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在初次接触“猜词轮盘”这个游戏的人眼里,先攻的一方无疑是不利的。

    因为在游戏刚开始的这轮,“绝大多数”游戏者都没有什么“可靠”的依据去判断子弹的位置,这个时候对着自己的脑袋开枪,完全就是在拼运气。

    但站在概率学的角度来说,这一枪中弹的概率是六分之一,比此后的任何一枪都低,没有理由不拼这一下、转而去选择其他对自己更不利的选项。

    当然了,这事儿也并非“绝对”,所以我用了“绝大多数”和“可靠”这样的词。

    撇开“异能破解法”不谈,假如今天在这里玩这个游戏的人是杰克·安德森,那他先攻就是安全的,因为他只要把枪握在手里、哪怕里面那颗子弹不是他自己装的……他也能知道此时此刻子弹在转轮的哪一个弹槽中。

    这种境界,就算是索利德也达不到,不过索利德也有自己的方法来避免自己在第一轮先攻时死亡——他可以在转轮急速旋转的情况下一拍就将其拍到自己想要的角度,即直接用技术来控制子弹的位置。

    然而,榊可没有这种技术……

    包括“赌技”在内的各种技术,都是需要练习的,没有捷径,所谓天才也不过就是能比一般人花更少的时间去掌握而已;“不怎么去练就能对一项技术达到精通”这种事,除非是依靠“特定的异能”支持,否则就是扯淡。

    榊虽是眼明手快、练成了很多神乎其技的赌技,但枪这东西他可没练过;对于各种枪械,他最多算是“会用”这个档次,连准都算不上。

    更何况,转轮手枪在这个时代早已是古董了,除了在电影里还能看到之外,现实中已很少有人用这玩意儿来实战;也只有杰克和索利德这类“发烧级玩家”才会熟练掌握,像榊这种赌徒是不可能在“旋转上膛”时控制子弹的位置的。

    综上所述,榊开的这一枪,真的就是在“赌”,赌自已有六分之五的概率不会死。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赌博之神”存在,那很显然榊还没有被其抛弃,他赌到了……这次扣动扳机,并没有子弹出膛。

    于是,根据规则,榊便得到了问一个问题的机会。

    “你写的那个东西,是固体的吗?”这是他的第一个问题。

    像这种谜底是“名词”的猜谜,破解的方法就是利用每一个问题去有效地缩小谜底的范围,谁能用最少的问题最大程度地做到这点,就能更早锁定答案。

    榊最初的切入点是以物质的一般形态出发,这可以算是一个相当有效率的思路;举例来说,假如雅子写的谜底是“红酒”,那么,通过“是固体的吗?”和“是可以食用的吗?”这两个问题来接近这个答案是一种路线,通过“可以吃吗?”和“可以喝吗?”也能接近这个答案,但这两种路线所能得到的信息量却天差地别。

    “不是。”一秒后,雅子轻描淡写地给出了一个回答,并立即接了一句,“以及……我的回合,我选二。”

    第二个选项,即“不开枪,结束自己的回合,并让对方问自己一个问题。”

    因此,选了二的雅子,坐在那儿动也没动,根本也没去拿榊放回桌面上的枪。

    “那我就接着问了。”榊又道,“你写的东西,是液体的吗?”

    “不是。”雅子又一次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接着,便又到了榊来抉择的时候了,这时榊便发现,情况变得比刚才那轮更糟了,因为现在自己吞子弹的概率由六分之一变成了五分之一,且依然没有任何依据来判断子弹的位置。

    “我也选二。”拼运气的事情是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去做的,所以榊这次也选了让一步。

    “呵……”雅子笑了,“好,那我问你……你写的东西,是固体的吗?”

    她毫不避讳地模仿了榊的问题。

    “是。”而榊写的东西,也确实是固体的。

    这一问过后,虽然雅子比榊少问一个问题,但在接近答案的路上,她反倒是领先了一点点……可能,还不止是“一点”。

    “哦。”雅子得到答复后,随口应了一声,接道,“我这轮也选二,你问吧。”

    “喂喂……先暂停一下。”榊这时打断道,“我说……要是我俩每一轮都只选二,这不就变成轮流问对方问题、看谁先猜出谜底就能冲对方连开四枪的游戏了吗?”

