要紧张了几分。

    白纯很自觉的选择了自己回家,贾涉身为亲军,不用叶青吩咐,便一路护送着白纯回家。

    衙署内,叶青活动了活动腰身,在自己坐下后这才示意众人坐下。

    看着众人一个个凝重的脸庞,叶青笑了下道:“怎么,御前都统制所授非我?”

    各朝各代,以大宋朝制约军权武将为最,完全是属于由当今圣上直接统兵,各路安抚使不得专兵。

    但一旦遭遇战事,当今圣上则会在各路将领之中,选择一位以“都统制”的名义来节制、率领一路兵马作战。

    同样,为了表明都统制的正统跟权威,也为了表明此路大军直属朝廷与圣上,都统制之前便会被加上御前二字,于是御前都统制,变成了一路大军的真正主帅,以此来区别于跟一路安抚使的差别。

    当然,随着御前都统制的诞生,安抚使这一差遣也就变成了有名无实的空头衔,不过若是朝廷圣上任命、差遣的御前都统制与安抚使是一人,那么自然便不会存在什么其他冲突了。

    除了御前都统制以外,朝廷还会任命、差遣一位同统制、副统制,由此形成真正意义的三足鼎立,从而使得兵权不会被御前都统制一人独断,形成相互之间有效的监督作用。

    运气好的话,御前都统制若是能够赶上一位与他志同道合的同统制、副统制,那么对于一路大军来说,堪比凭空增加千军万马的战斗力。

    但大部分的时间中,没有哪一个御前都统制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够找到一个与他志同道合的同统制、副统制,齐心协力的一同征战沙场。

    因为朝廷总是能够从文官之中,找到跟御前都统制有摩擦、有怨隙、不对付的官员来担任同统制、副统制一职的最佳人选,从而使得一路大军的战力,还未上沙场,就已经先陷入到了内讧之中。

    如此这样的任命差遣之法,使得大宋朝的将领往往都很难在战场之上有所作为,要么是被文官担任的同统制天天上奏朝廷弹劾,要么便是在沙场用兵之际,完全不信任御前都统制的作战计策,纸上谈兵一样对着他不熟悉的战事指手画脚,从而使得整个大军,往往不能够有效的发挥出应该有的战斗力来。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基本上是每一位同统制、副统制,或者是御前都统制率兵出征的常态心理,毕竟朝廷以武将为同统制,辅佐文官担任的御前都统制来率兵作战,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

    所以如此复杂错综的任命差遣下,便造成了大宋朝的大军,还未出征时,就已经在内部出现了极大的不和谐的声音。

    加上打仗本身就是用钱来砸的因素,物资、装备等等财物,同样也会成为御前都统制、同统制、副统制三人觊觎的对象,以至于大宋军队上是将领不睦、下是战马兵士羸弱,每次战败之后,加上朝廷风气重文抑武所使然,所以使得武将每一次都变成为战败而背黑锅的“罪魁祸首”。

    最为明显的便是当初的叶衡,内讧之下、朝中无人,于是乎他就成了要为战败负责的那个罪魁祸首,至于当初的同统制等文官,则是卸下了同统制之差遣后,该怎么逍遥还继续怎么逍遥,完全不受大军战败而影响其仕途。

    “那倒不是,御前都统制是大人所担任,但同统制、副统制人选……。”副提刑使陈次山有些沉重的说道:“同统制一职朝廷差遣了监察御史李知孝担任、副统制人选差遣了大理寺少卿洪遵担任。”

    或许之前陈次山等人,还不是很了解这李知孝、洪遵二人到底是何方高人,但辛弃疾曾经与叶青都在临安围观,所以对于李知孝、洪遵与叶青之间的过节,自然是一清二楚。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不论是李知孝,还是洪遵,都乃是跟史弥远有着莫大关系的官员,特别是李知孝,可是史弥远麾下四木三凶当中的三凶之一。

    叶青愣了一下,而后不怒反笑:“左相王大人还真是不避嫌啊,真是照顾我叶青,前脚在临安还和蔼可亲,这我刚一回到扬州,立刻便给我来个翻脸不认人啊。”

