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挪威海上,寒月浅照。

    海风之中,子临,纳坎沃,对峙而立。

    和大部分高级别的变种人一样,纳坎沃的外表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所以他和子临站在一起时,看起来也差不了几岁;两人的体型是也相仿,当然了……体型这个因素在他们的较量中基本是个无足轻重的要素。

    “我姑且也问你一句,你愿不愿意……对我俯首称臣呢?”子临并不急着动手,因为他很清楚没有人会来打扰他们。

    “呵……”纳坎沃笑了,“我不是针对你,只是……我不会对任何人俯首臣称的。”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呢?”子临问道。

    纳坎沃耸肩:“我替联邦办事,是因为他们能长期稳定地保证我过上自己想过的生活,而不是因为什么忠诚或者“抱负”。”他微顿半秒,直视子临道,“换言之,如果别人……比如说你,也能给我和他们相同的待遇,那我也可以替你办事。”

    “也就是说,只要我现在承诺,可以给你一样的待遇,你就会立刻倒戈?”子临微笑着问道。

    “那怎么可能呢?”纳坎沃也是微笑,语气也很轻松,“我要考虑的因素很多的,比如你究竟能不能取代联邦?取代以后能不能像他们一样至少在百年内保证自己的统治?你对我说的话到时候会不会兑现?有朝一日你会不会把我当作威胁试图去排除掉?等你老了会不会性情大变出尔反尔?你死后的那些当权者们会不会继续履行你的承诺?”

    他一口气就说了这六个问题,显然是真的有考虑过。

    “这些因素里的绝大多数……没有人能够保证的吧?”子临反问道。

    “是的,就算是联邦政府也不能。”纳坎沃回道,“但现在正值他们当权,而且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他们也切实地满足了我的需求,且没有对我做过任何敌对的行动。”他撇了撇嘴,“和现有的、稳定的利益相比,你的口头承诺,自然是不足以让我倒戈的。”

    “这样啊……”子临接道,“那好吧……既然需求这块目前没得谈,那我们就谈谈理想呗?你就真没什么抱负和追求了吗?”

    “我的理想,就是我的需求。”纳坎沃回道,“我没有兴趣去改变世界、推动人类社会的进步;我也不想当什么大权在握的统治者,我觉得那一点意思也没有,而且很累;至于出名、被人知晓、被人崇拜……那可能是我最讨厌的了。

    “我纳坎沃……只想过随心所欲的生活,套用一个过去的概念,就好比是太上皇那样的日子。

    “不用承担什么必须去承担的责任,没有任何来自上方的压力。

    “只在很少的情况下去做一些别人无法去做的工作,以此来实现自我价值,并且让供养我的势力感到安心和物有所值。

    “衣、食、住、行、娱乐……想要东西随时有人提供、有人服务。

    “无需为了生活而被迫和别人建立人际关系。

    “不用为任何事烦恼,不用为任何事负责。

    “不需要历史的铭记,也不需要在死后被任何人缅怀,只在活着的时候享受每一分、每一秒……

    “这才是最完美的人生,这……才是完完全全为自己活着。”

    纳坎沃在子临面前显得很健谈,在他的观念里,只有在面对一个即将要死的人时,多说几句、哪怕交个朋友也无妨。

    “嗯……有道理呢。”子临听罢,也点点头,“要是能哭的话我此刻真想大哭一场,并向天嘶吼着宣布对你的生活羡慕无比。”他又摇了摇头,“可惜我不能……”

    “不,你能的。”纳坎沃道,“以你的实力,如果肯投靠联邦,你完全可以得到和我一样的待遇。”

    “呵……”子临苦笑,又重复道,“不……我不能。”

    “原来如此。”纳坎沃好似是明白了什么,“你有你的苦衷,我有我的需求,那也就没什么好谈了吧?”

    “其实从一开始就没什么好谈的,我只是想在联邦最强战力死之前与其本人聊上几句罢了。”子临道,“说实话……我本来也不打算招纳你这样一个不听使唤的棋子,就算我今天暂时把你骗到麾下,早晚也是得处理你的……”

    “哦?”纳坎沃的神色变了,让他感到不安的并不是对方的话语,而是说出这话时的语气,“你好像很有自信啊?”

    “我不该有吗?”子临反问道,“我不能有吗?”

