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夏日炎炎,风雪路远

作者: 烽火戏诸侯  分类: 武侠仙侠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初日照高城。

    叠嶂,董画符,范大澈,选择了后撤。

    宁姚,陈三秋,晏啄继续留在原地。

    陈平安返回他们这边,换上了一张中年汉子的面皮,先帮着陈三秋、晏啄盯着点战场形势,偶尔开口提醒一句。

    相较于必须言之精准的范大澈,与陈三秋和晏啄言语,陈平安就要简明扼要许多,细微处的查漏补缺而已。

    更多是一些飞剑轨迹、落脚处选择的建议,一种快速复盘,争取从好变成更好而已。不是喝惯了酒,成了要好朋友,陈平安就会不把这两位金丹境剑修当回事,事实上,陈平安的凝神观战,观摩陈三秋和晏啄的出剑,获得了不少裨益。

    然后陈平安就去找范大澈。

    范大澈见着了汉子面容的陈平安,有些无奈,跟陈平安敌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祖坟不是冒青烟,是滚滚黑烟,棺材本压不住。

    无奈之余,范大澈也很感恩,如果不是陈平安的出现,范大澈还要手忙脚乱很久。

    陈平安蹲下身,抛给范大澈一壶竹海洞天酒,笑道:“记得念我的好。”

    董画符说道:“用范大澈的钱,买下的酒水,回头再拿来送人情给范大澈,我学到了。”

    陈平安假装没听见,往身上贴了一张黄纸除秽符,帮着祛除那股血腥气。

    叠嶂笑问道:“去别处捡钱了?”

    陈平安点头道:“随便逛逛。因为担心帮倒忙,给人招来暗处某些大妖的注意力,所以没怎么敢出力。回头打算跟剑仙们打个商量,独自负责一小段城头,当个诱饵,愿者上钩。到时候你们谁撤出战场了,可以过去找我,见识一下大修士的御剑风采,记得带酒,不给白看。”

    董画符摇头道:“那我不去。”

    叠嶂笑道:“我也算了。”

    范大澈发现陈平安望向自己,硬着头皮说了句实诚话:“我不敢去。”

    陈平安笑眯眯道:“大澈啊,人不去,酒可以到嘛,谁还稀罕见到你。”

    叠嶂和董画符几乎同时起身,继续去往南边城头。

    范大澈也想跟着过去,却被陈平安伸手虚按,示意不着急。

    陈平安说道:“与这些朋友并肩作战,是不是觉得压力很大?好像给他们帮忙一次,就拖了后腿一次?”

    范大澈点了点头。

    陈平安笑道:“有了这么想的念头后,其实不是坏事,只不过想要更好,你就该压下这些念头了,范大澈,别忘了,你是一位龙门境瓶颈剑修,如今还不到三十岁。知道在我们浩然天下那边,哪怕是被誉为剑修如云的那个北俱芦洲,一位早晚都会跻身金丹的剑修,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个年轻俊彦吗?”

    陈平安指了指自己,“不是浩然天下有我这么个人,浩然天下就都是陈平安这样的人。与你我差不多岁数的山上同龄人当中,只说杀敌的斤两,比我更好的,当然也会有,应该还不少。但是比我不如的,很多,极多。”

    陈平安缓缓说道:“在我的家乡,东宝瓶洲,我走过的很多江湖,你范大澈若是在那边修行,就会是一个王朝举国寄予厚望的天之骄子,你可能会觉得以前我经常开玩笑,说自己好歹是堂堂五境大修士,是调侃是自嘲,其实不全是,在我家乡那边,一头洞府境妖族、鬼魅,就是那当之无愧的大妖,就是惊世骇俗的厉鬼。你想想看,一个先天剑胚的金丹剑修,可能也就三十来岁,在宝瓶洲那边,是怎么个高高在上?”

    范大澈点点头,“以前没想过这些,对于浩然天下的事情,不太感兴趣。从小到大,都觉得自己资质算凑合,但是不够好。”

    陈平安笑了笑,摊开两只手,双指并拢在两端点了点,“我所说之事,范大澈在宁姚陈三秋他们身边,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错,是一种极端,范大澈在我家乡那边,好像可以仗剑敌国,是另外一个极端。自然都不可取。”

    陈平安收起一手,一手握拳,在先前那条线的中间晃了晃,“事情可以有那极端,无法避免,但是一位剑修的道心,应当落在此处,岿然不动。身外事,往大了说去,就真的只是身外事,很难被我们完全掌控,可是修道之人的本心,永远只是你我手边事,近在咫尺,是可以随时随地磨砺精进的本家功夫。人身小天地,于天地不过是立锥,可是人心包罗万象,能够比天地更高更大,尤其是剑修,思虑所及,飞剑所至,身心性命皆自由。这句话,我觉得很对。与你手上这壶酒水,一起白送你了。”

