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再说那天师秘境之中,白玉将和“红孩儿”大战了三十余合,前者是渐渐不支,后者却是越战越勇。

    眼见如此,锦罗什当即抬手一指,道力疾出,引得半空中那团气云再次变色,由绿色缓缓变为了浅蓝。

    随着这变化,两个法坛间的空地上也变得水雾蒸腾,转眼间已成桑拿浴室一般;尤其是“红孩儿”的周身,蒸汽尤盛,使其整个人都被浓浓的白雾裹在其中,不但行动变得迟缓、连视线都受阻了。

    白玉将趁此机会,挺枪突刺,一式“盖步三扎枪”,将对手打回了原型。

    孟夆寒也不慌乱,拿起自己桌上的一柄桃木剑,执于胸前,再度施咒:“昆仑山上玉虚宫,天尊座下尽仙雄,封神台前标名客,天绝阵中敢撄锋!道者孟夆寒恭请,日宫神圣木府星,神兵急急如律令!”

    木剑飞起,化为绝逸战影,飘飘落下。

    但见,那“木府星”邓华身着一袭紫青战袍,头戴玉冠,手执方天画戟,气概轩昂,一派儒将风采。

    白玉将见得邓华之瞬,眼神一对,不由分说,便是枪戟相击。

    水雾之中,二将步踏风雷,式走纵横,刃芒闪动,战意森然……斗得是酣畅淋漓、圣气大作,简直让人有拍手叫好的冲动。

    不过,差距还是渐渐出现了,在“水”属性的环境中,邓华的恢复力和耐力明显更胜一筹,尤其是以力相峙的那些时刻,邓华的优势尤为明显。

    这样一来,就又到了锦罗什变招的时刻了……看到此处,想必大家也基本明白了这番“斗法”的路数。

    锦罗什先前施放到天上的“五行彩云”,是可以改变战场环境属性的一种术法,而他秉承的思路,是“五行相克”:一开始对付泥罗汉时,他用的是“木克土”,随后对付红孩儿,用的是“水克火”,而眼下他要做的,自然就是把环境改为金属性,实现“金克木”。

    另一边,孟夆寒则是采用“五行相生”的解法,最初场上没有属性时,他请神请了个泥罗汉;然后,在面对“木属性”环境的时候,他请来了红孩儿,以“木生火”来助势,而在面对“水属性”环境的时候,他又请了“木府星邓华”,来实现“水生木”。

    接下来,面对“金属性”的环境,孟夆寒无疑会请个水属性的神仙来战。

    可以说,到目前为止,锦罗什对孟夆寒的表现还是满意的;要知道,他用的那个“白玉将”,也是张天师留下的宝物之一,用此物来请神的效果,比起一般凡物自是强出许多。孟夆寒能用法坛上临时凑起的材料这就是为什么孟夆寒一开始要材料的时候对每一样东西都很讲究,因为材料的好坏会影响包括召唤法术在内的各种法术的效果加上五行相生的原理和他战得有来有回,实属不易。

    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公平对决”的基础上的;假如锦罗什将“道力”也作为加成因素用在白玉将身上,那孟夆寒肯定是没得玩儿的,毕竟这两位一个是活了上千年的灵、另一个是只活了几十年的人,道力的总量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言归正传,还是看那战场之上。

    在锦罗什将五行彩云变为金色之后,白玉将手上的武器和身上的盔甲全都附上了一层金石之光,战局也因此突然改变。

    邓华在失去了“水”环境的支持后,不但恢复力和耐力的加成没了,还被对方的金属性克制;在攻击端,邓华的攻击哪怕打中了对方,也会被那护甲弹开,防守这端呢……邓华哪怕是被蹭破点皮,那伤势也会像是自行扩散般变得很严重。

    此消彼长之间,邓华也很快败下阵来,而孟夆寒的下一次请神,也在这时准备就绪了……

    “水神!武装起来!”这回,他只说了六个字,然后顺手抓起法坛上的一个瓶子,把里面的水往前一泼,就完成了“请神”的步骤。

    这一手……甚是诡异,锦罗什还真没见过。

    而孟夆寒请出的神,画风也和之前的那些完全不一样,那是一个身着浅蓝色铠甲,手持三叉戟,相貌清秀的纤瘦少年。

    “嗯?”锦罗什见了那员小将,也是微微一愣,不禁问道,“这是哪路神仙?”