    “你很强,这点我最清楚不过了。”纳坎沃的眼神渐渐凝重起来,“因为……我们的能力有着一些相似之处;即使远隔千里,我也能隐隐感觉到你的存在,如今站在眼前,更是一目了然……”他顿了顿,再道,“我看得出来,你的异能比我的更加高位,这种质的不同并不是用能力者级别或是修炼的时间可以弥补的,就好比一块铁哪怕锤炼无数次也无法变成钻石……

    “其他的能力者恐怕永远都不会明白你的能力是何等高等和恐怖的东西,那根本不是人类该掌握的玩意儿,仅仅是洞悉了其概念的冰山一角,也让我不寒而栗。

    “但是……”

    他刚要话锋一转,子临就接过了话头:“你想说……但是,此时此刻,你那凶级的能量掌控,要强于我这纸级的量子革命,或者说……至少现在,你觉得你能赢我。”

    纳坎沃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沉默了几秒,再开口道:“从我出生到现在,你还是第一个被我视作威胁的人……刚才看到你的瞬间,我就已经明白了,假如我今天杀不了你,那终有一天,我一定会死在你的手里……所以,我会全力以赴,把你杀死在这里,然后……继续过我那随心所欲的人生。”

    “那就对不起了。”子临竟然很有诚意地道歉了,“我不得不为了延续自己的苦难,去终结你的幸福。”

    …………

    片刻后,纳尔维克沿岸。

    夜空中,一道轻逸的人影,乘风而来。

    克劳泽还是当年的样子,相貌清秀、气质沉静,一头浅蓝色的长发在风中轻舞,一种晦暗的信念在其眼中沉淀。

    他可以踏风悬浮,所以也不需要落地。

    他就这么静静地立于风中,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他等的东西来了——海啸,空前绝后的巨大海啸。

    面对这自然界的浩然威能,就算是克劳泽也不可能轻松应对;但见,他深呼吸了一次,闭上双眼,将全身能量提升至顶点,随后朝身前举起了一臂,凝神施为。

    一息过后,一道直冲云霄的“风墙”便宛如堤坝一般在海岸边崛起。

    海啸的冲击转眼就到,当巨浪与风墙相触时,所产生的庞大能量让附近的陆地产生了一阵明显的震动,但无论如何……海啸还是被挡下了。

    那撞击风墙后朝后翻卷的巨浪高达数十米,遮天蔽日,宛如末日之景,可愣是连一滴水都没能从风墙中穿过……

    …………

    2219年,4月30日,凌晨。

    一场海啸突如其来的海啸,造访了欧洲西北部。

    灾难发生时,受灾最严重的冰岛,其表面几乎被巨浪给“犁”了一遍,法罗群岛则是在一段时间内全部都被埋在了海面下,而北海此处指大西洋东北部的边缘海,周围是英国、比利时、荷兰、丹麦、挪威等国周围诸郡府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

    此次灾难造成的平民伤亡达到了数十万之众其中绝大部分是受伤,死亡和失踪人士占比并不算高,财产损失更是在短期内难以计算,不过……和“铁幕之炎”相比,还是不如。

    而这些,只是民众们所得到的消息。

    还有些他们不知道的事……

    这天,有着“世界最强海军舰队”之称的爱丁堡联合舰队在海上遇难,全军覆没。

    一支由马修·鲍曼上校统领的联邦行动部队,在纳尔维克沿岸覆灭;虽然他们乘坐的是潜艇,但由于海啸来临时他们离岸很近、且下潜的深度只有十几米,所以在他们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他们就和一般的轮船一样被卷上了天,然后撞在了“风墙”之上。

    很不幸的,所有在潜艇里的人,包括在茶宴中代号“白毫银针”的谋士耶夫格尼,也像是铁罐头里的肉一样,在罐头本身被砸扁时粉身碎骨。

    另外,对联邦来说最可怕的消息可能是——最强护卫官纳坎沃,在海啸中下落不明。

    那之后他们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接受了一个事实,纳坎沃已经死了。

    当然,逆十字这边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纳坎沃的死,是子临用自己的命换来的。

    纳坎沃的判断没有错,他的确比现在的子临要强;子临自己也清楚这点,所以,子临选择用同归于尽这种方式,来确保了行动的胜利。百度一下“纣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