    范大澈眼神澄澈,痛饮一口酒水,擦了擦嘴角,沉声道:“陈平安,这些话,如果是你以前与我说,我兴许就只是听得一个明白,但是未必真正听得进去,现在不一样,我懂。”

    陈平安微笑道:“其实都一样,我也是吃过了大大小小的苦头,走走停停,想这想那,才走到了今天。”

    范大澈沉默片刻,突然好奇问道:“与酒水一起送我的那句话,是哪位圣贤高人说的?我越琢磨,越有道理。”

    陈平安伸出手心摩挲着下巴,“大澈啊,你这小脑阔儿不灵光就算了,咋个眼神也不太好啊。”

    范大澈笑着起身,使劲一摔手中酒壶,就要去往陈三秋他们身边。

    不曾想陈平安一个伸手,抓住空酒壶,起身大骂道:“小小龙门境剑修,在堂堂二境大修士面前,装你大爷的豪杰气概,酒壶不要钱啊。”

    范大澈有些心虚,快步离开,只是忍不住转头,看到那个二掌柜,歪着头,手指抵住鬓角那边,然后缓缓摘下一张伪装面皮。

    范大澈问道:“陈平安,就是忘不了她,我是不是很没有出息?”

    陈平安将那张朱敛打造的面皮收入袖中,笑道:“只说痴情种痴心一事,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范大澈疑惑道:“当初我们刚认识那会儿,你不是这么说的啊?骂得我狗血淋头。”

    神色萎靡的陈平安取出养剑葫,喝了口酒,笑道:“没力气跟你讲这里边的学问,自己琢磨去。还有啊,拿出一点龙门境大剑仙的气魄来,公鸡吵架头对头,剑修打架不记仇。”

    陈平安其实已经不再担心范大澈的情伤,范大澈在他们这边好像修行、言行都不出彩,但是陈平安可以笃定,范大澈的修道之路,可以很长远。陈平安当下比较忧心的,是怕范大澈听过了自己那番道理,知道了,结果发现自己做不到,或者说做不好,就会是另外一种麻烦。

    一个道理,不曾知道,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否定,知道了并且认可,就是一种肯定,做不到,是一种再次否定。

    一般来说,到了这一步,就是那个道理走到了绝路,走到了心路上的葬身之地,尸骨无存的那种。最可怕的地方,在于与此道理类似的一连串学问,都会跟着死亡,会一死一大片。

    不曾想范大澈说道:“我若是接下来暂时做不到你说的那种剑心坚定,无法不受陈三秋他们的影响,陈平安,你记得多提醒我,一次不行就两次,我这人,没啥大优点,就是还算听劝。”

    陈平安笑道:“好说。”

    范大澈最后说道:“那你也听我一句劝,这场大战有得打,不差这几天半个月的,你先好养伤再回城头,不然一直这么继续下去,到了将来需要我们离开城头奔赴战场的时候,你很难恢复到巅峰。你是我的护阵剑师,你就算不担心自己,也好歹担心担心我的这条小命,以后还想不想喝不花钱的酒水了?”

    陈平安点头道:“有道理。”

    陈平安还真就祭出符舟,离开了城头。

    范大澈到了南边墙头那边,宁姚朝他点头笑道:“谢了。”

    范大澈想要绷住脸色,只是做不到,干脆便笑了起来。

    董画符点评道:“傻了吧唧的。”

    一行人当中,飞剑杀敌最为潇洒写意的陈三秋微笑道:“董黑炭,你有本事让宁姚与你道一声谢?”

    董画符转头问道:“宁姐姐,能不能与我道声谢?”

    宁姚始终目视前方,打赏了一个滚字。

    董画符点点头,表示笑纳了,然后转头望向陈三秋和范大澈,问道:“宁姐姐从来不与我客气,你们可以吗?”

    陈三秋高高竖起大拇指。

    范大澈深呼吸一口气,祭出本命飞剑,剑光一闪,掠下城头。

    陈平安驾驭符舟,无所事事,便学自己的弟子学生,趴在渡船船头,以手划船,好像真的快了些?