    辛弃疾苦笑了一声,有些无奈的摇头道:“不日他们便会到达扬州,而我……如今最为担心的是……也就是眼下最为紧要的事情,我们对五路大军下手迟了一些。若想在李知孝、洪遵二人赶到扬州之前,重整五路大军,时间太紧迫了。”

    “不错。”叶青赞同的点点头,他想到了王淮会立刻以行动支持他,但没有想到王淮竟然敢明目张胆的给他玩这么一手:“当务之急,天长军、涟水军两位统领必须立刻换人,还有,淮阳军、高邮军的李沐、林仲,立刻让他们前往利州路归虞允文差遣。”

    “但……时间会不会不够用,毕竟,一旦李知孝、洪遵到来后,必然会第一时间,在五路大军的任命差遣之上掣肘大人您的任命差遣。”杨怀之有些担忧的说道。

    一旁的刘克师看了看叶青,又看了看杨怀之跟陈次山,他们三人原本在扬州都属于落寞不得志之人,而其中以他刘克师为最。

    即便是到了如今,刘克师对于叶青,心中一直是敬畏大于对上司的尊崇,但此刻看着陈次山、杨怀之二人在叶青跟前毫无顾忌的畅所欲言,犹豫了下后也跟着说道:“大人,下官以为……我们是否能够双管齐下?”

    随着刘克师的话音落地,叶青、辛弃疾等人,瞬间便把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一下子成为众人的焦点,面对几人那俱是有些犀利的目光,刘克师竟然噌的一下,脸色变得涨红,有些紧张的直接站起来道:“大人,下官的意思是……。”

    “畅所欲言、但说无妨。”叶青笑着宽慰道。

    “是,大人。”刘克师点点头,而后整理下了思绪后说道:“下官是说我们是否可以现在就兵分两路,一面立刻暗中在各路大军之中雷霆换将,一面以……其他办法拖延他们来扬州的时间,或者是……在他们到达扬州后,以其他事情来吸引下他们的注意力,让他们一时半会儿无法与五路大军接上头。”

    辛弃疾等人一愣,唯有叶青是老神在在,一脸轻松的看着有些紧张的刘克师。

    “下官知道,此法虽然有些不够光明磊落,但下官愚钝,思来想去,只是觉得眼下为今之计,好像就只有出此下策了。”刘克师再次有些紧张的补充道。

    “那么以你来看,我们该如何拖住他们?”叶青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鼓励的问道,示意刘克师敞开了随便说。

    刘克师显然是早有预谋,听到叶青的话语后,目光随即便望向了提点刑狱副使陈次山的身上,直到看的陈次山感到浑身不自在后,才慢慢吞吞的说道:“如今提刑使叶衡叶大人、转运使白大人都不在扬州,提点刑狱司、转运司都由陈大人、杨大人负责,或许可以从这个上面想想办法。毕竟,此事儿不能牵涉到安抚使大人才行,必须要让朝廷看不到背后是安抚大人指使才行。”

    叶青微微叹口气,看着众人的目光投向他后,缓缓开口道:“不错,刘克师说的不错。李知孝、洪遵非是来扬州巡视,而是要来此担任同统制、副统制一职的,若是轻了,无法起到对他们两人的震慑作用,若是太重了的话,恐怕会引起朝廷的对淮南东路官场的疑虑忧心。洪遵曾任过刑部侍郎,李知孝则一直担任监察御史,说白了,两人都是对我大宋律例极为熟悉之人,一般的法子怕是行不通啊。”

    刘克师料不到叶青竟然赞同的下策,双目瞬间显得更为明亮了一些,情绪也跟着振奋了起来,不再像刚才那般紧张道:“如此一来,那么由提刑司出面那是再好不过,只要提刑司如今立刻贴出一纸人命官司的布告,由此来通缉涉嫌杀人逃逸之嫌烦,从而岂不是便能够掌握主动?”

    “不不不,你等会儿。”陈次山听的迷迷糊糊的,刚才叶大人跟刘克师就跟打哑谜似的,让他听的一知半解,怎么这转眼就又要造一起杀人越货的案子出来呢,这能对拖延李知孝、洪遵二人起到作用吗?

