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看到夏初心的一瞬,苏炎一直波澜不惊的脸上,不由微微显出了些动容,他的黑se眼珠中,映着的是夏初心姣好的身形与面容。

    许久不见,夏初心依旧是那么美,美的不可方物,只不过,她的表情里,少了曾经的傲然和沉着,少了她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和无忧,她仿佛也像经历了一世的风尘和波折一般,眼底深处蕴含着太多的情绪和幽深,她,也变了。

    苏炎知道,夏初心的变化,源于夏商周的死,夏家的没落。

    苏炎更清楚,夏商周之所以被杀,完全是受了自己家人的牵连,他如果早点置身事外,便不会遭致杀身之祸。所以,对于夏初心,苏炎心中是存在愧疚的,她从一个千金大小姐,沦为如今孤苦无依一人,苏炎也难辞其咎。

    稍稍顿了一会儿,苏炎便迈步,朝着夏初心缓缓走了过去。

    但,刚走没几步,那边夏初心突然就动了,她像一阵风一般,呼一下就跑了过来,一冲到苏炎身前,夏初心二话不说,直接紧紧住抱了苏炎。

    夏初心抱的很紧很用力,她把头埋在苏炎的肩上,然后轻轻却又深深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苏炎被夏初心这么一抱,他的心不由自主就突了一下,他冰凉的身体,也获得了暖暖的温度,他闻着夏初心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内心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或许是太久没有体会过人情味,或许是早已忘了何为温暖和舒心,或许是习惯了麻木和冷酷,总之,现在的苏炎,感觉到了一种异样之情,他像是到寻了久违的情感,心里有了几分触动。他和夏初心,如今都是孑然一身漂泊在世,他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这样的两个人,依偎在一起,彼此或多或少都能寻到一丝慰藉,两颗冰冷的心,也因为这拥抱,渐渐充斥起了暖意。

    慢慢地,苏炎缓缓抬起了双手,轻轻搭在了夏初心的后背,随即,他深深地道了一声:“对不起,回来的太晚了。”

    听到这话,夏初心不禁更加用力的抱紧了苏炎,她把自己整个贴在苏炎身上,她甚至把心,都揉进了苏炎的身体里,她沙哑着声,十分柔软却又坚定的说道:“没关系,回来了就好!”

    回来了就好,这是夏初心最真心的话,她在曾经很多个日子,都担惊受怕,怕苏炎彻底消失,永不现身。哪怕后来她说服了自己,苏炎一定会回来,一定会重新出现为父母报仇雪恨。但,夏初心依然免不了会担心,万一苏炎真不回再来,她该怎么办?

    而今,苏炎不仅回来了,他还亲手杀了杨天啸,报了他的仇,也报了夏初心的仇,夏初心当然是欣慰而满足。

    苏炎听了夏初心的话,心中的情感愈发复杂了起来。他能感受到,夏初心在孤身一人之时,有多么希望自己能陪伴在她一旁,他也知道,一个人在失去一切之时,会有多么渴盼值得信任的另一人出现。在某种程度上,他和夏初心是同病相怜,他们的命运相似,又在冥冥中捆绑在了一起。

    只是,苏炎不敢贪恋这种感觉,他无法感性的让自己沉迷于对于另一人的依靠中,他现在,终归是理性多一点。

    微微缓了一下,苏炎便将手放在了夏初心的肩膀之上,他想着先推开她。

    但,苏炎的手刚刚一施力,夏初心却愈发用力紧抱着苏炎,并带着祈求的语气,深情道:“拜托你,不要推开我,让我再多抱会儿。”

    夏初心的情感,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展露了出来,她似乎生怕被苏炎一推开,就永远失去了这个人,她在这种时候,特别特别想要寻求踏实的安全感。如果可以,她真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苏炎看到夏初心这反应,他一时都有些无措了,他搭在夏初心肩头的双手,也在不知不觉中顿住了,他没有再推开夏初心,但他的心,却有些乱。

    过了一会儿,夏初心突然深深闭起了眼,她紧紧依偎着苏炎,轻轻启开双唇,发出了无比深情的呢喃声:“苏炎,我好想你。”

    这也是夏初心内心深处最真切的话,她确实很想很想苏炎,这种想念,在这半年多,显得特别深刻,特别的不由自主。她几乎每个夜晚,都梦到苏炎,她的每个白天,也在思念中度过,她总是担心苏炎不会出现,又每时每刻期盼着苏炎的出现,她的这种心情,一直缠绕了她半年多,以至于,她现在都忽视了所谓的矜持,忽视了一切,只想将这心情明白的表达出来。

    苏炎乍然听到夏初心这等同于表白的话,他不由更加慌乱了,他在最近这段时间,压根就没有考虑过男女之间的感情事,现在,面对夏初心这样的深情,他真的是不知如何应对。

    时间悄然流逝,风轻轻吹过,萦绕在苏炎和夏初心之间的,只有无边的沉默,苏炎没再开声,夏初心也不再说话,他们就这样,无声的拥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夏初心终于不舍的松开了自己的双手,缓慢地离开了苏炎的怀抱,然后直勾勾的盯着苏炎看。

    看着看着,夏初心的眼眶,又不禁湿润了,她的神se,满含纠结与心疼,她的心都在微微颤抖,她盈着泪水,沙哑着声,深深道:“这些日子,你是经受了怎么样的折磨,才会变成这样?”