    ————

    大战间隙,几个来自外乡的年轻剑修,从城南撤到了城北墙头那边,另外一批养精蓄锐的本土剑修,默然顶替位置。只是

    与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后者脸上大多有了些笑意。

    郁狷夫坐在北边墙头上,嚼着最后一块烙饼,一身拳意盎然,却始终不得出拳,这让登了城头只能观战的郁狷夫,生平第一次,对于武学境界的登高,产生了一种莫大的渴求,七境金身,终究不似八境远游,只要跻身了远游境,就可以如那练气士御风,就可以出拳酣畅。

    朱枚脸色惨白,心有余悸,擦了擦额头汗水,一言不发。

    在她祭出本命飞剑后,数次险境,要么被苦夏剑仙护阵,要么是被金真梦救援,就连依旧只是观海境剑修的林君璧,都帮助了她一次,若非林君璧看破一位妖族死士的伪装,故意出剑引诱对方祭出杀手锏,最终林君璧在电光火石之间撤离飞剑,由金真梦顺势出剑斩妖,朱枚肯定就要伤及本命飞剑,哪怕大道根本不被重创,却会就此退下城头,去那孙府乖乖养伤,从此整场战事就与她完全无关了。

    林君璧在与金真梦说着先前战事的心得。

    这应该是林君璧第一次与金真梦私底下如此闲聊,说那双方出剑的得失、瑕疵、纰漏与诸多精妙处。

    金真梦笑意和煦,虽然依旧言语不多,但是明显与林君璧多了一份亲近。

    这也是金真梦第一次觉得,林君璧这位仿佛终年不染尘埃的天才少年,破天荒有了些人味儿。

    林君璧取出一只邵元王朝造办处打造的精致小瓷瓶,倒出三颗丹丸,不同的色泽,自己留下一颗鹅黄色,其余两颗鸦青色、春绿色丹药,分别抛给金真梦和朱枚。

    金真梦和朱枚大同小异,皆是犹豫了一下,仍然选择收下,三人各自吞咽丹药。

    林君璧开始屏气凝神,呼吸吐纳,丹丸逐渐消融,沛然灵气涌入几座关键气府。

    林君璧分出一份心神,继续反复推敲当初那场问心局的末尾。

    每复盘一次,就能够让林君璧道心圆满一丝。

    当初那个自称崔东山的白衣少年郎,在从棋盘上捻子收入棋罐的过程当中,问了一个问题,问林君璧敢不敢留在剑气长城出剑杀妖。

    林君璧说敢,只是风险太大,利益太小,似乎不太值当。

    “不是建议,是命令。因为你太蠢,所以我只好多说些,免得我之好心,被你炒成一盘驴肝肺。使得原本一件天大好事,反过来成为你抱怨我的理由,到时候我打死你,你还觉得委屈。”

    崔东山双指捻住一颗棋子,晃了晃,“第一,留下后,杀了多少头大妖,根本不重要,若是能够多杀些,赢得一两位剑仙的认可,是更好。”

    崔东山将那颗棋子随便丢入棋罐当中,再捻棋子,“第二,有苦夏在你们身旁,你自己再注意分寸,不会死的,苦夏比你更蠢,但终究是个难得的山上好人,所以你越像个好人,出剑越果决,杀妖越多,那么在城头上,每过一天,苦夏对你的认可,就会越多,苦夏本就心存死志,所以说不得某一天,苦夏愿意将死法换一种,无非是为自己,变成了为你林君璧,为了邵元王朝未来的国之砥柱。到了这一刻,你就需要注意了,别让苦夏剑仙当真为了你战死在此地,你林君璧必须不断通过朱枚和金真梦,尤其是朱枚,让苦夏打消那份慷慨赴死的念头,护送你们离开剑气长城,记住,哪怕苦夏剑仙执意要孤身返回剑气长城,也该将你们几个一路护送到南婆娑洲,他才可以转头返回,如何做,意义何在,我不教你,你那颗年纪不大就已生锈的脑子,自己去想。”

    崔东山丢入棋罐第二颗棋子,“第三,你离开倒悬山的归途,与朱枚、金真梦相处,从始至终,要点到为止,切不可画蛇添足,试图收买人心。不妨教你一个诀窍,平时与他们朝夕相处的林君璧,依旧是那骨子里自视清高的林君璧,与先前城头上出剑杀妖的林君璧,必须判若两人,否则你会前功尽废。朱枚和金真梦,不是严律蒋观澄之流,后者人心务实,前者相对务虚,是两种天地。你自己好好掂量。”

