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晚,十一点三十分,由东北侧突入纳尔维克城区的那支登陆小队,基本上也被全灭了。

    只有极少数的士兵活着逃回了海岸附近,但由于他们是通过潜水登陆的,此时已无法撤回潜艇上,他们只能在那漆寒的黑夜中寻找无人的建筑进行躲藏,并祈祷在援军到来前自己不会被发现。

    但那……无疑也是一种奢求。

    反抗军的余党们对于地形的熟悉程度远超这些初来乍到的联邦军,再加上在人数和气势上两边的关系早已逆转,前者全歼后者也仅仅是时间问题了。

    而小鲍曼那边,则是早就把这些登陆的士兵当作弃卒看待;他是不会冒险指挥舰队登陆去救援岸上的那些人的,他只是躲藏在冰海下那安全的指挥舰内,等待着……金狮郡的巡洋舰队,以及“那个男人”的到来。

    那个男人,名叫“纳坎沃”,奇怪的名字,没有姓氏,出处也不明。

    不过,名字这东西,其本身从来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其背后所代表的意义;纳坎沃这三个字所代表的意义便是——联邦最高战力、最强护卫官、eas官方认定的最强变种人……没有之一。

    尽管eas认为纳坎沃对异能的掌控和体术方面都只是“凶”级水准,但这并不影响他“最强”的地位。

    理由有二:其一,他的能力是堪称bug的“能量操控”;其二,他是一个欧米茄级别的变种人。

    这种变种人有多强……参照史三问就知道了。

    不过,现在的纳坎沃,比起史三问还是不如的,因为他还很“年轻”;纳坎沃今年是四十五岁,就普通人看来他已是个中年人了,但以高位变种人的角度去看,他的人生路可还长着呢……前提是没有死于非命。

    在绝大多数时候,纳坎沃都待在自己位于冰岛的住处,那里,有一整个联邦特意为他建造的豪华住宅区。

    这整个区域里唯一的“住户”只有他一人,其他人全部都是他的“仆人”。

    在那个住宅区里,纳坎沃就是“帝王”一般的存在,无论衣食住行,只要是他想要的,联邦就给,价格从来都不是问题;另外,纳坎沃还可以任意使唤别人去做任何事——他可以让男人们跪在他面前磕头直到活活磕死,也可以让女人们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陪他睡觉。

    这些负责伺候他的人,都是联邦通过各种非常规手段弄来、专门供纳坎沃当奴隶去驱使的;而这些人到最后通常只有一种结果,就是死。

    但在那之前……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人都有求生意志,会选择直接自我了断的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会适应眼前的生活,哪怕是当个奴隶。

    让他们感到庆幸的是,纳坎沃也并不是什么施虐狂或者变态,在欲望这方面,他比较普通。

    他喜欢高档的料理,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喜欢考究舒适的衣服,喜欢宽敞安逸的环境……总之,都是些正常人的喜好,只不过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去实现而已。

    他也没有因为各方面的需求都能长期得到满足就开始追求些扭曲病态的刺激,比如吃猎奇的东西、对未成年人下手、故意让别人受苦之类的。

    他唯一的问题,或者说看起来像是心理疾病的行为就是……他无法与人建立起情感联系。

    一旦纳坎沃觉得自己和某个人有了交情、成了朋友、或是产生了类似爱情或亲情的感觉,他就会忍不住把对方给杀了。

    这并不是他的选择,而是一种类似本能的冲动,他自己也无法解释。

    这也是为什么来伺候他的人最后必然是一死……

    基于这点,负责给他提供物资和仆人的联邦机构也都会事先跟那些准备输送过去的仆人们说明白,千万不要去想着去“拍主子马屁”,做好自己的本分、把自己当成一件工具,才能活得更久。

    当然了,享受着那么多联邦给予的、堪称荒谬的特权的纳坎沃,也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当联邦需要用他的时候,他也得出任务。