    显然,苏炎的暴瘦,以及他满身的伤痕,满面的沧桑,让夏初心彻彻底底触动了,她心如刀绞,疼痛难耐。

    苏炎看到夏初心这样,他愈发有些不自在了,他故意放松了语气,淡淡然道:“没什么,都过去了。杨天啸已经死了,我所受的一切,都值得!”

    夏初心听完,终是无声的点了点头,但她眼中的心疼并未减少,她眼里的深意也更甚,她久久的凝视着苏炎,目光直接又深刻,随后,她轻轻开口,缓缓道:“现在,一切也该随着杨天啸的死,而尘埃落定了,苏炎,你不会再消失了吧,你是不是,也该安定下来?我们两个,能从头开始吗?”

    这句话,夏初心说的特别艰难,她几乎花了半生的勇气,才得以将这话说出口。

    长这么大,夏初心从未在感情上主动过,甚至,她一直都是排斥感情,排斥别人对她的爱,她拒绝过很多人,也从未爱上过谁。唯一有过感觉的人,就是苏炎,只是当初,夏初心对苏炎的感情,她自己也不是很明确,但最近发生的事,让夏初心彻底明白了自己的心,她现在也清楚,苏炎就是自己唯一的寄托,她认定了苏炎,所以,她抛开了冷傲,抛开了顾虑,直接向苏炎表白了,她希望今后能与苏炎,共度余生。

    苏炎听了夏初心这话,顿时就哽住了喉,他就是再迟钝,也听的出来,夏初心现在是需要苏炎一个承诺,可是,苏炎能给她一个永恒的承诺吗?

    对于夏初心,苏炎不能说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他们两个到目前为止,根本就不是情侣的关系,他们除了那一层虚无的婚姻之约,压根没有实质的感情基础,苏炎再怎么,也没法在这种时候给予夏初心一生一世的承诺啊,他也知道,自己对夏初心无法保证什么。

    深深的犹豫了片刻后,苏炎便重新看向了夏初心,语气沉重却坚定道:“对不起!”

    三个字,表明了苏炎的态度,也是对于夏初心最直接的拒绝。

    夏初心听到这,内心顿时猛烈一颤,她显然受到了不小的冲击,她有些小心翼翼地看着苏炎,沉声道:“为什么?你还在为以前的事恨我吗?”

    苏炎闻言,果断回道:“没有,当年的事,我早已经不怪你了。我也不是曾经那个我了,最近发生的事太多,我现在暂时不想把心思放在儿女私情之上,况且,我对另一个女人有过承诺,她还在等我!”

    既然没法和夏初心在一起,苏炎就不想给夏初心一丝一毫的希望,他把话说的非常明确,就是想让夏初心彻底死心。即使知道这样的拒绝,会让夏初心痛苦,但他也清楚,这只是短痛,时间会抚平一切。

    夏初心听完苏炎这一番话,她整个瞬间就愣住了,她的眼神,变得黯然,又十分的复杂,她深深的看着苏炎,久久不发一语,谁也看不透,突然沉默的夏初心,到底在想着什么。

    苏炎见夏初心一直沉默,他突然有点站不住了,他满面深沉地看着夏初心,认真道:“好了,我该走了,你,要照顾好你自己!保重!”

    说完,苏炎也不等夏初心回复,他直接掠过夏初心,朝着天台入口的楼梯走去。

    夏初心没有挽留苏炎,也没有回头,她就那样,直愣愣的杵在原地,她美丽的眼眸中,充满了不为人知的深意,以及,她强忍着没有落下的泪水。

    面对这样的结局,夏初心还没有做好接受的心理准备。但,不管夏初心有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苏炎终究是走了,走的那样干脆!

    苏炎没再回头多看夏初心一眼,他决然的离开了天台,然后搭乘了下楼的电梯,他的面部,没有任何表情,他的心里,充斥着无法形容的情绪。

    电梯下降的速度似乎很慢很慢,过了仿似许久,它才到达一楼。

    但,当电梯停止,门开之后,苏炎却发现,电梯门外,迎接他的,竟是一个个身穿制服面目严谨的警察!

    当苏炎走出电梯,领头的一个警察立刻快步上前,迅速又凌厉的铐住了苏炎的双手,严肃无情道:“苏炎,你涉嫌故意杀人罪,现在正式逮捕你,请跟我们走一趟!”百度一下“乞丐王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