    “第四,回了中土神洲那座文风鼎盛的邵元王朝,你就闭嘴,只字不提,闭不上嘴,你就滚去闭关谢客。你在闭嘴之前,当然应当与你先生有一番密谈,你坦诚相待便是,除我之外,大事小事,不用藏掖,别把你先生当傻子。国师大人就会明白你的企图心,非但不会反感,反而欣慰,因为你与他,本就是同道中人。他自然会暗中帮你护道,为你这个得意弟子做点先生的分内事,他不会亲自下场,为你扬名,手段太下乘了,相信国师大人不但不会如此,还会掌控火候,反其道行之。严律这个比你更蠢的,反正已经是你的棋子,回了家乡,自会做他该做的事情,说他该说的话。但是国师却会在邵元王朝封禁风声,不允许肆意夸大你在剑气长城的经历。然后你就可以等着学宫书院替你说话了,在此期间,林君璧越是缄口不言,邵元王朝越是保持沉默,四面八方的赞誉,都会自己找上门来,你关了门都拦不住。”

    “不光是邵元王朝,所有周边王朝、藩属,帝王将相公卿,山上修道之人,山下的市井江湖,都会知道有个少年林君璧,远游剑气长城,临战敢不退,出剑能杀妖。”

    崔东山双指捻棋子,笑问道:“在这第四当中,最细微处在何处?好好想,答案别让我失望。”

    林君璧回答道:“让我先生觉得我的为人处世,犹然略显稚嫩,也让先生可以做点自己学生如何都做不成的事情,先生心里边就不会有任何芥蒂。”

    崔东山丢了那枚棋子,“还好,总算还不至于蠢到死。等着吧,以后剑气长城的战事越惨烈,浩然天下被一棍子打懵了,稍稍清醒几分,你林君璧在剑气长城的事迹,就会越有含金量。”

    崔东山再次捻起一枚棋子,讥笑道:“便是那些与你先生分属不同文脉道统的儒家圣人,君子贤人,也会对你林君璧刮目相看。国师将你视为愈发大道可期的关门弟子,儒家书院学宫却未必继续将林君璧视为王朝国师的弟子,此间玄妙,自己多多体会,会让你如饮醇酒的。”

    崔东山晃着手指和棋子,“但是别得意忘形,所有今日之赞誉,都会成为他日之非议,赞誉与非议之人,又往往是同一拨人。这又是一妙,想明白了,又是醇酒一壶,十分醉人。”

    崔东山丢了手中棋子,砸在棋罐当中,棋子磕碰,响声清脆,抖了抖袖子,“严律此人,可以善加利用。朱枚此人,必须获得她的认可,尤其是后者,双方关系处置妥当了,你会有意外之喜。”

    林君璧轻声问道:“是朱枚背后的家族?”

    崔东山摇头道:“不止于此。你真是浆糊脑子,下什么棋?走一步只看一两步,就想要赢棋?”

    林君璧诚心诚意道:“请崔先生为我解惑。”

    崔东山说道:“朱枚说了什么,不比郁狷夫亲眼见到了什么,差不多。两位女子形影不离,关系亲昵且纯粹,什么话不会说?郁狷夫认可朱枚的人品,朱枚认可你林君璧,自然会为你说几句真正意义上的公道话,正因为是朱枚的纯真,郁狷夫才听得进去。那么你在剑气长城的那点拙劣城府,在郁狷夫眼中,非但不会成为邵元王朝林君璧的人生瑕疵,反而可以加重她对你的正面看法。此说,可以理解?”

    林君璧轻声道:“晚辈怕理解有误,不够深远,愿闻其详。”

    崔东山笑道:“人无半点毛病,最不可亲。一旦否定了你,再认可你,这种认可,会比初次见面就认可,更加坚定不动摇。这都不理解?下棋也不会,人心也看不懂,我都有些后悔了,要与你做这长远买卖。怎么感觉是要亏钱的意思?林君璧,与你下棋那么多局,我无半点忧虑,不曾想与你联手做生意,反而忧心忡忡,如何是好?”