    关于任务这块,纳坎沃也有自己的原则,他与联邦约定,自己“只参与对抗一名或多名一般护卫官无法对抗的能力者的行动,且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介入战争”,也就是说,如果联邦让他去正面战场上展开大面积屠杀,他可以、并有很高几率会拒绝这事儿。除非联邦表示“你再不出手我们整个政权就要歇菜了”,那他才会考虑破戒。

    而今天,“援助铲油漆行动,剿灭逆十字成员”这一任务,无疑是符合其原则的,他没有理由拒绝。

    所以,在接到通知以后,他就简单收拾了一下,待来接他的船靠岸,他就登船出发了。

    …………

    午夜,即将到来,按照耶夫格尼的计算,他申请的援军按理说也该到了。

    但是,没到。

    金狮郡的舰队没到。

    负责去接纳坎沃的船……也没到。

    不但是人没来,就连通讯都没有回复,这种异常,让耶夫格尼这样沉稳的谋士都陷入了疑惑和慌乱中。

    …………

    同一时刻,挪威海,法罗群岛以东海域。

    由联邦爱丁堡海军基地驶出的、有着“世界最强海军舰队”之称的爱丁堡联合舰队,正停留在海面上、静静地等待着。

    早在一个小时前他们就抵达这片海域了,但舰队的指挥官盖文将军却在那时突然下令全舰停止航行、原地待命。

    这一个小时里,海军基地那边联系过盖文,询问他突然停止前进的原因,他以“侦测到不明目标、疑似敌军侦察机”为由进行了回复;而从小鲍曼那边发来的通讯请求,皆被盖文给拒接了。

    小鲍曼见对方不理自己,相当恼火,又绕过他,直接联系了爱丁堡海军基地,海军基地就转述了盖文的回复,再去联系盖文时,盖文又是一样的口风,且依然拒绝和小鲍曼直接通话。

    这诡异的僵持,在旁人看来好像是盖文故意不想去支援小鲍曼,但奇怪的是,在舰队出发以前,明明是盖文主动要求担任这支援军的指挥官的。

    这其中的隐情,至少现在,联邦这边,还没有人明白……

    …………

    另一方面,拉斯维加斯。

    “你这儿的料理可真好吃,我都有点吃上瘾了。”榊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送了口纳豆拌饭。

    此时,他正和索利德一起坐在雅子的餐厅里,接受着对方的盛情款待。

    由于在这天凌晨的赌局中右手受了伤,榊暂时只能用左手来吃饭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也无妨,因为他这个级别的赌徒是不存在“惯用手”这一说的,筷子也好鼠标也罢,都可以左右开弓。

    “你该不会是想顺着这话钓我上钩,然后顺势提出要留在我这儿吧?”坐在榊对面的雅子单手托腮,一脸不爽地看着他问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啊?”榊笑着应道。

    “那么这是你临时起意的呢,还是你们的那位子临老大事先就安排好的呢?”雅子这么问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哈哈……事到如今还分什么你们我们啊,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嘛。”榊也知道对方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所以打个哈哈敷衍了过去。

    “明白……”雅子接道,“留个人在我身边监视我嘛,无所谓……这种小事我不会在意的,反正于我而言,既然已经确定要跟你们合作了,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话至此处,她将视线移到了榊那缠着绷带的右手上,“相比那种事,我到现在还是没想明白……你的能力到底是个什么奇葩设定,可以让枪刚好在你要自毙之际炸膛的。”

    榊闻言,朝四周扫视一圈,再道:“这儿人多眼杂,要不改天我悄悄告诉你?”

