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三一八,国内最美的景观大道。

    等他们走上路已经是第三天时间,不可否认,这三天时间刘飞阳的病情并没有改观,大家也都极力压制着个人心中的意见不合,此时的他们就像是围绕在老人身边想要各抒己见的孩子,同时也都理解大局出发四个大字,去往世界屋脊的路程很漫长,要是不美真的很容易令人崩溃。

    偏偏,神仙的建议并没有错,这条路真的很美。

    他们走上七十二拐,置身于茫茫的大山之中,透过车窗向外观望,只是连绵不绝的山坡,以及山顶上的积雪,还有就在眼前的蓝天,伸手可及的白云,这一条仿若无边无际的盘山路,拐过一道弯向下看,下方的车辆只是像蜗牛一般大小,正在缓慢攀爬,置身之中,会让人们不禁感慨自己也如野草一般渺小。

    巍峨、壮丽,直耸入云?

    怕是都不能准确形容高山魅力,她们倘若身高八千仗的勇士,人们认为的翱翔只是在他手心上打转。

    正如古人说的那样: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束。

    刚刚翻过山,他们波不急待的把车停下,洪灿辉直到现在终于派上用场,拿起他的相机,把这一切美景都记录在相机之中,周围还有游人,都很热情,游人帮他们七个人拍了一张照,这一刻心情好时都放松了一些。

    在向前走,他们把头扭过窗外,路上已经出现了三步一叩首的虔诚信徒,他们真诚、眼球黑白分明,三五个人是一对,后面还跟着一个人拉着手推车,里面装着帐篷、衣物、食物,并不是三五个人叩拜,后面那位一直走下去,他把车拉出去几百米之后,会重新走回原地,然后五体投地叩拜。

    他们裤子破了、脑门红了,鞋底走薄了。

    等他们第二次在路边休息的时候,正好有虔诚信徒休息,信徒们很热情,虽说不会说汉语,却把装在暖壶里的酥油茶递过来,吕婷婷喝了一口,憋着一口气喝下去,十几个人围城一圈,都没有顾忌的坐在路边草地上,用着大家都彼此听不懂的两种语言,却不时发出欢声笑语,临走时他们送给刘飞阳一串珠子,意思应该是能让他病快点好起来,作为回礼,白梦洁拿出两袋子准备的暖贴放到他们手推车上,还耐心的掩饰一番。

    一个小时。

    他们继续前行,信徒继续叩拜。

    白梦洁说“最远的会走上千公里,几步一叩首,鞋底会走坏几十双,他们很虔诚”

    他们出现了高原反应。

    呼吸苦难,胸闷,头痛,要炸裂一般。

    最严重的是赵志高,据说身体素质越好的人进入这里就会越难受,赵志高眼睛里布满红血丝,看起来眼球都快要炸裂,可他却说“刚才阳哥好像看着窗外笑了一下,没事,能挺住,习惯就好…”

    刘飞阳确实是扭头看向窗外了,发呆是发呆,至少窗外的物体是移动的,他的目光没有办法集中在一条线上,理论上讲,对他的病情确实有好处。

    这时王紫竹说“原来神仙说的是对的…”

    他们看到一个湖,湛蓝色,蓝的很纯粹,以至于他们都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会有这样一种颜色的湖水,七个人站成一排,吴三件和赵志高两人分列两边,好好抓住刘飞阳,因为在向前几步,就是大陡坡,得有二三百米长,一百米深,尽头就是湖面。眼前望着湖,她就在两座大山之间,把山间沟壑填满…

    这是起风了,很冷。

    冻得他们匆匆忙忙照了相片,可这张相片上,刘飞阳盯着镜头的眼神竟然多了几分颜色,这让初学摄影的洪灿辉回到车上观察自己作品时喜出望外,惊呼着“我都能把抑郁症人照活了…”

    很悲哀的是,他们并没找到合适的住宿地点,因为视线并没有做好计划,对于第一次走景观大道的人,这无疑是最危险的事情,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天空看起来是晴朗,可说不上十分钟以后就会飘起雪花。

    他们只好在荒山野岭里,把车扭下马路,在马路旁把车停稳,然后在车里过夜。

    夜晚的路上很少有车,一整晚都没经过几辆。

    这里的茫茫大山没有树木,清一色的低矮野草,所以远眺像是一排排的光头并列,可又有如胸部曲线那般迷人,把车停在这里着实有些冒险,因为在没有一点光源的山里,光源太吸引人了。

    在夜里的时候听到有东西咣咣的砸门声。

    吕婷婷率先被惊醒,她睡在床上和白梦洁…还有刘飞阳。

    不是左拥右抱,有着严格界限。

    吕青青爬起来,透过玻璃看到玻璃窗外围着六七只像狗一样的生物,眼睛冒着绿光,她知道不是狗,是野狼!这下把她吓坏了,慌不择路的把躺在地上休息的人,都给喘起来,她如坐针毡的样子着实很轰动,把刘飞阳都给惊的坐起来。