    林君璧欲言又止。

    崔东山眯起眼睛,“只会问不会想?你知不知道我的耐心有限,我会宰掉你的,知道为什么吗?回答错了,你就死了。”

    林君璧额头渗出汗水,“我可以自己蠢死,但是不可以连累崔先生眼光出差,找了个蠢人做买卖。”

    崔东山微笑道:“好小子,还是可以教的嘛。”

    崔东山手心贴在棋罐里边的棋子上,轻轻摩挲,随口说道:“一个足够聪明却又敢不惜死的中土剑修,同为中土神洲出身的纯粹武夫郁狷夫,是不会讨厌的。郁家人,甚至是那个老匹夫周神芝,对于一个能够让郁狷夫不讨厌的少年剑修,你以为会如何?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吗?郁家老儿,周神芝,这些个老不死,对于原先那个林君璧,那种所谓的半吊子聪明人?会见得少了?郁家老儿一手掌控了两大王朝的覆灭、崛起,什么样的聪明人没见过。周老匹夫活了数千年,见惯了世事起伏,他们见得少的,是那种既聪明又蠢的年轻人,朝气勃勃,不把天地放在眼中,偏偏身上充满了一股子愣劲,敢在某些大是大非之上,不惜名利,不惜命。”

    崔东山轻轻抬起手,离开棋罐寸余,手腕轻轻翻转,笑道:“这就是人心细微处的风云变幻,风景壮阔,只是你们瞧不真切罢了。心细如发?修道之人神仙客,放着那么好的眼力不用,装瞎子,修道修道,修个屁的道心。你林君璧是注定要在庙堂之高大展手脚的山上人,不懂人心,如何辨人知人,如何用人驭人?如何能够用人心不疑?”

    林君璧心悦诚服,郑重其事道:“崔先生高明,林君璧受教了。”

    崔东山抬起头,“高明?就用这么一个庸俗的说法,来形容我。”

    林君璧摇头道:“既高且明!唯有日月而已!这是我愿意花费一辈子光阴去追求的境界,绝不是世俗人嘴中的那个高明。”

    崔东山哈哈大笑,“这个溜须拍马,很有我家山头的风范了,很好很好,以后有机会,说不得我真要收你为弟子,然后你就能够去祖师堂那边磕头烧香拜挂像。”

    林君璧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猜测,只是太过匪夷所思,不敢相信。

    崔东山收敛笑意,低头看了眼棋盘,手掌一抹,所有棋子皆落入棋罐,然后捻出一枚孤零零的黑子放在棋盘,再再捻起一枚枚白子,围出了一个大圈。

    崔东山说道:“既然将你当做半个弟子栽培,那我就要拿出一点真本事了,以严律作为这枚黑子举例,你要教这颗黑子自己觉得很自由,天大地大不拘束,人生充满了希望。但是他的人心,所有思虑,事实上都在你的掌控之中,要其生,要其死,要其得势失势,都在你的算计之内。”

    林君璧觉得此理浅显,不难明白。

    然后崔东山在白子之外又围出一个更大黑子圆圈,“这是周老匹夫、郁家老儿的人心。你该如何破局?”

    林君璧沉思许久,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摇头道:“无解,甚至不要想着去破局。”

    崔东山点点头,“不错,对了一半。”

    崔东山捻起一枚白子,丢在了黑子之外的棋盘上,“棋盘上一时半会儿,形势难改,人生终究不是下棋,先后手只差一颗棋子。但是别忘了人心无拘束,所以大可以丢个念头,藏在远处,瞪大眼睛,仔细看着更大的天地棋盘,周神芝算个什么东西。这就是修心。”

    林君璧低头凝视着不是棋谱的棋盘,陷入沉思。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食野之苹。我有美酒,吹笙鼓簧,惜无嘉宾。”

    崔东山收起望向大地的视线,转头望向天空,微笑道:“山上客,云中君,见飞鸟过,浮一大白。”

    城头上,此时此刻,林君璧也学那“白衣少年”仰头望去。

    那人就是下出《彩云谱》的崔瀺。

    棋力甚至比当年的崔瀺,要更高。

    那位白衣少年收起棋罐棋盘,起身后,对林君璧说了最后一句话,“教你这些,是为了告诉你,算计人心,无甚意思,没搞头啊没搞头。”

    ————

    陈平安没有直接返回宁府,而是去了一趟酒铺。

    铺子没关门,只是没有客人。

    先前在酒铺帮忙的张嘉贞和蒋去两位长工少年,已经与金丹剑修崔嵬一样,秘密去往倒悬山,种秋与裴钱曹晴朗,会去南婆娑洲游历,两位少年则跟随崔东山一起去那宝瓶洲。

    如今在酒铺帮忙的三人,少年名叫丘垅,少女叫刘娥,年龄最小的那个孩子叫桃板。都是叠嶂挑选出来的店伙计,都是熟悉的街坊邻居。

    其中桃板与那同龄人冯康乐还不太一样,小小年纪就开始攒钱准备娶媳妇的冯康乐,那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更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可桃板就只剩下天不怕地不怕了,一根筋。原本坐在桌上闲聊的丘垅和刘娥,见到了那个和和气气的二掌柜,依旧紧张举措,站起身,好像坐在酒桌上就是偷懒,陈平安笑着伸手虚按两下,“客人都没有,你们随意些。”

    只有桃板一个人趴在别处酒桌的长凳上发呆,怔怔看着那条空无一人的大街。

    陈平安坐在那张酒桌上,笑问道:“怎么,抢小媳妇抢不过冯康乐,不开心?”

