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后头这辆马车的车厢里就只有安安和窦孝果两人。

    “你真的不怕?”窦孝果看向安安问道。

    “怕啊,可是怕又有什么用?”安安说道:“我怕了,他们还能放过我不成?一开始我也慌,我也怕,但是我爹说了,这没用,还不如让自己冷静下来多想想办法,要是实在没办法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还真是乐观。”窦孝果无奈说道。

    玄世璟教导出来的女儿,竟然这般豁达,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已经不再是那个在街上被一条狗吓得哇哇大哭的小女孩儿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要带着咱们去哪儿啊。”窦孝果说道。

    “不说他们,你怎么又跟上来了?”安安问道:“还有,救了我弟弟的事儿,谢谢你了。”

    窦孝果闻言,笑了笑:“路见不平而已。”

    “不像你啊,你要是这么好的话,当初干嘛放狗吓唬我?”安安不屑的说道。

    “还惦记着当初的事儿啊,咱俩打个商量,那事儿就翻篇了成不?”窦孝果问道。

    “看在你救了我弟弟的份儿上,好吧。”安安说道。

    “那好,以后那事儿就不准再提了啊。”窦孝果说道。

    “都答应你了,我肯定能做到啊。”

    “那就想想现在咱们要怎么脱身吧。”窦孝果压低了声音说道:“刚才上马车的时候,我看见他们在听到你跟潞州府二贤庄有关系的时候,明显有些犹豫,估计他们混道上的,多少要给那边儿一点儿面子,你又是玄家的大小姐,跟潞州府那边儿又有关系,我觉得,这事儿,只要给他们足够多的钱,应该能打动他们。”

    “所以说,你带钱了吗?”安安问道。

    窦孝果说不出话来了,平常出门他带钱也带不了多少,这回来东山县庄子上又是查账的,也没打算在庄子上这边儿多待,所以身上就根本没带多少钱........

    “没有?”

    窦孝果点了点头。

    “不当面给他们钱,你觉得,他们会放了咱们?”安安说道。

    连她这样的小孩子都懂,这公子哥儿在这儿做什么梦呢。

    要说通知家里的人来送钱,他们还不得早早的就跑了,他俩可就危险了。

    窦孝果摇了摇头,这些人不拿到钱,怎么可能放过他俩。

    “所以说,你现在上哪儿弄钱去?”安安说道。

    “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窦孝果看向安安问道。

    “真丢人,你一大男人,竟然要问一个小女孩有没有办法.......”安安看向窦孝果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深深的鄙视。

    窦孝果被安安的话堵的哑口无言。

    好像.......也是.......

    不过安安也知道,窦孝果来救自己,也是好心。

    “嗯.......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安安问道。

    “有一块玉佩。”窦孝果说道。

    窦孝果出门,身上本身就不会带太多什么东西,即便是出门花钱,东西也都是交给随行的小厮来保管。

    一块玉佩,再怎么值钱,也贵不到哪里去,而且,外头的那些人,也不是什么识货的人.......

    窦孝果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但是安安却没有被绑起来,可能是他们觉得安安一个小女孩,不能从他们的手中跑出去吧。

    安安开始在身上翻找值钱的东西,脖子上挂着的是太后赐的纯金的小金锁,头上的头饰,也是上等成色的玉打磨出来的,价值不菲,手上还带着一对儿银镯子,也挺有分量的。

    身上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翻找出来,在身前堆了一小堆,窦孝果看的眼睛都直了,他可是个识货的人,就安安身上的这些东西,可值不少钱呢。

    让窦孝果诧异的是,安安还从怀里掏出了两张银票。

    “这可是我攒了好久的零花钱.......”安安念叨着说道。

    先前在集市上没有拿出来,是因为在集市上买东西银票根本就花不出去,她自己零碎的银锞子都在枕头底下藏着呢。

    “看看,这些够不够。”安安看着窦孝果说道。

    窦孝果看了看那两张银票的面额,够肯定是够了,而且,安安身上的这种银票,只要人拿着到钱庄就能兑出银钱来,方便的很,对于外面的那些人来说,也足够安全。

    “应该是够了。”窦孝果说道。

    “那就好。”安安说道。

    就在他们聊天的功夫,两辆马车已经出了东山县的地界儿,这时候,天也快要亮了。

    安安把马车里自己的东西都收了起来,而后朝着马车外面喊道:“外面的,停一下,有事儿。”

    马车缓缓的停了下来,外面车架上坐着的人掀开了车门帘子,探头进来,看着马车车厢里的两人。

    “什么事儿?”

    “找你们带头的过来。”安安说道。

    自从知道安安是玄家的大小姐,也是潞州府二贤庄的大小姐之后,这帮人对安安的态度就有些不太一样了,毕竟,他们还想继续在道上混呢。

    外面一声呼喝,前头的马车也停了下来,而后安安就掀开了车门帘,坐在了车架上。

    “你是他们的大哥,这事儿,我跟你商量,刚才窦孝果也跟你们说了,指使你们绑我的人给你们多少钱,我双倍给你们。”安安说道:“你们把我放了,嗯.......这样对咱们两边都有好处,对不对?”

    “你说的倒是没错,但是,要是这么做了,可就违背了道上的规矩了。”为首的人说道。

    “规矩是谁定的?”安安问道。

    “这......”

    是道上的人定的,道上什么人定的?具体说不清楚,但是道上的总瓢把子是哪儿,是谁,他们清楚。

    “再说说别的吧,要是雇你们干这事儿的人守信用的话,听你们的意思,应该在夜里的时候,就要到那破庙去找你们吧?”安安说道:“可是一夜过去了,他们没来,你们派出去的人,也没回来,出了什么事儿,你们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安安说这话的时候,气势足足的,这些话,大多都是窦孝果教她说的。

    窦孝果就捏准了,这些人心里对安安的身份还是有顾忌的。百度一下“大唐第一少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