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燕涵吐血暴病的消息不消片刻便传遍了整个京城。

    睿王带领着大军兵临城下,整个京城,不论是世家贵族还是平头百姓,皆是盯着皇宫的动静,见太医院监正被急急传入宫中,便知宫中出了事端。

    直到晚上亥时二刻,燕涵方才悠悠醒了过来。

    一醒过来,便看到袁庆满是紧张的脸,目光再一抬,燕泽也站在龙榻不远处。

    袁庆见燕涵醒了,喜极,“陛下!您终于醒了。”

    燕涵轻咳了两声,燕泽听到动静便也疾步走了过来,“陛下?”

    燕涵只觉嗓子干的很,还有腥甜之味,便喊了一声“水”,袁庆忙给他喂了两口温水,燕涵润了嗓子,才道,“什么时辰了?”

    袁庆便道,“亥时二刻了陛下,您已经昏迷两个多时辰了。”

    燕涵闻言面色怔忪了一瞬,“城中……城中如何了?”

    “您放心,岳稼世子,卫国公,都在外面守着,宫里面赵统领看着,没有乱子,您放心吧。”

    燕涵听了,面色微松,可想到燕泽下午的话,立刻一个机灵醒过了神来,他看着头顶绣着龙纹的帐顶出了片刻的神,而后道,“给朕更衣,朕要去寿康宫一趟。”

    袁庆着急道,“陛下,您龙体要紧,如今……”

    燕涵一眼看过来,袁庆当下便不语了,立刻叫外面的小太监进来给燕涵更衣。

    燕涵一边咳嗽一边穿好衣裳,等站起身来时,燕泽一眼看到了燕涵鬓边的白发,不过才一下午的时间,燕涵却好似老了十岁,朝外走的步伐都踉跄虚浮,背影更是佝偻。

    燕涵起驾朝寿康宫去,燕泽便也跟着,燕涵如今看到燕泽便觉心安,一边走一边在龙辇上问,“你可知他为何有了十多万兵马?”

    燕泽闻言便道,“皇后……哦不,废皇后受了重伤,至今仍然昏迷不醒,老将军也得了重疾,无人统领北府军了,老将军便让北府军来投奔睿王,这才有了如今的大军。”

    一听这话,燕涵眼底便闪出了一丝微芒。

    燕迟虽然谋反,可他并不知道燕迟早已知晓当年的秘密,如今听闻皇后出了变故,燕涵便猜度着,许是皇后告知燕迟的,想到燕迟那些胁迫之语,燕涵又觉眼前阵阵发黑。

    没多时到了寿康宫,燕涵已经数月未至,如今忽然出现,惊的寿康宫上下一片混乱,燕涵却疾步入了正殿,刚走到门口,便看到燕绥从里面慌乱而出,见到燕涵,连忙行礼。

    燕涵没说什么,直奔内殿去见太后。

    此刻太后已经躺下,整个人正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听到动静木呆呆的看过来,见是燕涵来了,面上也未有半分表情,燕涵走到床边,低声唤道,“母后——”

    这一声唤的太后眸光微动,看着燕涵道,“你来啦,你哥哥怎不一起?”

    燕涵眸色几变,低低道,“母后,您当真不记事了吗?燕迟叛变,已领了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他要谋夺儿子的皇位,母后,您说儿子应该怎么办?”

    太后看着燕涵,“皇位?皇位是你哥哥的,别人夺不走的。”

    燕涵本就心慌神惧,一听这话,更觉喉咙腥甜又涌了上来。

    “母后!那若是有人要夺哥哥的皇位呢?”

    太后恍恍惚惚的蹙眉,“那……那便是有违天道,要遭天谴的。”

    燕涵一颗心急跳了一下,一时有些颓败的跌坐在了床榻边上,看着太后一脸茫然的样子,燕涵一时苦笑,到了这个时候,他竟然会想着来见太后,莫说太后已病入膏肓人事不知,便尚且清醒着,又有何用?