    桃板闷闷不乐道:“二掌柜,你说我到底是不是那种谁都看不出来的剑胚子啊。”

    陈平安无言以对。

    陈平安拍了拍桌子,“去给我拎壶酒来,老规矩。”

    桃板不乐意起身,喊道:“刘娥姐姐,去跟二掌柜拿壶酒,别忘了收钱。”

    陈平安摸出一颗雪花钱,递给刘娥,说酱菜和阳春面就不用了,只喝酒。很快少女就拿来一壶酒和一只白碗,轻轻放在桌上。

    陈平安倒了一碗竹海洞天酒,抿了一口酒。

    桃板坐起身,趴在酒桌上,有些百无聊赖,手指敲着桌面,说道:“二掌柜,我也不想一辈子卖酒啊。”

    陈平安笑问道:“那你想做什么?”

    桃板说道:“我也没想好。”

    陈平安喝着酒,不再说什么。

    桃板没话找话道:“二掌柜,你知不知道,其实好多人背地里说你坏话。来咱们这边买酒的好些客人,都替你打抱不平。很多话,光是听着就挺气人的。”

    陈平安摇头道:“不知道啊。你给说道说道?”

    桃板便开始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说了那些自己听来的言语。

    桃板见二掌柜只是喝酒,也不生气,孩子便有些生气,气呼呼道:“二掌柜你耳朵又没聋,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啊。”

    陈平安笑道:“在听。”

    东风吹起杨柳絮,东风吹落杨柳絮。

    一样的东风一样的杨柳絮,起起落落,在意什么。

    只是这样的道理,太没劲,更没必要念叨给一个孩子听。

    所以陈平安好似后知后觉,佯怒道:“这帮王八蛋,太气人了。”

    孩子跃跃欲试道:“咱们做点啥?”

    陈平安悬停手中酒碗,斜眼道:“你是帮我干架啊,还是帮我望风啊?”

    桃板叹了口气,重新趴在桌上,“客人多的时候,我嫌累,没了客人,又嫌闷,咋个回事嘛。”

    陈平安打趣道:“就是就是,咋个回事嘛。”

    桃板一瞪眼,“你这人真没劲,说书先生也不当了,铺子这边也不爱管,一天到晚不知道忙个啥。”

    陈平安挥手道:“我花钱买了酒,该有一碟酱菜和一碗阳春面,送你了。”

    桃板笑得合不拢嘴。

    一直在竖起耳朵听这边对话的刘娥,立即去与冯叔叔打招呼,给二掌柜做一碗阳春面。

    陈平安悠悠然喝着酒。

    没来由想起了青鸾国狮子园柳老侍郎的那场劫难。

    爱惜羽毛的读书人最重名声,所以最怕晚节不保。

    崔东山说那些环环相扣的阴毒手段,都是老侍郎嫡长子柳清风的想法,小镇同乡人李宝箴只是照做而已。

    陈平安转头看了眼身后大街的大小酒楼,那条空荡荡的街道。

    其实桃板所说的那些人,那些话,半点不让陈平安感到奇怪,甚至可以说,早就猜到了,就像陈平安在那方印章上的边款刻字,世间人事无意外。

    对于如今的陈平安而言,想要生气都很难了。

    与那失望,更是半点不沾边。

    肯定有那曾经在酒桌或是太象街、玉笏街,遇见了公子哥陈三秋,有人谄媚讨好却无结果,便开始偷偷记恨陈三秋起来,二掌柜与陈三秋是朋友,那就便连陈平安一起记恨好了。

    也肯定有那剑修瞧不起叠嶂的出身,却艳羡叠嶂的机遇和修为,便憎恶那座酒铺的喧闹嘈杂,憎恶那个风头一时无两的年轻二掌柜。

    有那曾经随大流讥讽过晏胖子的同龄人,后来晏啄境界越来越高,从俯视,轻蔑,变得越来越需要仰视晏啄与宁府、与陈平安皆相熟,这拨人便要心里边不痛快,抓心挠肝。

    肯定也有那在叠嶂酒铺试图与二掌柜套近乎攀关系的年轻酒客,只觉得好像自己与那二掌柜始终聊不到一块儿,一开始没多想,只是随着陈平安的名气越来越大,在那些人心目中就成了一种实实在在切身利益的损失,久而久之,便再不去那边买酒饮酒了,还喜欢与他们自己的朋友,换了别处酒楼酒肆,一起说那小酒铺与陈平安的风凉话,十分快意,附和之人愈多,饮酒滋味愈好。