    “对啊。”雅子道,“但并没有人逼着你跟我一起选二啊,你若想更快地胜利,就对自己的脑袋开枪呗。”

    她说得有道理,选二固然是不用对自己脑袋开枪,但也无法去接近对方的谜底,反而还会让对方更接近自己的。

    但问题是,在这个游戏的初期,双方距离答案都还很远,如果一方一直选二,而另一方一直开枪的话,最多六轮,开枪的那一方必死无疑。

    换一个角度来说,在“后攻”的情况下,只要你有自信,被人连续问十个问题也不会被猜出谜底,那你的确可以一直选二来缩小对方的生存概率。

    这样一来,哪怕对方极其命大,前五轮都选了“一”即对自己脑袋开一枪,然后问对方一个问题也没死,到了第六轮时,对方也必须改选项了。

    那么这个时候先攻的一方有哪几种选择呢?

    在明知下一枪会响的前提下,选一是自杀,不可能;选二就会进入双方都不开枪然后互问的节奏;选三“重新转膛,然后对自己的脑袋连开两枪,如果没死,问对方两个问题”的话,就是再次拼运气,拼成了自然大赚,拼不成也是死;选四“检查子弹位置,原封不动放回,让对方问自己两个问题,且在下一次轮到自己的回合时只能选择一或三”等于是送对面两个问题来换取一个问题假定对方下轮还是选二,然后还是得回到“三”上,这还不如直接就选二呢。

    “嗯……”借着吃菜喝酒的短暂间隙,榊很快就把这笔账算清楚了,他放下筷子,接着说道,“这么说来……雅子姐你的策略从一开始就是将这游戏变成双方互相问问题的局面,然后在最多让对方先问十个问题的起点上,你依然有自信可以赢是吗?”

    “差不多吧。”雅子回道,“不过我玩这个游戏到现在,还从来没有被人领先过十个问题;包括你在内,从来没有人会在眼下这个阶段对自己脑袋开足理论上最极限的五枪的,大部分人在开完一到两枪之后就会改变选择,即和我一样持续选二。

    “直到……我问的问题离他们的谜底越来越近,这个时候,他们就开始慌了,而且这时他们连四都不敢选了,因为选四又得额外送我两个问题;于是,很多人就会再选一次一来拼一拼,或者干脆选三,赌把大的……”

    榊听到这里,干笑一声:“呵,我顺嘴问一句……和你玩过这个游戏的人,是自己把自己毙了的居多,还是被你射杀的多呢?”

    “榊君……能坐在这里和本宫对赌的人,押上的赌注自然也要有相应的价值。”雅子喝着饮料,用轻松的语气,答非所问道,“一两条人命和摆在这桌上的筹码相比,实在算不了什么。”

    “明白了……”但榊也听懂她的意思了,“那我再大胆猜测一下……你是不是还经常在已经知道了谜底的情况下故意不去猜答案,而是绕着那个正确答案不断问出超级精准的问题来给对手施压,逼迫对方自己崩了自己呢?”

    “啊啦~榊君,你怎么可以把本宫想得这么恶趣味呢?”雅子说是这么说,但其眉梢眼角和语气中却是满满的恶意,其嘴角也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我像是这种人吗?”

    榊也冷笑,没有接茬儿。

    两秒后,他神色一肃,接道:“我们继续吧……既然你还是选二,那我就问了……”他紧接着就问出了一个似乎是废话的问题,“你写的东西,是气体的吗?”

    榊的前两问已经确认了雅子写的东西既不是固体的、也不是液体的,那按理来说就只剩气体物了,所以这第三个问题貌似是没必要问的。

    然而……

    “不是。”雅子竟然又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

    而这个回答,也并未让榊感到什么惊讶。

    在方才的对话中,榊已经隐隐察觉到了,雅子在问答方面具备如此自信的原因很可能就是——她写的谜底非常非常难猜,甚至可说是几乎不可能被猜到。

    那么,什么样的“名词”符合这样的条件呢?肯定就是某些正常人完全用不到也不会往那个方向去想的玩意儿。

    首先,“你画我猜”那种水准的谜底,即日常生活中很常见的东西或词都可以直接排除;其次,根据游戏细则,像“友情”、“幸福”这类抽象的事物也是不能用的,排除;另外,缩写词和多义词也不能用,像什么“cpu”、“wto”、乃至“dvd”这种都不行……

    基于这些因素,榊才会顺带把“是不是气体”也给问了,结果……还真不是。

    至此,榊与雅子开始了一场基于问答的博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双方都选择了第二种选项——“不开枪,让对方提一个问题”。

    雅子的第二问,从那固体物件的体积入手:“你写的东西,体积小于等于一立方米吗?”