    “进入扬州,便是进入了我们的地盘,是也不是?”刘克师看着叶青微笑不出声,自然明白叶青是在等他解释道:“我们在临安动手拖延,显然是有些力不从心,何况他们从临安出发前往扬州时,必然是也抱着对我们扬州的警惕之心的,所以在临安动手显然不可取。这路程上,不管他们是走水路还是走陆路,虽然也有机会,但若是出了事儿,出了岔子,他们自然而然的会往叶大人故意拖延这一方面想,我们达不到让叶大人避嫌的目的。何况想必他们来此时,身边随行之人也不会少,事态大了,对我们扬州也不是好事儿。唯有等他们到了扬州后,必然是会放松警惕,加上他们到了扬州后毕竟是属于生面孔,只要提刑司以盘查杀人越货之凶手的名义……。”

    听到这里的陈次山终于恍然大悟,打断了刘克师的话接着道:“提刑司在扬州城大肆追查凶手,而他们又是生面孔,自然是会引起提刑司的怀疑,如此一来,提刑司便可以把他们监押起来,等到另外一边差不多了,再以一切都是误会为名把他们放出来……。”

    “不错,但到时候就是得委屈一下陈大人了,安抚使叶大人显然是要训斥你一番,而你必然还要给他们赔礼道歉,至于朝廷那边的问责……提刑使叶衡叶大人、转运使白大人,不就是在临安吗?由他们向朝廷来禀奏是一桩误会就足矣。如此一来,他们怀疑这一切都是安抚使叶大人所为的可信性也会大大降低,毕竟,朝廷显然不会认为,安抚使叶大人会在他们到了扬州之后才动手……。”

    “为什么我不会选择在扬州才动手?”叶青淡淡的问道。

    “因为大人刚刚从临安回来,临安发生了什么事情,如今怕是没有人不知晓吧?以大人在临安的表现,何况又担任过皇城司统领一职,想要在临安阻挠他们岂不是轻而易举,又岂会舍近求远,还给自己招惹嫌疑上身?”刘克师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这两个月看来你的进步很快啊。”叶青端起茶杯,连连向其他示意,如同敬酒一样,一屋子内的几个人俱是呵呵笑着端起茶杯,美滋滋的喝着茶。

    “就按刘克师所言去办吧,至于……。”叶青看了一眼陈次山后说道:“至于李知孝、洪遵他们来扬州时必然会携带在身的,由此验证他们身份、差遣的文书,会在到达扬州码头下船的时候丢失的,怎么丢失的,陈次山你千万不能失手,若是无法做到,到时候可以向我府上的门房请教,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陈次山等人在叶青说完后便齐齐称是,而且叶青刚刚一番话,也已经等同于告诉了他们,李知孝、洪遵这一路上都会被人跟随着,到时候他陈次山只要在扬州的街头抓上两个混混扒手就足够。

    关于窃取之事儿,没有什么人比扒手的眼睛更为毒辣之人了,毕竟,这些人一眼就能够看出来,一些人经常会把重要、珍贵的物品放在什么地方。

    随着陈次山、刘克师二人走出衙署后,辛弃疾跟转运副使便开始望向了叶青,像是在等叶青对关于五路大军该如何做的办法。

    辛弃疾已经开始在接触天长军,当初的一句笑言,不管是叶青还是辛弃疾,都没有当成一句玩笑话,但如今若是想要找人来替代天长军统领胡杰之人,此事儿自然而然的,便只有辛弃疾能够胜任了。

    而至于涟水军,则距离武判所在的泗州不远,所以此事儿自是不用在交代给辛弃疾,但不管如何,辛弃疾身为扬州通判,同样有着直接禀奏朝廷的权利,如今两人需要合计的是,如何来写禀奏朝廷的奏章。

    转运使向来以货物、物资为主,而随着当初瓜洲被刘克师在扬州地图上标注出来,整个经过淮南东路的船只,已经开始把此当作了一个中转站,自然而然的,以后此地也会成为淮南东路五路大军的粮草总大营。百度一下“宋疆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