    见燕涵不再说话,太后口中又喃喃着什么,燕涵凝神去听,却见太后口中说着“太子之位乃是国本,不可动摇”之语,又说“你饶了他们吧,你弟弟只是一时走了歪路”之语……

    燕涵听的心神俱震,一时僵在了太后床边。

    二十年前,他被从风雷岭救回来之后,先帝过世,他在伤病之中继承了皇位。

    那个时候的太后便是如此向他求情,求他饶了恭亲王府一众亲眷和傅氏的稚儿。

    他留下了恭王妃和燕离,其他人,却一个都不曾手软。

    他不敢让任何人看出一丁点的犹疑,要做便要做到最绝,如此才可真的将燕淮的面具戴起来。

    想起这些,燕涵猛地打了个激灵,他一下子回过神来,立刻便站了起来。

    二十年,他在这个位置上苦苦熬了二十年,二十年的功绩皆是燕淮的,现如今,却要如此被赶下帝位?

    燕涵摇了摇头,那怎么可以?!

    他戴了二十年的面具,戴到了取不下来,可他却有自己的血脉。

    这大周的帝位,应该落在他的血脉手中,如此才不负他这二十来年的辛劳。

    而那罪己诏上,不过留着燕淮的名字罢了。

    燕涵忽然笑了,为什么他没有想到这一点,罪己诏又如何?

    这念头一出,燕涵忽而也不需要和太后说什么了,他脚步虚浮的朝外走出来,一出殿门,便看到袁庆和燕泽都在外面,对上二人担忧的目光,燕涵如释重负的道,“朕答应燕迟的条件!”

    燕泽有些惊讶,燕涵咳了两声道,“为了大周的安宁,朕答应他了!”

    说着,燕涵转身看向了燕绥。

    燕绥被他一看,莫名的缩了缩肩膀。

    燕涵却扯了扯唇角,蹲下来,面上少有的亲和,“绥儿,你害怕吗?”

    燕绥面露疑惑,“儿臣……儿臣怕什么?”

    “燕迟领着大军兵临城下,你怕吗?”

    燕绥想摇头,可看着燕绥的目光,却又点头,“有,有一点……”

    燕涵闻言便牵了牵唇,笑道,“不要怕,你是天之骄子,是朕的血脉,而燕迟,不过是宗室亲王罢了,父皇会让你坐上最高的位置,然后在你的背后,教你如何成为真正的九五之尊。”

    这话吓得在场几人都是面色微变,燕绥更是缩着肩膀呆了住。

    燕涵却朗笑一声,起身便上了轿辇欲要摆驾回宫。

    袁庆忙吩咐起驾,一行人朝寿康宫宫门而去,燕泽跟在后面,眼底一片冰冷。

    回了崇政殿,燕涵疾步走到了内书房的书案之后去,欲要提笔,可手刚拿起笔便颤抖个不停,哪里还能写什么,燕涵便道,“燕泽,你来,朕来说,你来写——”

    燕泽上前,袁庆忍不住道,“陛下,您还是先歇一歇,先喝了药吧。”

    燕涵却好似没听到似的道,“朕来说,你写,快写,就写朕的确做了错事,坊间流言的那些……”

    燕涵一边说一边揉自己的耳朵,“怎么回事,怎么……”

    袁庆忙一把将燕涵扶住,“陛下,您怎么了?”

    燕涵不仅揉耳朵,还拿手敲打自己的头,“朕觉耳朵轰鸣的厉害,头也疼起来了,这……不行,扶朕躺下……药呢……快把药拿来……”

    袁庆完全不知燕涵怎么了,白日吐血,大夫只说是怒急攻心,却没说他还得了旁的病。

    急慌之下,袁庆又传了药来,送药的是个面生的小太监,袁庆也顾不得了,只自己喝了一口算作试药,然后便给燕涵喂了下去,燕涵喝了药,却还说头疼难止,“朕觉得很难受,眼下写不成了,燕泽,你且照着朕的意思写,朕要歇一歇,等朕好了,再来过目……”

    燕泽应了一声,燕涵这才松了口气似的闭上眸子,不多时便昏睡了过去。

    袁庆站起身来,看着燕泽道,“世子爷,这可怎么是好?陛下说要写罪己诏,是真的要写?”

    燕泽温和道,“陛下这般吩咐,我也只能照做。”

    袁庆叹了口气,没说什么,“那好,那殿下在哪里写?”