    “你不想说也好……”雅子也吃了口菜,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神态,“既然你可以看穿我的能力,那我没理由看不穿你的;你留在我这儿,我正好可以更多地观察你……”她顿了顿,“另外,你可记住了,我并没有输给你,你我之间身为赌徒的这场胜负,只是暂且保留,我终有一天会跟你分出个高下的。”

    “行~”榊耸肩笑道,“雅子姐您怎么说就怎么办……”他又吃了口饭,随即将话锋一转,问了句正事儿,“对了,我也有件事挺好奇的……你究竟是怎么让盖文将军照着你的意思去办的呢?延误军机可是大罪啊,要是后果严重的话,军事法庭没准儿会判他无期乃至死刑的……他不至于为了点钱就……”

    “今天凌晨……”雅子没等他把话说完,就接道,“当你我在玩猜词轮盘的时候,就在我们隔壁的那个地下赌场里,盖文将军的两个儿子在一场豪赌中输掉了一些他们根本无法赔付的筹码。

    “虽然他们自以为凭着家里的势力可以耍赖走人,但很显然他们还不够资格在我这里撒野。

    “长话短说,人……现在还扣在我这里,盖文将军想保自己的儿子安然无恙,自然就得听从我们的安排。”

    听到这儿,索利德忽然接道:“你所做的……应该不仅仅是这样而已吧?”在体制内待过、也上过军事法庭的他,对那套玩意儿还是挺熟悉的,而且他也很清楚这些联邦高级将领的尿性,故而疑道,“像这种培养出了两个二世祖的家伙,本身也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依我看他未必会冒着被判死刑的风险来保全他的儿子们。”

    “呵……不愧是老兵,有见地。”雅子微笑着应道,“你猜得没错,除了用那两个小兔崽子的命去要挟他以外,我还给他留了条后路……”她喝了口桌上的饮料,娓娓接道,“此刻,盖文所在的那片海域附近,有一个无人的海上气象观测站;这类观测站在北极圈附近很常见,全部由一家靠着裙带关系赢得竞标的民营企业承包管理。

    “每年,这家公司只需要放一些无人机出去,按程序随便飞一飞,再上传一些可有可无的观测数据,就能骗到一大笔来自政府的拨款。

    “像这样的公司,如今遍布在各个领域,它们的老板多半都是拉斯维加斯的常客……我只要随便设个局,就可以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变成我们神武会的狗。

    “我这次呢,就是调用了其中一个观测站的几架无人机,到盖文那支舰队的航行路线上晃了几圈,好歹在对方的侦测雷达上留了点记录……

    “这样一来,盖文就有了脱罪的借口,他可以说自己是戒备着敌袭所以才停止前进的,舰上的数据也能表明他并不是信口开河,至于最后真相查下来如何那就不重要了,反正就当时当地的情况来讲,你无法判定他是在故意延误军机……事后法庭就算要判他,也不会是死罪。”

    她说完这段,优雅地切了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又呡了口酒。

    这几秒间,索利德也消化完了这段话里的信息,沉声接道:“果然是可靠的盟友呢,亲王殿下的算计……在下佩服。”

    “还好吧,和你们那位相比,我怕是小巫见大巫了。”雅子冷笑,也不知是真的有点醉了还是假借酒意在揶揄什么,“我可不认为盖文的两个儿子和你们俩在同一天出现在我的地盘,会是一个巧合,你们那位的那种算计,我才是学不来呢……”

    …………

    同一时刻,挪威海,冰岛以东约三百海里处。

    “阿嚏……”子临“站”在海面上,打了个喷嚏,自言自语道,“呼……又有女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吧。”

    “你是单纯冷到了吧。”一秒后,另一个人的说话声响起。

    那个人,正是纳坎沃。

    和子临一样,纳坎沃此时也“站”在海面上,几秒前,他还不在那里的,但现在他已稳稳立于距离子临五米左右的地方。

    “载你的船怎么停在了那么远的地方啊?”子临并没有感到什么意外,只是微笑着冲对方说道。

    “载你的潜艇不也停得很远吗?”纳坎沃接道。

    “呵……看来我们至少在某一点上是有共识的。”子临笑道。

    “是啊……”纳坎沃道,“和你交手,在这种方圆几公里内都没有旁人的地方是最合适的了。”百度一下“纣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