    这些人,尤其是一想起自己曾经装样子,与那些剑修蹲在路边喝酒吃酱菜,突然觉得心里不得劲儿,所以与同道中人,编排起那座酒铺,越发起劲。

    那座酒铺越热闹,生意越好,在别处喝酒说那阴阳怪气言语的人,环顾四周,哪怕身边没几个人,却也有诸多理由宽慰自己,甚至会觉得众人皆醉,自己这般才是清醒,三三两两,抱团取暖,更成知己,倒也真心。

    佛经上说,一雨所润,而诸草木各有差别。

    与那老话所说的一样米养百样人,其实是差不多的意思。

    否定任何一个人,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无论是剑气长城的老大剑仙,还是浩然天下的儒家道德圣人,或是诸子百家圣贤,世上任何一个人,只要旁人想要挑刺,就可以轻易否定,在我心头打杀他人。

    谁都能做到的事情,可以做,不然离群。不可以只做,否则庸碌,最终吃亏是自己。

    换成真心认可一个人,就会很难。

    陈平安如今的乐趣所在,根本不是与他们较劲,反而是得了闲暇,只要有那机会,便尽量去看一看这些人的复杂人生,看那人心江湖。

    陈平安喝了一大口酒,碗中酒水已经喝完,又倒了一碗。

    看着埋头狼吞虎咽的桃板,陈平安笑道:“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桃板不理睬。

    陈平安喝着酒,有些想念家乡。

    年幼时,小镇上,一个孩子曾经爬树拿回了挂在高枝上的断线纸鸢,结果被说成是小偷。

    曾经一次在神仙坟远远看着同龄人的嬉戏打闹,有人给蛇咬了,那个孩子便赶紧靠着杨家铺子那边询问、偷学、偷听而来的草药方子,帮着那个被蛇咬的孩子敷药。

    在那之后,再看到这个常年独自一人、远远看着他们玩耍的泥瓶巷黑炭孩子,骂得最凶的,丢掷泥块最使劲的,恰恰是这些与泥瓶巷孤儿有过接触的同龄人。

    当年陈平安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逐渐长大后,就会明白,原来不这样做,他们就会失去自己的朋友。

    但是这不耽误那些孩子,长大后孝顺父母,帮着邻里老人挑水、大半夜抢水。

    也会有那沦为混不吝油子的年轻人,有些甚至运气好,会成为福禄街、桃叶巷那帮有钱子弟的帮闲狗腿,一天到晚找到了机会,就瞪眼怒目,做凶狠状。

    哪怕如此,也还是不耽误这些人当中,有人会得了赏钱,回了家,就领着衣裳寒酸破旧、脚拇指常年站在“门口外边”的弟弟妹妹们,去小镇铺子,大手大脚,购买一大堆年货,再让爹娘做上一顿丰盛年夜饭,热热闹闹,团团圆圆。

    会为弟弟妹妹们做些竹蜻蜓,竹刀竹剑的小物件。

    也有那种小时候就是一家人全部坏心肠、长大后依旧如此的人,然后结婚生子,日子可以过,不算太好,一家人,从来不会为了某些对错是非而去争吵,一家人的所有认知,似乎都拥有一种类似小天地的融融洽洽。哪怕陈平安成了窑工学徒,其实当时也还是不理解为何如此,后来是走过了很多江湖路,读了不少的书上道理,才知道了缘由。

    泥瓶巷的那个孩子,在一天一天长大,对于年幼时分的那些遭遇,每个当下,也会有大大小小的不开心,也会委屈。

    只能一个人蹲着,摇头晃脑,斗草玩儿,或者是在神仙坟那边,对着破败神像们,捏出一个个粗糙得不像话的小泥人。

    也会随手捡起一根枯枝,在草木茂盛的乡野路上,独自一人,蹦蹦跳跳,将枯枝当做剑,一路砍杀,气喘吁吁,十分开心。

    也会牙疼得脸庞红肿,只能嚼着一些土法子的草药在嘴里,好几天不想说话。

    可只要无病无灾,身上哪里都不疼,哪怕吃一顿饿一顿,就是幸福。

    也会大半夜睡不着,就一个人跑去锁龙井或是老槐树下,孤零零的一个孩子,只要看着天上的璀璨星空,就会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没有,又好像什么都有了。