    燕泽道,“就在此处写吧,今日我不回王府了,便在此处等着,陛下何事醒了都能看,此物事关重大。”

    袁庆忙颔首,“那是极好,只是辛苦您了。”

    燕泽笑着说了声“不碍”,便当真坐到了书案之后去,不多时,便开始写起来,而燕涵睡在榻上,不时的呢喃两句什么,到了后半夜,更是在梦中也在喊头痛,袁庆没法子,燕泽却还沉稳安抚他。

    袁庆见不是办法,便出了内殿去叫人传圣旨,欲要请那太医院监正再入宫来,然而出了殿门,却不见一个寻常跟着自己的小太监,一时觉得颇为奇怪,然而此情此景,却也顾不得那许多,只好就近叫了个禁卫军出宫传旨。

    那禁卫军一去不返,等天色都亮了,也没见到太医入宫。

    袁庆着急道,“这是怎么回事,皇上病倒,这宫里的人都反了天了不成?!”

    虽然不见了亲信,可送药却还算准时,燕泽一夜未眠,也不减风仪,见状安抚道,“先让陛下喝药吧。”

    外面天色已经大亮,经过了这一夜,整个皇宫好似比昨日安静了许多,眼看着早朝时间都过了,燕涵却还是没有醒,不仅如此,那去传太医的人都找不到了。

    袁庆气极的走出去,只见目之所及皆是禁卫军,便是有小太监,也都是他没见过的。

    袁庆眉头大皱,不由叫了个小太监来问自己的人去哪里了,然而那小太监只摇头不语,袁庆举目四望,忽然觉得自己待了三十多年的地方变得这般陌生起来,日头已经爬上了半空,分明是青天白日,可袁庆背脊却有些发凉,他忙道,“那些人你不知道,赵统领在哪里你应该知道吧……”

    那小太监还是摇头,袁庆只好喊了近前一个禁卫军来问,“你们赵统领在何处?”

    那禁卫军道,“赵统领在宫门处戍守。”

    袁庆忙道,“快去将赵统领喊来。”

    禁卫军领命而去,袁庆这才松了口气。

    等进了内殿,便见燕泽正在整理昨夜写好的折子,那折子极长,燕泽文采好,笔法更是有书圣之风,洋洋洒洒写了不知多少,见袁庆进来,燕泽便道,“劳烦公公取来玉玺,盖上玺印,便可送出去了。”

    袁庆一愣,“世子爷不给陛下看?”

    燕泽闻言苦笑一下,“倒是我着急了,自然是要看的,那我们便等陛下醒来,等他看过之后,在暮色时分送出去便是了。”

    袁庆觉得此刻的燕泽有些诡异,可哪里诡异却也说不上来,而崇政殿外仍然是寂静的,这和往日的森严安静却不同。

    袁庆一颗心不安的跳起来,转身便朝外走,没走出几步,燕泽出声道,“公公要去何处?”

    袁庆猛地顿住脚,“我……我去找我那几个徒弟,陛下病倒,他们竟然贪玩的不见了人,实在是不成体统。”

    燕泽叹了口气,“公公还是不要乱走动,万一陛下醒了……”

    这话音刚落,龙榻之上咳嗽起来,袁庆不必燕泽多言,连忙回身直扑龙榻,“陛下?”

    燕涵没有醒,他半梦半迷糊之间有了动静,听见人叫喊,他睁开了眸子,口中却含糊道,“竟然还未天亮。”

    说了一句,便又闭上眸子睡了过去。

    袁庆愣住,半晌道,“陛下这是梦魇了?”

    燕泽施施然站在不远处,“公公放心,天黑之前,陛下定然醒来。”

    说话间,已有小太监送来饭食和汤药,这在平常自然是不算什么,可今日袁庆却纳罕,他没有吩咐,他手底下的人也都莫名不见了,可膳房却仍然知道伺候崇政殿,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再看燕泽,燕泽用饭喝茶,仍然和没事人似的,从容冷静的叫人毛骨悚然。

    日头上了中天,燕涵仍然没醒,叫太医的没有再出现,叫赵禹的也没有再出现,袁庆越来越害怕,可除了待在燕涵身边,他却也一点法子都没有,眼看着日头西下,时辰越来越晚,袁庆终是慌了,“世子爷……您和睿王是如何约定的?这到底是……世子爷知道这是怎么了吗?”

    燕泽忽然竖起一根手指,“嘘,陛下要醒了。”

    袁庆猛地住嘴,而在同时,他听到了燕涵猝然出现喘息声,那喘息声一下比一下急促,好似有什么巨大的痛楚忽然落在了燕涵身上似的,袁庆正在疑惑,却听燕涵忽然痛呼一声挣扎起来——

    他口中还喊道,“来人……来人点灯……”百度一下“权宠之仵作医妃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