    赵志高说他掰过高加索的狗嘴。

    吴三件不服气,跃跃欲试要跳下车,把这几只野狼的牙都给薅下来,要不是被人拦住,他真的能跳下去跟这几只狼大干一场,最后气急败坏的他,对着玻璃从外面的绿光眼睛,汪汪的叫了两声。

    把满车人都得哈哈大笑,吴三件露出这面,是很罕见的。

    坐在床上的刘飞阳,也嘿嘿的笑出来。

    这几只野狼应该很有经验,对着车尾露出獠牙要把车给撕掉,毕竟车尾是最脆弱的地方,但这辆车让它们无能为力了,这是南云省富豪的房车,全车防弹,净重十三吨就连一般的卡车都为之逊色,它们努力了足足一个小时,最后只咬下一点油漆,心不甘情不愿的哀嚎两声,意思是说老子还会再回来的。

    王紫竹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扔出一块牛肉,也变得开朗很多,对着外面喊道“老子吃软不吃硬!”

    当天空亮起,他们继续进发。

    现在终于直到神仙推荐这条路线的意义了,行走中人的心灵真的能得到净化,他们彼此心中的意见全都压下去,剩下的就是单纯的快乐了,甚至都忘记了刘飞阳的身份和病情,被景色美到陶醉的时候会毫无规矩的搂住他肩膀,白梦洁更是很无理的要求,在一处雪山下,要刘飞阳公主抱她照了一张相片。

    作为抑郁病人,有时候也很无奈。

    他们看到牛羊满山坡。

    横亘在眼前的山坡上满是牛羊,密密麻麻,悠闲的望着天,散着步。

    洪灿辉说有一百只。

    赵志高说有二百只。

    两人争吵不下,最后把车停到路边,询问正在路边的牧民才知道,原来整整一千三百只…

    土豪啊!

    车上发出一阵惊呼。

    同时也足以证明一千三百只牛羊在山坡上都会被人误认为是一百只,这个山得有多大?

    吃饭问题是个大事。

    有赵志高在就是小事,当初没有走出村子的时候,刘飞阳就有想法,让赵志高找个师傅学当厨师,他很有天分,做起菜来色香味俱全,就连抑郁病人刘飞阳都吃了一大碗米饭。

    很悲哀的是,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在这里不容易实现。

    高原缺氧,正常的火机点不着。

    把吴三件的手指都摁酸了,也没把火机点着,最后他们想出个昏庸办法,把准备的小型氧气瓶拿出来,洪灿辉在旁边摁着氧气,吴三件点打火机,当氧气出来,摁下火机,好似泄露的煤气,喷出一道火龙。

    一股靠鸟毛味油然而生。

    吴三件的眉毛,被烧得片甲不留…

    最后缠着王紫竹给他扎了两针,还不时的问,是否能快点长出来?

    准确的说,他们早就进入西藏。

    路上出现卖工艺品的,长长一条,没有摊位,都是少数民族挂在身上卖,早就抑制了一路上的好奇,把车停下,美曰其名给阳哥带上,病情能好的更快,白梦洁的刷脸在这里没用了,都不认识她是大明星,那就拿出她的看家本领,在没成名之前,购物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砍价功力相当雄厚,她看到一串上好的楠木手串,这都不重要,关键是手串上还配着一颗罕见的天珠,一番唇枪舌战过后,终于以三百元的价格拿下来,兴奋的不能自已,可她回到车上却发现,人手一串了,与她的一模一样…

    询问之后才知道,原来是王紫竹买的。

    一百块七串,还送他两颗九眼天珠…

    气的白梦洁顿时没了兴致,坐在车上咬牙切齿的骂:无良奸商,卖假货都这么明目张胆了,好歹贵一点,装的像一点啊…

    一路上,有欢声、有笑语、翻过大山、越过河流。

    走走停停,直到第三天,他们这才姗姗来迟的来到省会城市,此时已经是下午了,不过按照时间来说,这里的天黑要在八九点钟,现在是三点钟,按照高原下的活动规律来说,现在才应该是中午时分才对…

    他们面前,出现了一个红白金三色建筑。

    如果不出意外,这就是当年松赞干布为了娶文成公主所修建的宫殿了。

    “好美…”

    他们停下车,纷纷走下来,望着眼前的建筑。

    吕婷婷还花痴的想着,要是有人能为我修建一座就好了。

    他们发着呆,从身后走过来一位小男孩,是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着紫红色僧裙,直达脚面,他走过来,用着不太标准的汉语道“请问你们有人叫刘飞阳么?”

    众人回过头,看着他,露出笑容。

    小男孩从手中拿出一个纸条,道“佛说…普度众生…”

    见有人伸手接过去,他做了一个特有的利益,然后转身走掉。

    走出很远。

    刘飞阳缓缓打开纸条,只见上面有一排笔力浑厚的字迹,刘飞阳认得,这是神仙的笔迹,可上面写的内容却毫无关系,是一个地址…

    ps:下一章十一点打开,一定能看到的。百度一下“下山虎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