    后来那个同一条巷子的小鼻涕虫长大了,会走路,会说话了。

    泥瓶巷草鞋少年也遇到了刘羡阳。

    后来成了窑工学徒,就觉得人生有了点额外的盼头。

    要多照顾一些小鼻涕虫,要与刘羡阳多学一点本事。

    陈平安希望三个人将来都一定要吃饱穿暖,不管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无论是大灾小坎,他们都可以顺顺当当走过去,熬过去,熬出头。

    小鼻涕虫说自己一定要挣大钱,让娘亲每天出门都可以穿金戴银,还要搬到福禄街那边的宅子去住。

    到时候所有欺负过他们娘俩的王八蛋,自己不去找麻烦,他们自己就会一个个怕得要死,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还要主动提着鸡鸭上门认错,不然他顾璨就不会原谅他们,以前骂过他一百句的,他就骂回去好几个一百句,以前踹过他一脚的,就踹回去七八脚,踹得对方满地打滚,差点死翘翘。

    刘羡阳说要成为所有龙窑窑口手艺最好的那个人,要把姚老头的所有本事都学到手,他亲手烧造的瓷器,要成为搁放在皇帝老儿桌上的物件,还要让皇帝老儿当传家宝看待。哪天上了岁数,成了个老头子,他刘羡阳肯定要比姚老头更威风八面,将一个个笨手笨脚的弟子和学徒每天骂得狗血淋头。

    刘羡阳还希望自己能够随便一拳就打碎砖块,一步就可以跨过最宽处的小溪,所有在学塾里读过书的人,所有会几拽几句酸文的家伙,都要对他刘羡阳刮目相看,求着要给他老刘家写春联。

    那个时候,差不多出身三个人的各自愿望,其实当时每个人自己都觉得很大,最大了。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相较于三人以后的人生际遇而言,当时那么大的愿望,好像其实也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

    只是顾璨变成了他们三个人当年都最讨厌的那种人。

    刘羡阳也没有成为那种大侠,而是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读书人。

    只想过上安稳日子的陈平安,也没有把日子过得那么安稳。

    钱没少挣,走了很远的江湖,遇见了很多以往想都不敢想的人事。不再是那个背着大箩筐上山采药的草鞋孩子了,只是换了一只瞧不见、摸不着的大箩筐,装满了人生道路上舍不得忘记丢掉、一一捡来放入背后箩筐里的大小故事。

    有些故事的结局,远远不算美满,有"qng ren"未能成为眷属,好心人好像就是没有好报,有些当时并不伤感的离别,其实再无重逢的机会。有些故事的结局,美好的同时,也有缺憾。有些故事,尚未有那结尾。

    但是陈平安一直相信,于暗昧处见光明,于绝境绝望时生出希望,不会错的。

    陈平安放下酒碗,怔怔出神。

    想起了那个喜欢独自一人双手笼袖的姚老头。

    记得第一次跟随老人进山寻找适宜烧瓷的泥土,蓦然下起了一场大雪,寒风刺骨,大雪没膝,差点没冻死衣衫单薄的草鞋少年。

    沉默老人自顾自在前边赶路,只是放缓了脚步,并且难得多说了两句话,“大冬天走山路,天寒地冻,好不容易挣了点钱,一颗钱不舍得掏出去,就为了活活冻死自己?”

    “天冷路远,就自己多穿点,这都想想不明白?爹娘不教,自己不会想?”

    好像没有尽头的风雪路上,遭罪的少年听着更糟心的言语,哭都哭不出来。

    老人始终没有去管陈平安的死活。

    但是在陈平安再一次真真切切感到那种绝望的时候,有一个人追了上来,不但给陈平安带去了一只装有厚重棉袄和干粮吃食的大包裹,那个高大少年还破口大骂他正儿八经拜过师磕过头的老人,不是个东西。

    陈平安一个不留神,就给人伸手勒住脖子,被扯得身体后仰倒去。

    那人非但没有见好就收,那条胳膊反而加重力道,另外一只手使劲揉着陈平安的脑袋,大笑道:“如今个儿窜得挺高啊!问过我答应了没有?!”

    陈平安眼眶泛红,喃喃道:“怎么现在才来。”

    天底下,唯一能够对陈平安的人生去指手画脚,并且陈平安也愿意去听的那个人,到了剑气长城。

    因为他是刘羡阳。8百度一下“剑来金沙官网开户注册”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jiezhong.org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iezhong.org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