    “是。”

    榊的第四问:“你写的东西,是一种运动吗?”

    “不是。”

    雅子的第三问:“你写的东西,一般来说是可以食用的吗?”

    “不是。”

    榊的第五问,将概念扩大:“你写的东西,是一种游戏吗?”

    “不是。”但仍遭到了否定。

    雅子的第四问:“你写的东西,是经过加工的吗?”

    “是。”雅子又一次接近了谜底。

    榊的第六问,改变了提问的方向:“你写的东西,是指某种团体吗?”

    “不是。”仍然无果。

    雅子的第五问:“你写的东西,是日常用品吗?”

    “不是。”

    榊的第七问,再次扩大范围:“你写的东西,是某种活动吗?”

    “不是。”

    雅子的第六问:“你写东西,是文娱类的用品吗?”

    “是。”她又一次有了进展。

    榊的第八问:“你写的东西……不,应该说你的谜底,是不是一个医学术语?”

    他的这一问,让雅子在回答时,首次出现了大约半秒的犹豫:“是。”

    但雅子并没有因为这个问题而表现出任何的慌乱,她仍旧显得游刃有余。

    “切……”榊撇了撇嘴,“果然是这个损透了的类型啊……”

    “你很不错,榊君。”一息过后,雅子还用悠然的神态夸奖道,“你是第一个在十次提问之内就想到医学术语的人。”

    “这么说以前也有人想到过?”榊不放过任何一个试探的机会。

    “当然。”雅子道,“只不过……大部分人在问到这一步时,自己的谜底也差不多要被我给揭出来了。”

    榊接道:“那我还算好的咯?”

    “好一点儿吧。”雅子道,“其实我大致也已经猜到你写了什么了,你很聪明……你那个谜底也是需要花费相当多的问题才能锁定的,但我有信心,我还是会比你更快。”

    此刻,虽然还没有问到那一步,但雅子心中已有了一个推测——榊的谜底是一部书。

    而这个推测,也确实中了,榊写的谜底正是“《世说新语》”。

    这本书是写在南北朝的、作者也不止一人,如果提问者顺着朝代和作者去缩小范围,通常都会先问古代还是近代,然后开始排除五大朝、汉朝、春秋战国……就算是按照“唐以前还是以后”这样问,南北朝被问到的优先级通常也靠后些;随后,猜作者时,思路也可能被“作者只有一个”这种惯性思维影响,会浪费不少问题。

    可以说,榊的这个谜底,也是很有些难度的。

    但是,和“医学术语”比起来,他这个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在专业性、知名度、分类的复杂和细化程度上,医学术语都可说是猜词游戏中的地狱级存在,你就算找个专业学医的来,要猜中一个特定的医学名词也需要耗费大量的“问题”来筛选才行,对非专业的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当然了,这个“猜词轮盘”游戏在这方面也是有一定规则限制的,如果你真的写一个对方连听都没听过的名词那也不允许;所以雅子写的肯定是一个外行人也听说过的词,就像榊写的书名也是世人广泛知晓的著作一样……否则他随便写本地摊上看到的奇葩小说的名字,那就无敌了。

    “既然如此……这轮我不选二了。”在听到雅子的话后,榊又一次拿起了枪,“我选四!”

    说着,他便推出了手中那把枪的转轮,确认了一下子弹的位置,然后原封不动地推了回去。

    “不愧是专业赌徒,在被我逼到绝境之前,就想到了利用尚能出卖的提问次数来给自己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雅子还是显得非常从容,“我由衷地期望转轮里的子弹距离你还有三枪以上,否则你这回合的选择可就亏大了。”

    榊听着这话,可一点儿也不高兴,只觉得刺耳;因为他刚才打开转轮发现下一个弹槽就是装着子弹的那个……郁闷的同时,他也在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一时冲动,万一在第二轮时他冲着五分之一的概率又对自己的脑袋开上一枪,那可就中招了。

    不过,他此刻的这波操作也很亏;由于这轮选了“四”,下一次轮到他的回合时,他就只能选“一”和“三”了,看到子弹位置的他知道选“一”必死,那就只有选“三”一途,而“三”也并不是那么保险的,毕竟重新“转膛”之后要对自己脑袋连开两枪呢,这中弹概率也是杠杠的。

    “那么……既然你看完了……”另一方面,雅子的提问也再次开始了,“接下来,我就连问你两个问题咯。”百度一下“纣临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