    “哼……没见识了吧?”孟夆寒冷哼一声,应道,“此乃辉煌帝座下勇将,水神——毛利伸!”

    “辉煌帝?”锦罗什心道,“没听说过啊……而且这名字,莫不是倭奴国人?”

    别说他了,就是四凶那几位也是看得一脸莫名,唯有方相奇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这都可以?”

    “三弟,你认识这水神?”蚩鸮看方相奇神色有异,故而疑道。

    “别问,我不想说。”方相奇不太想把自己几百年来一直有看动画片的事情暴露出来,所以拐外抹角地回道,“不过我琢磨了一下,把这位给请出来的原理……我还是明白的,因为那啥人物和神话传说人物都算虚构人物,理论上来说,只要有文字或影像载体、且知道的人达到一定的数量就可以请。”

    就在他们对话之际,场上的“水神”忽将白玉将一戟逼退,并侧戟而立,凭空聚出一团充盈着水流的蓝色能量,喝道:“超——流——破!”

    话音落时,能量迸现。

    锦罗什也是一慌,他还是头回看到请出来的“神”能放必杀技的,眼瞅着白玉将可能要碎,慌忙之间,他赶紧再催道力,将五行彩云的属性转为棕褐色的“土”。

    正所谓水来土掩,水神的超流破在瞬间变换的环境下威力骤减,虽是冲碎了白玉将身上的金石武装,但并未对其本体造成太大的伤害。

    就在这时……

    啪!

    孟夆寒突然一拍桌子,收术熄坛,指着锦罗什就是一声大喝:“你输了!”

    被他来这么一出,锦罗什也是懵了,有些吞吞吐吐地回道:“胡说!我……我怎么输了?”

    “你自己说!”孟夆寒虽是显得理直气壮,但实际上,他演这一手,只是在诈对方、顺带拖延时间。

    因为……尽管锦罗什是把道力降到最低施术需求来和他对决的,但在请过前三个神后,孟夆寒的道力还是不够了,他最后召出的水神,其实用的不是正宗的“请神”之术,而是一种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伪术。

    这伪术和真术召唤出来的“神”的区别,要比喻的话,类似于一流的模仿者和本尊的差距,所以孟夆寒故意没请正宗的神仙,否则很容易被对面看出破绽来;他请了个对方不认识的存在,并在有限的活动时间内让这水神用尽全部力量放了个必杀,然后就立即把术给解除,来个“死无对证”。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孟夆寒已经大体看出了锦罗什的性格,不管怎么说,这“纸人”也是张天师的护阵法师,就算言行上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背后始终还是能透出一个“正”字的,这是个君子;而这……和表面上大义凛然、实则外强中干的孟夆寒正好相反。

    然而,当君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唉……”片刻后,锦罗什叹了口气,“也罢……”

    锦罗什用君子之心,量小人之腹,故而得出结论——我刚才把“金”转成“土”的时候,因为情急,用了很多额外的道力,属仗力欺人,失了公平。

    “是我输了。”锦罗什认输之后,短暂地懊悔了几秒,继而就用坦然的语气接道,“小道!你确是有些本事!我锦罗什愿赌服输,恭送你进天师的洞府。”

    “好~不愧是天师门下之心腹,说话算话!”孟夆寒深谙软硬兼施之道,得了这个便宜,赶紧拍了对方一记马屁。

    但其实,这会儿小孟心里在想的是:“嗯……虽然他认输是好事,但他是怎么判断出自己输的啊?”

    “大哥,他是怎么判断出自己输的啊?”另一边,陶悟也压低嗓门儿凑到蚩鸮耳畔问了一句。

    蚩鸮也是嘴角微抽,不知如何评价:“别问……我也想知道呢……”百度一下“纣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